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挥家 VR 曾子辕:VR 为什么是人类的最后一块屏幕?

我们对于 VR 技术的看法是——对于 B 端商业用户来说,VR 技术存在一定的应用场景;而对于 C 端用户,VR 技术还处于最早布局概念的阶段。

但 VR 概念并不妨碍对于技术边界的探讨。指挥家 VR CEO 曾子辕就在 PingWest 品玩 HAY!16 大会上提到了关于 VR 技术的两个观点:VR 是人类最后一块屏幕、眼动数据对于 VR 设计的重要性。

zengziyuan

VR 是人类最后一块屏幕

任何 VR 行业的从业者或多或少都会提到这样一句话——“VR 是人类最后一块屏幕”,曾子辕同样认为,屏幕承载着我们跟信息世界的交流,是一个窗口,从屏幕出现以来,通过屏幕看电视,看电影,有计算机之后,通过屏幕工作。现在手机是大家带在身边的屏幕,透过手机这个屏幕,人们跟世界有更大维度的交流。

“屏幕实际上是我们的窗口,这个窗口如果足够大的话,对于我们来说,效果会足够好,但是越大的屏幕越不好带,越小的屏幕越便捷,对于我们来讲,生活和使用的场景就越多。但是小的屏幕对于我们来讲,体验不够好,所以大家会去买更大屏幕的手机,为了追求更好的体验。有什么东西能将两者效果和效率的优点结合在一起,头戴式显示器就是这样的一个产品。”

“而在 VR 屏幕里除了观看之外,我们还可以创造,可以在空间中设计,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平面中设计一个立体的东西,用平面的工具去设计立体的东西,这对于设计的改变是非常无与伦比的。”

曾子辕认为,未来信息真正会出现在现实生活中存在的所有的地方,手掌可能是你的键盘,你所有的平面都是你的交互窗口,这都是你的输入方式。

“未来,整个现实的空间就会增加维度,叫第四维度,信息的维度。这个信息折叠在我们生活中无处不在,我们只要通过头戴式显示器就能看到所有的现实的生活,以及我们需要的虚拟的信息,我们真正变成一个四维空间再加上时间的深度。”

眼动数据的重要性?

曾子辕认为,眼动数据是人类下意识的反馈,它可以表达用户的关注点,也可以表达用户的喜好。VR 交互设计更应该关注眼动数据。

“通过不同的眼动数据的分析,不同用户数据的分析,可以整理出一个大数据库,对于同一个产品,200 个用户对于某一个区域特别关注,这个区域可以做很好的设计优化,或者是在这个地方提高。通过这样的数据分析系统,可以在设计的前期就能使用到用户直接的心理状况,让用户参与到我们的设计过程中。”

这和指挥家 VR 的 Eyetrack Data 系统分不开,曾子辕介绍,“我们希望在产品设计的早期阶段就能参与到产品设计的反馈过程当中,用户在 VR 中进行体验,同时我们收集他的眼动数据,收集他的情绪反馈,来判断这个产品到底是不是适合我的目标人群,是不是适合我的目标用户。”

vrroom

关于指挥家 VR 这家公司。今年 7 月,作为国内 VR 看房企业 指挥家 VR 推出了交互式虚拟样板房产品 VRoom,以及多人 VR 体验 VRoomX 后,又推出了一套大空间多人交互 VR 解决方案——VRoomXL。

指挥家 VR 也曾推出面向普通消费者的多人交互 VR 游戏《Convict VR》,并表示“VR 看房是为了更快变现,游戏目的在于渗透到普通消费者中。”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