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真变了!VC:我给你钱和idea,求求你创业吧。准创业者:哦,我考虑考虑

前两天我参加了一个小型的互联网线下活动,按照惯例,活动开始前在场的观众和嘉宾都各说了几句简单的自我介绍。在听完40来人的轮番介绍后,我发现有3个人是来同一家投资机构的,以至于这家机构最后一位做自我介绍的投资人的开场白是:“我要是再说一次我们公司名字,在场的所有人应该都记住了。”

说实话,虽然听了3遍,但我还是没记住这家投资机构的名称。不过,我很奇怪的是为啥一场仅有40来人的小活动,一家投资机构竟然可以来3个人。要知道,即使是一场两千人的互联网行业峰会,PingWest可能也就派1-2名记者/编辑过去参会,因为在北京这样的互联网活动多如牛毛,而我们知道真正值得聊的创业者、值得报道的项目、值得听的“干货”分享没有那么多。

其实,像一家投资机构的3个投资人一起出现在这场小型的线下活动上只是当前VC行业的表象——投资人太多了。因为投资人多了,中国创业环境现在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因为VC有投资需求,所以他们求你出来创业。

比如我的一位最近从媒体行业离职的朋友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自己没想要创业、手里也没项目,但投资人却找上来表示“你创业吧,我给你钱、给你找办公场地、给你注册公司,你只要答应来创业就行了。”这背后的原因是这家新兴的投资机构需要投一家垂直行业的媒体,但那些它想投的媒体要不已经被别的机构投过了,要不就是已经融过了天使轮和A轮,投B轮以后的话价格会比较高,所以这家机构的想法就是:因为自己需要,所以直接找人重头做一家就好。

当然,最后这位朋友觉得垂直行业的媒体实在是已经没啥好的切入机会、自身积累的资源也还不足于能成功运营一家媒体,所以在感谢投资人好意的同时委婉的拒绝了这次以VC需求为出发点的创业动议。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拒绝送到眼前的机会和钱,也不是所有的投资人都会被拒绝。由于网易前几任的总编辑和副总编辑——YY创始人的李学凌、猿题库创始人的李勇、陌陌创始人唐岩、雪球创始人方三文出来创业后表现都非常好,所以投资机构们不但在积极游说网易门户各频道的中高层出来创业,甚至排着队等着。管他/她做什么呢,先投了再说。像今年8月刚从网易总编辑这个位置上离职的赵莹,现在公司的产品都还没露面,但融资却已经谈到B轮了。如果这件事放在几年前大家可能会觉得很荒谬,毕竟唐岩在2011年给陌陌融A轮时还挺艰难的,但现在的投资市场却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看完这些也许你会觉得是因为媒体行业接触投资人的机会多,所以才会有VC找上门来投,但事实上被投资人选中的肯定不只是媒体行业的从业者。像这次陪马克·扎克伯格访问清华大学的Facebook技术总监魏小亮,在去年时就曾有N家国内的VC争先恐后地杀到硅谷去求见拜访,给钱给资源,管你做什么,赶紧回国创业。当时,魏小亮本身没太强烈的创业意愿,肯定也就没成型的项目想法,但耐不住N个知名VC投资人的鼓吹和诱惑,一度动了心思几乎答应了其中一家VC的请求。不过Facebook不久后立即给他升了职,所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留下了一大堆VC的怨念和残念。

还比如我们报道过的不久前创办了移动桌面平台APUS的原360高级副总裁李涛,在今年年初还没想好要做什么,一直在外面找同行聊天的时候,VC就已经都排着队等着他出来创业了,还有直接杀到360总部的办公室等着他的,景象甚为壮观。

事实上也确实有那么一些不怎么幸运的创业者在答应投资人的请求后以项目失败收场。比如,有一家已经关闭服务的国内比特币交易平台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某机构对比特币感兴趣,然后他们就找到了一位技术很强海归创业者来做,给钱给平台,典型的命题作文。很不幸的是,这个由投资机构一手促成的项目运行一年时间都不到就自行宣布关闭了。。

所以你看,虽然互联网圈的人天天站在台面上讲的故事都是“用户痛点”和“产品体验”,但现在有些VC投资项目时的参考因素和用户、产品什么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创业的出发点已经从解决某种人们普遍的需求,变成了为了“响应VC的需求”。VC觉得热,没项目创造项目也要投,没人拉人也要做。VC机构们已经成了互联网创业行为的强力催化剂,这背后甚至带起了一批新兴的“90后CEO”。也难怪,毕竟中国现在有1300多个投资机构呢,它们之间的竞争也蛮激烈的。

对于那些有幸被VC选中的潜在创业者来说,在暗自庆幸的同时,是不是也要想想自己将要做的事能成的概率有多大?在做一件貌似有需求场景的事情时有没有想过这个场景真的普遍存在吗?自己的这次创业行为在1-2年后会如何收场?

我的老板在最近一次的例会上就表示,如果你们现在还没遇到有外界去主动找你做一些事情,那么接下来的工作是该努努力了。想想也是,在当前的行业环境下,没被选中的概率就好像你产品都做出来了竟然没拿到钱一样,挺奇怪的。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