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编辑室】未来让我们用身份证登录所有网站吧

Twitter也要开始追踪用户的手机装了什么应用了。

Twitter本周宣布,将开始收集用户手机下载了哪些应用的数据,这项功能被称为app grap。Twitte说这是为了帮助用户构建更具个性化的Twitter使用体验——一个几乎所有公司都会使用的借口。Twitter还说用户也可以手动关闭这个功能。

因为是全球知名的服务,Twitter的一举一动都会吸引行业媒体的关注,不过可以预见的是,大部分用户都不会去手动关闭这个功能。

那些长篇大论的用户协议就是要告诉用户,“我们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点同意吧”。

app开始向用户的手机索要越来越多的权限,我们的隐私似乎也越来越岌岌可危。不过,开发app的厂商们是怎么说的呢?

在刚刚结束的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百度CEO李彦宏说隐私是一个媒体特别关心,而企业特别不关心的话题。张朝阳更是直接说,大公司的确掌握了很多用户数据,想要知道一个用户在干什么非常容易,但是,他补充说,大公司肩负社会责任,会严格控制数据的使用,“就像比如说我们发短信、打电话,对几个电信公司是有信任的,我们知道这些数据不会被随便用”。

确实是这样吗?今天有用户在新浪微博发现了这样一个尴尬的情况:在“好友购买”记录中,赫然有他的某位好友购买安全套的记录。

haoyougoumai

尽管不是自己的记录,该用户还是气愤地说到,“社交网站做购物请注意保护顾客隐私好吗!!!我才不想我家用什么牌子套套卫生巾都被别人知道呢。”

有些东西不光媒体关心,用户也是介意的。

不说Twitter,如果微博、微信宣布收集你的手机安装了哪些应用(或许他们已经在做了),你会停用这些app吗?

回答会停用的,可能要么是媒体记者,要么不是这些app的深度用户。这些用户数量非常庞大的app在某些范围内的确具备了电信运营商的雏形。

张朝阳说发短信、打电话是因为我们对几个电信公司信任,但从另一方面说,如果你身边的每个人都在发短信、打电话,即使你不相信它保护你的隐私,你又能怎么样呢?而实际上,几乎每个人都接到过垃圾短信或者推销电话。

有一种观点认为,技术虽然是人类发明的,但技术的发明和发展并不受人类的控制,甚至会反过来控制人类。比如畜力代替人力必须在牛、马被驯化后出现,而生产效率被成倍提高的同时,也使得人们被束缚在固定的土地上。

互联网也是如此,隐私是互联网便捷、无限制存储和个性化的代价。或者说,从无线电被人类应用开始,对隐私的放弃就开始了。

我的一位朋友在朋友圈说,,“一直以为未来互联网是实名化的,期待那个时候,我能用身份证号去登录所有的软件和网站。”

不能阻挡,就去拥抱。其实我跟我的这位朋友一样,也是乐观的态度。

不久以前,邓亚萍这个名字还经常出现在科技新闻中。

2010年9月,邓亚萍出任人民搜索总经理,随后,她邀请前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刘骏加入人民搜索,并于次年推出即刻搜索。2010年,她曾喊话百度,百度应该学习中国乒乓球队的养狼计划,让对手强大起来再去打败,“我们本身代表的是国家,你不用打败我们,你应该多帮助我们,多给我们出主意。我们最重要的不是赚钱,而是履行国家职责”。

但是,即刻搜索的发展并不乐观,2013年,即刻搜索和盘古搜索合并,成立了中国搜索。有媒体报道称,邓亚萍两年“败光”20亿

最近,同样是搜索“国家队”的中国搜索终于实现了邓亚萍的意愿,与百度达成了合作协议。报道称,双方合作领域包括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搜索等新一轮科技革命前沿领域的研发实践。双方共同参与电子政务、电子商务以及智慧教育、智慧医疗、智慧交通、智慧社区、智慧旅游、智慧农业等新型城镇化和智慧城市建设,共同推进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的融合发展,共同推动互联网与经济社会的深度融合和网络空间法治化。

有钱,任性。

题图来自:ShutterStock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