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编辑室】竞争就是没开牌之前,只能咬牙跟注

Taylor Swift可能是目前世界范围内最知名的流行音乐人之一,今年前6个月全美只出现了1张白金唱片(按照美国唱片业标准,白金唱片指销量达到100万的唱片),就是Taylor的《1989》。

现在,不仅是传统唱片日渐惨淡,数字音乐的销量也开始下滑,一枝独秀的就是音乐流媒体服务。今年前六个月,在唱片和数字音乐销量双双下滑的情况下,流媒体音乐销量增长了42%。而Spotify是目前全世界最流行的音乐流媒体服务。

最近,Taylor Swift和Spotify分手了:她从Spotify上下架了自己所有的音乐作品

她在《华尔街日报》上谴责了免费听音乐的观点,“音乐是艺术,艺术是重要而罕见的,重要而罕见的东西是有价值的,有价值的东西应该付费购买。依我拙见,音乐不应该免费。”

没有Taylor Swift的音乐,就像几年前在一家中国的唱片店里少了周杰伦的专辑。Spotify立即在博客上公开请求Taylor Swift,并希望歌迷去请求Taylor重返Spotify。Spotify称,过去一个月它的四千万用户中有五分之二播放了她的音乐,而它至今总共向唱片公司支付了20亿美元的版税。

不过,Taylor Swift公开了她过去一年从数十亿次播放中获得的收入——496044美元,还不到50万美元。

不过在《时代杂志》看来,现在也只有像Taylor Swift这样级别的明星能够进行这样的尝试(从Spotify下架音乐后,她的专辑销量一直在稳步增长)。

去年,即使是天后Beyonce,选择不在Spotify上线新专辑后,其销量和之前的专辑比也下降了不少。而对一些既非默默无闻但也不是大明星的歌手,他们更要跟随粉丝的脚步,粉丝在哪,哪里就要有他们的音乐,Spotify当然是他们不可能放弃的地方。

流媒体音乐可能依然是未来,即使是一个“大人物”也不能最终阻挡它前进的脚步。

国内的情况可能还不能一概而论。至今为止,国内也没有一个“一家独大”的数字音乐平台。国内数字音乐相对低廉的版权成本,以及一个并不怎么作为的半官方机构——音著协,导致各种音乐平台层出不穷。

而对于版权问题,国内数字音乐平台一般采用一揽子的框架协议,即规定在一段时间内,属于内容提供商的内容都可以使用,避免单个歌曲审核、制作、上线带来的效率低下。不过,对没有授权的音乐,也经常存在用搜索引擎搜到,链接到自己的页面中,同时提示用户不是自己乐库中作品的做法。 对待国外音乐,则存在更多的上线再说,不追究不处理的原则。

不得不说Taylor Swift是非常有影响力并极度关注自己音乐版权的艺人,不仅是Spotify,中国的各大在线音乐平台也被要求下架了其作品。

taylor

网易云音乐是一个例子,即使是2013年4月才正式发布,但凭借网易在产品及内容方面的积累,依然很快就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国内的数字音乐市场还是初级的混战局面,并将持续较长时间。

chuang-ye

有人晒出这样一张图片,问:电影院门口一大堆各个网站的取票机,大家都在做一样的事,这叫创业?

用50块钱买了宁财神的微博帐号的和菜头回答到,叫竞争。最后只会剩下一两家,但这个过程肯定会有,没开底牌之前,只能咬牙跟注。

这也是很多行业的现状。

在互联网准备全面进攻传统行业的时候,必定有不少传统势力出来阻挡。根据媒体报道,银联已经在11月12日发出《关于进一步明确违规整改相关要求的通知》,再次试图把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平台之间那些绕过银联的业务迁移到银联平台上。

银联要求,所有绕过银联的转接交易要在今年12月31日完成迁移。实际上,关于“第三方支付机构银行卡收单业务是否必须通过银联”一直是各方博弈的核心话题。

不知道银行和支付宝会有什么对策。

昨晚,号称“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西少爷肉夹馍的创始人之一宋鑫在知乎发问:西少爷赖账,众筹的钱该怎么讨回来?直指另一创始人孟兵“欠钱不还,当初公司创立发起过众筹,前后两次共85万,到现在一年多了,公司财务报表没看到过,分红更是没有人拿到,就连众筹人老婆生孩子急需用钱本金却都拿不回来,多次联系无果。”

宋鑫称自己在西少爷火起来之后被排挤出团队,他还提到一位“天津老大哥”,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给予支持,并拿出10万元占了公司6%的股份,但在西少爷火了之后,“孟兵你马上跑到天津,借着大哥不上网消息不通,告诉他我们原先的生意不赚钱,并欺骗他西少爷的生意跟他没关系,西少爷跟奇点兄弟无关,最后十二万就把那6%收回,还归到了自己名下。”

有自称为“支持西少爷众筹的小伙伴”之一的知乎用户称,“你们3个创始人的关系,和我们无关,西少爷你只要赶紧把我们这些众筹小伙伴的资金退回就好了。”

创始人是前百度员工,创业用了最时髦的众筹,号称极具互联网思维甚至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这样的做法也符合互联网思维吗?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