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编辑室】不仅是中国,平壤大妈同样无人可挡

昨天是全民购物盛会的双11,同时也是APEC领导人峰会的重要一天。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中美两国达成了扩大《信息技术协议》(Information Technology Agreement, 简称ITA)内容的协定,将降低多种科技产品的关税。扩展后的ITA将涵盖200个不同的关税类别,将取消关税的产品包括新一代半导体、磁共振成像(MRI)仪和GPS设备。这三种产品目前的关税税率最高分布为25%、8%和8%。

ITA最初于1997年达成,旨在降低技术行业的关税,此后美国、欧盟和日本一直在寻求对协议进行升级。有评论指出,10年来中美关系磕磕绊绊,尤其是最近中国针对微软等公司进行反垄断调查,能够达成这样的协议更显得难能可贵。

《华尔街日报》分析称,如果中国和美国达成的这项协议最终使得包括视频游戏机、高级芯片和预付费卡在内的全球广大科技产品的关税降低,那么微软、惠普、高通和苹果等公司可能大大受益。举例来说,1997签署的协议中,减免关税的科技产品包括CD和软盘,但在这个iTune礼品卡和《魔兽世界》等网络游戏的预付费卡流行的时代,显然已经不合时宜。取消预付费卡的关税,将使索尼、苹果、微软等大大受益,目前该项根据国别关税最高为10%。

关税降降降,大家买买买。

不要以为这些是所谓的“无聊的政治”,跟普通人没有关系,其实大家即使遇到一点点价格差异,都能敏锐地用脚作出判断。

最近,因为卢布持续贬值,俄罗斯的iPhone已成为欧洲最低价格。这个时候,欧洲人民开始涌入俄罗斯买iPhone了

在俄罗斯,无合约的iPhone 6及6 Plus定价是31990和36990卢布,约合人民币4210元和4867元,但是过去四个月中, 卢布对美元贬值25%, 对欧元贬值18%,由此俄罗斯的iPhone反而变成了欧洲最低价格。现在,最常来俄罗斯买iPhone的是他们的邻居芬兰人,在芬兰当地的iPhone 6(16GB)售价约合人民币5334元,比俄罗斯贵不少。

俄罗斯的苹果授权零售商说,以前,他们在圣彼得堡的销量一般,人们更愿意去100公里外的芬兰边境买 iPhone,以及衣物,现在因为卢布贬值,这种情况完全反转了。当地人还表示,以前,曾是苏联成员国家的那些消费者,会去欧洲其他国家甚至香港买便宜iPhone, 然后回国倒卖赚取差价,但现在,他们都来俄罗斯“进货”了。

以后关税减免了,可能就出现香港人民排队去华强北买手机的景象了。

智能手机的魅力简直无人可挡。尽管之前有媒体报道称,截至今年6月底,朝鲜手机用户达240万人,朝鲜手机市场已处于饱和状态,朝鲜居民对手机的潜在需求几乎为零。但就在最近,据韩国朝鲜日报网11日报道,iPhone和三星的Galaxy S手机深受朝鲜平壤大妈们的欢迎

报道称,iPhone和Galaxy主要在平壤的黑市交易。尤其是受到据传为“果粉”而闻名的金正恩的影响,iPhone非常流行。普通百姓中,拜托海外公馆或派驻人员购买手机的人正在增加。

消息人士称:“虽然iPhone或Galaxy在朝鲜不能直接使用,但技术人员进行改造使其符合朝鲜环境就可以使用了——把苹果和三星的标志去除后使用。”

不仅是中国,平壤大妈也是无人可挡的消费人群啊。

“I am not really into you,  it’s an APEC Blue!” APEC期间北京难得的好天气甚至催生了一个新词。不过就在周一之前,全国空气质量指数,这款最受欢迎的空气质量监测应用之一,停止提供来自北京美国大使馆屋顶上的那台设备的数据

kong-qi

而在11月11日发布的最新版本中,更新记录中有“此版本更新记录因故不予显示”的字样。

从2008年起,美国大使馆称,“为了给美国驻京外交人员提供健康方面的资讯”,在其位于北京的大使馆屋顶使用了一台检测空气质量的设备,并在Twitter上每小时公布一次气污染数据,关注者中不乏中国人,而由于手机软件的普及,不少手机软件app同步了这些数据。

但是,美国大使馆公布的空气质量指数经常与中国官方公布的数据有较大出入。2012年,中国环保部官员曾公开表示,个别国家驻华使领馆监测空气质量并发布信息“在技术上既不符合国际通行的要求,也不符合中国的要求,既不严谨,也不规范”,“我们希望个别驻华领事馆尊重我国相关法律法规,停止发布不具有代表性的空气质量信息。”

对于数据差异,环保部官员表示,主要是因为“他们用本国的空气质量标准来评价我国的空气质量”,他同时强调,这是明显不合理的。此外,美国大使馆一处的空气质量数据并不能代表北京全市的空气情况。

不过有学者认为,信任危机是由于环境部门所发数据与人们亲身体验不同造成的,而不是标准。此外,科学研究者要造假很容易,即便测PM2.5,只要精心选择监测点,同样可以得出好的数据,但是好数据并不能弥补和人们亲身体验的矛盾。有文章称,北京曾两次更改过监测站的地点。

嗯,这倒是个治霾好办法……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