不断涌现的Uber学徒:要创业,学Uber!

pileofapps

一款革命性产品,它所带来的颠覆绝不止于其所处的行业。

正如iPhone倡导的设计为先的产品理念从手机行业贯穿到其他各行各业,Uber的按需打车服务不仅仅是对既有出租行业的颠覆,由于其在几年时间内创造出来数百亿美元的高估值,同时催生了一批秉承“按需”理念的服务类创业公司。

在硅谷,能够发现洗衣界的Uber——Washio、家政界的Uber——Homejoy、化妆品界的Uber——Glam Squad、按摩界的Uber——Zeel。当然,还有让你匪夷所思用智能手机app进行药用大麻交易的移动应用Eaze。这个由前Yammer员工创办的公司,24小时营业,在顾客下单几十分钟后即可收货,现金交易。

当然,对于贴上Uber标签的创业公司来说,相对其他创业公司,更容易获得投资人的青睐。根据CB Insights提供的数据,“Uber for X”类创业公司拿到A轮融资的金额,要比普通创业公司平均水准高出46%。

对于这些初创公司来说,Uber取得的巨大成功是他们兴起的重要原因。但是,在按需送餐服务DoorDash CEO Tony Xu看来,人们对智能手机的应用,才是这部分需求得到释放的根本原因。要是回到2010年,这个生意是无法做起来的。DoorDash提供的是在线订餐服务,类似Uber的操作方式,使用智能手机将饭馆与顾客连接,DoorDash负责配送,每单收费6美元。DoorDash是著名孵化机构YC毕业的项目,创始人Tony Xu之前在移动支付公司Square担任产品经理。

在产品运营一年后,Tony Xu也被DoorDash上出现的交易量惊讶。在一年前,当别人问到他觉得在Palo Alto本地居民一年会花费多少在订餐上,他的回答是100万美元。但是,结果大大出乎他的预料,是原来预期的10倍。甚至,很多餐馆在DoorDash上获得了50万美元的年收入。根据DoorDash公布的数据,Palo Alto五分之一的本地家庭已经使用DoorDash进行订餐服务。今年五月份,DoorDash获得来自红杉资本等顶级风投17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除了DoorDash,还有着其他一些大大小小的订餐类创业公司,比如每单8美元15分钟送上门的spoonrocket、提供食材预定的blue apron、面向白领人群的Eatclub以及被Square 9000万美元收购Caviar。用Tony Xu的话说,这个市场开始变得拥挤,与一年前的情况已经大不相同。

在最近的一段时间,国内订餐领域的投融资也非常火热,到家美食会获得京东领投的5000万美元融资,易淘食获得2000万美元B轮融资。但是,与国内的订餐平台不一样的是,像Sprig、spoonrocket以及DoorDash这些订餐创业公司,他们非常强调时效性,Sprig、spoonrocket都是15分钟即可送达的服务,DoorDash在顾客订餐后,也会精确计算时间到分钟。DoorDash创始人Tony Xu解释,DoorDash的目标建成一个机器学习的系统,能够最有效率地将美食从饭馆送递给顾客,希望其中的算法能够准确预估交货的时间,中间过程会牵涉到饭菜保温的时间、餐厅错误率以及路途要花费的时间。根据知乎网友@陈天的实际体验:

11:47下的单,11:51餐厅就confirm了,然后系统显示大概会在12:42送到;12:23收到短信,菜品已经被送货人员取走;12:41又收到短信,说送货人员快到你的地址了;然后12:43我就收到了电话,让我下去取餐;费用在提交订单后,从绑定的信用卡中自动扣除。

陈天在使用DoorDash后感叹,体验堪称完美。而就我使用易淘食、美团外卖等订餐应用的经验来看,易淘食在下单仍需电话确认、糟糕的支付系统以及送餐的延时,让我几乎丧失用它进行外卖订餐的冲动。而美团外卖也给不到我像DoorDash这样的体验,支付环节还需要准备现金,送餐延时还是时有发生。

当然,在DoorDash给予良好用户体验的同时,订餐者也需要支付每单6美元的额外费用。另外,DoorDash支付高昂的人力成本,要为送餐员支付20-25美元一小时的费用,收入来源则是6美元的快递费以及从商家获取的抽成。

在纽约,有着一家更为极端的创业公司WunWun。用户可以通过WunWun的app,在上面下单曼哈顿和部分布鲁克林地区商店内的物品,提交订单后,WunWun将在一小时内配送到,不收取任何费用。WunWun怎么营收?用户基数扩大后,通过向商家收取一定的折扣费用当做收入。这样的经营方式不免让人想到Kozmo,这是一家诞生于互联网泡沫时期的在线配送公司,支持一小时配送服务。2001年,获得投资人2.6亿美元融资经营三年的Kozmo宣布业务收缩,接下来就是一系列的业务关停和裁员消息。当然,WunWun与Kozmo的业务模式还是存在着差别,前者没有仓储、存货,而是提供交易平台、负责配送,当然智能手机的普及也让WunWun未来的可能性与PC时代的Kozmo存在差异。

Uber的按需打车轻资产服务产生了高收入、营造了高估值,被市场证明了商业模式的可行性。而接下来,这种按需提供服务的模式还会去改造哪些线下的服务呢?也许是送餐行业,也许是百货行业。对于这种趋势——像Uber这样按需且即时本地服务的崛起,Benchmark资本合伙人Matt Cohler认为,这让我们能够远程控制实体生活。

 

题图来自Re/Code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