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acity创始人:自动驾驶为什么不是大学里的一堂课?

人工智能圈子一直闹得很红火,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来来去去的科技大牛们,他们今天奋斗在这片土地,明天又去开创新的领域,以至于很多人都觉得AI这个圈子好像就这么几个人。

虽然不至于就几个人,但是新兴技术领域,能抢占到核心技术人才确实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人工智能产业扩张迅速,在技术大佬频繁的跳槽、科技巨头之间的挖角争夺战之间透露的其实很是新技术产业巨大的人才缺口。

PingWest品玩(微信:wepingwest)就和Google X之父、在线教育平台优达学城Udacity创始人Sebastian Thrun一起聊了聊如何在这个缺口当中创造机会。

nsncdsniscndo

“每个人都值得拥有一个机会”

Udacity是Sebastian在硅谷创立的在线教育平台,在线教育我们或多或少都接触过,小时候它是电视上的空中课堂,长大后是网上的名校公开课,Udacity涉及的领域更新一些。它提供的是科技领域最新最热的课程学习,比如机器学习、人工智能、数据科学、自动驾驶。这些近两年才出现的新技术,你可能在大学的课程表里还找不到相关的内容,但是Udacity的课表里满满都是。

关于为什么要创建这样一个开放教育平台,Sebastian说得最多的是“机会”。

想要让世界变得更好的方式有很多,科技是一条路。他在2011年加入了Google,“Google是一家从头到脚都很有魅力的公司,它很有雄心,所以你在Google做的不是寻常的工作,而是开拓性的工作。你看Google虽然有自动驾驶,但是它并不是一家自动驾驶公司,它也不是一家简单的搜索公司,Google在这个行业中要做的是“登月”项目,要做游戏规则的改变者,尽管有些项目只有10%的可能会成功,但如果Google认为它是重要的,就是坚持去做,所以Google不是一家搜索公司,而是一家科技公司,而且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科技公司。”

googles-innovation-strategy-going-beyond-google-x-moonshots-1-638

Sebastian在加入Google后成为了Google X实验室的创始人。Google X是Google‘登月’计划的一部分,它开始了一系列在技术上大胆的尝试,包括Google Glass、无人车、高空WiFi热气球(project loon)。Google在这里做了对未来无数的尝试,而Sebastian为什么开创了一个未来机会的窗口,但是又离开了?

Sebastian在2012年创办了Udacity,然后在2014年离开Google,关于离开的原因,他说是因为Udacity来了:“我可以继续留在Google做无人车,或者我可以去教成千上万的人做他们自己的无人车。我认为教育是推动技术发展最好的途径,因为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我在Google工作的时候就会觉得,学生在学校所学的教材,有时候和行业的需要并不匹配。比如Udacity和谷歌合作了很多课程,比如Android的软件开发项目,这是一些有史以来发展最快的计算机项目,但我不知道有哪个学校有开设针对Android的课程。即便他们教授计算机科学,但是他们也不教针对Android的计算机科学,而是传统古老的计算机知识。传统的大学想要跟上技术快速发展的步伐很难,而这就是Udacity存在的意义。”

“如果你不够那么幸运能进入清华、北大、斯坦福、MIT,你仍然需要一个机会。能进入到顶尖学校的人非常少,斯坦福大概有一万两千名学生,但这不代表其他人不能有一个机会。斯坦福的学生确实是非常厉害的,但是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更多、更厉害的学生,他们没有斯坦福的光环。现在进入顶尖名校的人很少,如果你有幸进入的话很好,但是世界上大多数的有天赋的学生没有这样的优势。所以我们关心这部分人,我们关心每一个人。”

说这话的Sebastian自己也是从斯坦福大学的教授,他认为虽然名校是少数人的权利,可知识是所有人的权利。

“我一直都很关注人类,所以我学习哲学,生物医药、心理学和计算机科学。后来哲学渐渐没有办法满足我的需要,在哲学上你可以提出很多主张,但是没有办法切实实践,但是人工智能领域不一样,你可以真实的建造一个可以被理解的东西,这种力量很强大。”

Sebastian在年轻的时候看了IBM的“深蓝”打败了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在1997年的世界,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他在那个时候就很受震撼,他觉得这展示了科技的力量,这种力量可以改变很多事,比如发生在一个朋友身上的悲剧。

Sebastian说对他影响最大的一件事发生在他18岁的时候,好友因为在开车时做了错误的决定丧失了生命。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无人车对于他来说那么重要。

 “我一直想要帮助人们,找到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地方式。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听过一个神奇的地方叫做硅谷,虽然那时候在电视纪录片里看到硅谷的时候它还没有完全成型,但是可以看到计算机的能力正在如何变得越来越强大。”

“Udacity是未来的大学,更是一个人才市场”

Sebastian在形容Udacity的时候这样说:“如果你问我未来的大学是什么样的,我会说它必须是全球化的、是面向各个年龄阶层的、是紧跟行业需要的、是能把学生送到工作岗位的,而这些都是Udacity正在做的事情。”

Udacity在像是一所未来大学的同时,也更像一个人才市场。

坐拥硅谷聚集的大量前沿技术和高端人才,Udacity并不是第一个想到做教育的,Udacity被称为“硅谷大学”三巨头之一,其他两家分别是Coursera和edX。

虽然都被称为是硅谷的教育基地,但是后两家更偏重于面向学生的大学基础教育,Udacity则更侧重实用性,以及学员和行业的对接,Udacity希望能把最优质的资源开放给所有人的同时,还能帮他们找到工作。

busbcduiabodaoc

打开Udacity的主页就能看到,不仅有像人工智能、自动驾驶这种最新的技术课程,每个课程的下面还列有一些相关巨头公司的Logo,不仅仅是因为教学取材于这些公司,同时还能对毕业生进行定点输送,这正是Udacity不一样的地方。Sebastian说:“我们和许多用人公司都有合作,在硅谷有Google、Amazon、Facebook,在中国有滴滴、京东、优酷土豆等等,用人公司告诉我们他们想要的人和技能,然后我们把这些变为课程,这和现在所有的大学都不一样,更加具体也更加与时俱进。”

Sebastian认为在今天技术环境中,教育应该更直击行业。“我们认为现如今最热门的教学材料应该是直接来自行业的,比方说现在在中国也可学习的Udacity深度学习课程,就是直接从Google来的,Google有行业内领先的深度学习开源平台,我们的教学使用的也是Google的开源平台。Udacity开办的深度学习课程是这个世界上只有屈指可数的,在中国也是唯一一家,在技术领域上的发展,行业要比学校快得多。”

通过和行业的紧密结合也能保证课程对于学员来说足够专业。Sebastian用无人驾驶举了例子:“在无人驾驶方面,我们和顶尖的公司合作,包括奔驰、滴滴、英伟达,这些公司会准确地告诉我们哪些项目需要哪些技术,比如自动驾驶就需要定位、控制器等专业内容学习。”

2016年9月,Udacity与奔驰、滴滴、英伟达等公司联合推出了一项针对无人驾驶汽车的认证学位。无人车可能是现在人工智能众多分支中最热门的一个领域,从Google和Uber在无人车技术人才争夺战中多少也能看出,“人”在这项巨大产业中的位置。虽然产业规模很大,但是并不意味着真正能为多少人创造就业的机会,因为绝大部分人并不具备相应的技术能力,在选择专业时也确实找不到人工智能学院的无人驾驶系。

29bb3526c8cde3bde4cfdfdf75c51af0

源于渠道的限制和技术门槛,就像真理一样,无人驾驶技术似乎也只是被掌握在少部分手中。

Udacity的“无人车学位”在很大程度上释放了这种技术。课程的设计来自这些无人驾驶领域的公司,涵盖从深度学习、计算机视觉到传感器融合、定位、控制器等专业内容,这些以前只有MIT这种精尖学校才设有的课程,现在只有有电脑和网络的人就都可以学习。完成这项学位也不需要太多时间,课程总共有3期,每期12周,9个月时间便可完成,最后获得学位的学员有机会被合作公司优先录取。

除了理论的学习,Udacity也在创造一些实际操练的机会。在今年2月,Udacity还开源了其无人驾驶模拟程序原始码,全世界所有的程序员都可以在这个模拟程序中加载预存场景,铺设自己的轨道,在虚拟环境下对自动驾驶汽车软件进行测试和训练。

无人车课程还只是Udacity课表中的一小格,而且课表里面的这些课程大部分都有免费开放的部分。

Udacity是这样收费的:很多在线课程视频都可以免费观看,但是如果要挑战实战项目、获得专业辅导,也就是加入Udacity推出的纳米学位(Nanodegree),就需要缴纳课程费用。

Sebastian说:“现在各个课程的学员每个季度都在增长,可以看出继续教育和全球教育的需求量真的很大。在中国我们的学员数量已经增长了三倍,在接下来的这个季度还将增长20%。尽管现在有超过四百万左右的学生都是在平台上进行免费学习的,但是我们相信随着越来越多企业合作伙伴的加入,有更多的学员会愿意进行付费学习。”

“技术永远都是服务人类的”

与一贯的技术取代劳动力不同,Udacity在做的是创造更多的劳动力。

“从农业技术革命开始,每一次技术革命都会带来正负两面的影响,我们可以看到农业技术革命给很多农民带来影响,他们中有很多人拒绝技术革命,但最后的结果总是,这些农民最后会找到更好的工作,要比很多年前他们的农耕工作好得多。”

Sebastian认为技术总是让世界变得更好。“以前的人没有很好的医疗设备,平均寿命只有三十几岁,我们现在生活的比过去好太多了,我们有先进的医疗设备、有电、可以和全世界任何人通话。” 

“人们总是过去担心改变的到来,但是忘了过去的改变为我们带来的好处。”关于机器对劳动力的取代,更多的是机器代替人类做重复性的工作。Sebastian用无人车代替卡车司机举例:“卡车司机在无人车时代的未来是什么?就是他拥有一辆卡车,卡车自己开,他自己可以做别的。”

那如果这些卡车司机没有其他技能呢?Sebastian说这时候就需要Udacity了,Udacity可以帮助大家学习新的技能。

“教育能帮助更多的人获得更多的技能,这点很重要,也是为什么我离开Google X创办了Udacity,回归到人非常重要。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是关于技术的,技术只是工具,这个世界最终还是关于人。Udacity的目的就是为人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

对于人工智能市场现在是否存在泡沫,Sebastian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他认为现在在市场宣传上确有过度和夸张的成分,但是比起这些宣传,能看到结果最重要,比如他在斯坦福的团队近期发表的论文,AI通过训练,在诊断癌症上能达到世界顶级专家的水平。

这篇论文是一月底《自然》杂志的封面论文,题为《达到皮肤科医生水平的皮肤癌筛查深度神经网络》(Dermatologist-level classification of skin cancer with deep neural networks)。这项技术是通过训练深度卷积神经网络(convolutional neural networks,CCNs,一种深度学习算法)去识别皮肤损伤,学习了近 13 万张痣、皮疹和其他皮肤病变的图像,让机器记住皮肤癌症特征,在与专家医生的诊断结果进行对比后,深度神经网络的诊断准确率能达到91%,和医生不相上下。

癌症的诊断需要昂贵、专业的训练,但是如果机器能实现大规模的训练,这项技术就会变得更加平民,更多生命也能被拯救。这就是人工智能成果中的一个。

Sebastian认为人工智能可以解决的问题有很多,让医生、律师、金融分析师的工作效率提高百倍,让人们有时间去做更多创造性的工作,而Udacity在这场技术革新中的位置就是人才资源调配,“机器变得聪明,人也需要更加聪明。”

在未来,Sebastian对于Udacity的希望就是拥有越来越多的学员,这次来中国,有了腾讯、滴滴等很强的合作伙伴,他们想要去中国最需要教育但是却最缺教育的地方。“这就是目前中东的困局,我们就尝试着像中东的年轻人展示,他们可以通过技术赚很多钱,我们在埃及有很好的团队在帮助埃及的年轻人学习Android技术,我们也在印度尼西亚帮助人们获取技能。”

他说希望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能有机会发掘自己的潜力。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