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纠结到底谁才是“下一个硅谷”?!投资人们已经开始寻找“下一个中国”

作为全世界的科技中心,硅谷依靠其成熟的生态成为了很多国家和地区模仿的对象,所以,关于“谁才是下一个硅谷”的争论也一直未曾停止。

不过,需要预先找出“风口”的VC们,视线已经在转移,他们寻找的目标,已经从“下一个硅谷”,转向了“下一个中国”

在由中美孵化器InnoSpring和财务顾问公司方创资本联合主办的“Unleash China”活动上,来自GGV的合伙人童士豪、创新工场的合伙人Chris Evdemon,IDG的合伙人Ben Lin,以及Sierra Ventures的投资总监Ayden Ye这几个和中国都有交集的投资人,成为了非常卖力的“中国布道者”。

谁是科技领域的“下一个中国”?印度、印尼和巴西最有可能

现在全球前五大互联网公司里,阿里巴巴和腾讯已经榜上有名,而百度位列第六。再加上近年来最受瞩目的“创业公司”小米,这些中国的超级独角兽,在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飞速瓜分了整个中国互联网,给VC们带去了丰厚的回报——但是这也意味着,中国市场上很难再有这个量级的新公司出现。即使风头正劲的滴滴快的,背后也是这些巨头们的角力。

硅谷的模式难以复现,但是中国的模式,似乎却有迹可循——所以,谁能找到“下一个中国”,意味着谁就有可能找到未来将成长为百亿、甚至千亿级的超级独角兽。

GGV的合伙人童士豪、创新工场的合伙人Chris Evdemon,IDG的合伙人Ben Lin三个投资人都一致认为,印度、巴西、印尼等国家潜力巨大,很有可能会快速成长为类似中国一样,在互联网领域飞速发展的国家。

作为百度、阿里巴巴、小米的早期投资人,在寻找这些公司的复刻版本时,童士豪似乎更有发言权。在他看来,在印度、印尼、巴西这些地方,巨大的人口基础、快速发展的经济,很有可能会催生类似BAT这样的巨型互联网公司。他说,“不管怎么样,下个10年,如果你可以更多的关注全球市场,而不是只关注美国,你可以发现很多机会。”

Chris Evdemon也认为,东南亚的用户基础很大,尤其物联网(IoT)的发展,会给他们带去很大的机会。因为这些“联网的机器”,会催生新的互联网形态,而且更容易全球化。

中国 Vs. 美国,谁在引领创新潮流?

如果说过去这一年多,在硅谷关于中国互联网的讨论里,哪一个词在迅速消失,那就是Copycat。“抄袭”、“模仿”这些曾经和中国互联网公司们形影不离的词,在最近半年多的时间里,已经鲜少有人提及。

而在座的几个投资人,表达了更为“激进”一点的观点:中国甚至(在某些领域)已经开始领先。

童士豪就坚持认为,在互联网服务这方面,硅谷将会学习中国,而至少在某些领域,中国已经比美国要先进——比如IM领域。直到不久前,Facebook Messenger终于才开始支持转账等平台性功能;而无论是QQ还是微信,早都已经成长为一个成熟的平台。童士豪毫不客气地说,“他们(Facebook)在这方面简直浪费了好几年的时间!”

Evdemon也表示,至少在移动端,中国的产品更聪明、更有趣。不过他认为,在中国,现在最有潜力的就是三个领域,除了已经颇受瞩目的在线教育和物联网之外,另外“开发者工具”也是他很看好的地方,在他看来,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开发者群体,但是没有好的工具,这对于想要进入中国的硅谷公司来说,也许会是一个机遇。

不过,美国面向消费者的互联网服务们,去中国不太可能——迥异的文化,激烈的竞争,除非是像Uber这样资金雄厚的准巨头,否则存活的机会很小。事实上,Uber能否真的已经打破了美国互联网公司的“中国诅咒”,也还有待验证。

经历了中国互联网经济爆炸的IDG,一直在尝试填补中美的“信息鸿沟”。但是在他们的合伙人Ben Lin看来,尽管鸿沟还存在,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至少在几年前,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发展是一直落后于美国的,至少也有几个月的差距。”Lin说,但是现在,即使不说中国已经领先,也只有顶级的美国公司才能会像中国公司一样实现那么快的增长。

甚至还有顶级的硅谷VC已经对Lin表示过,如果看到中国有什么好的idea,希望Lin可以告诉他们,这样他们就可以在硅谷帮助做起来。也有的VC会直接和Lin说,会希望可以在中国投资企业级服务。

不过,要注意的是,尽管鸿沟在缩小,但是跨境发展和投资并不是那么简单,在他看来,还需要几年,中国才能真正出现好的全球化的公司,到那时,跨境投资也会成为非常自然的事情。

中国创业者:回国,还是留在硅谷?

对于当初的硅谷工程师李彦宏来说,放弃硅谷的大房子和优越的生活,转向回国创业,应该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之一。而在两地信息越来越平等的现在,越来越多身在硅谷的工程师们,也都开始从舒适的“FLAG”公司(指硅谷那些待遇优厚的大公司,典型例子就是Facebook、LinkedIn、Apple、Google)离职,开始自己创业——只是,是留在硅谷、还是回国?

这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投资人们也不能给出左或者右的答案,但是,有一点他们都认为,中国创业者们,即使在硅谷创业,也可以利用好自己在国内的资源。一方面,对于在美国的中国工程师们来说,去到沙丘路找到顶级美国VC融资不是那么容易;另外一方面,中国的资本可以更好地帮他们建立团队、本地化,因为或许有一天,他们在美国打造的服务,还是会回到中国。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