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寒冬里无谓的眼泪

9月11号,考拉班车结束了运营,巴士业务被滴滴正式接管。这家成立于2015年3月11日的公司,通过租用车辆,提供出行服务。在因融资失败导致业务关闭之前,考拉班车已经在北京拥有130条线路,70多辆班车,日均订单5000多单,拥有22名正式员工和30名实习生。

这大概是在这个赢者通吃的市场最好的结局。但在接下来的十几天,莫名的悲伤气氛化为一篇篇特写和采访,一篇名为《一个创业公司倒下的128小时》的文章在朋友圈传播最为广泛,文章里,考拉班车被塑造成这轮资本寒冬中「著名的牺牲品」,副标题「我走了哦」,「你给我滚!」下面内容里是随处可见的抱头痛哭和无声叹息,CEO张敏「悲情英雄」和「无处安放的员工」的形象如临眼前,一遍遍刷新着朋友圈创业者的眼泪和叹息,「如果再给我6000万就绝对不会被滴滴打倒」熠熠发光回荡在所谓资本寒冬里每个创业者的脑海。

然而,真的是差6000万的事情吗?不被滴滴打倒,无非也就是筑起围墙再抵抗一阵。资本逐利,显而易见怎样收益最大损失最小,这样的结局或许和资本寒冬关系并不大。何况并非从此再难实现梦想人生无路可走,也不是在圈子里混不下去了,王兴九败一胜,拿着钱继续创业,可能比不肯承认失败一遍遍停留原地,揭开旧伤疤给人看要好得多。

资本寒冬里的创业者需要祝福,但没有时间流下过多无谓的眼泪。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