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编辑室】被总统接见的网络红人

爸爸:Kyle,今天好不容易放假了,你想和你弟弟Ike一起去打保龄球吗?

Kyle:不不,老爸,我刚刚拿到最新的《使命召唤》光盘,我要和Ike一起玩。

爸爸:真是不理解你们这些小孩儿。

 

Kyle:Ike,快看我拿到了什么,最新的《使命召唤》,想下楼跟我一起玩吗?

Ike:不了。

Kyle:你居然说“不”?爸妈都出去了,我们可以玩一整天,而且是《使命召唤》啊!你到底在看什么?你居然在看别人一边玩《使命召唤》一边解说?

Ike:他可是PewDiePie。

Kyle:但是我们明明可以下楼自己玩啊,不是比看别人玩更有乐趣吗?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小孩儿。

kyle

以上是美国讽刺动画《南方公园》里9岁的3年级小学生Kyle的遭遇。

PewDiePie是YouTube上拥有最多订阅者的频道“Let’s Play”的创建者,就像Kyle说的,他的频道就是“一边玩游戏,一边解说”的游戏解说频道。在青少年群体中,PewDiePie有着超高的人气。

欧美地区最红的“网红”就是这些YouTube明星们。甚至有一个调查说,美国13-18岁的青少年中,最具影响力的明星不是像詹妮佛·劳伦斯主流明星,而是这些YouTube明星们。

YouTube明星是不是只在青少年人群中有影响力,而并不为主流社会接纳呢?事实并非如此。去年12月,微软和Code.org就求助于YouTube明星iJustine和The Fine Brothers来吸引美国K-12(从幼儿园到12年纪,通常包括5岁-18岁)的学生们参与到Hour of Code的项目中来学习编程。

最近,连奥巴马都要接见这些YouTube明星们了。

从2010年起,美国白宫有一个叫State of the YOUnion的“例行节目”,邀请各路人马直接向总统发问。据官方网站介绍,问题千奇百怪,从美国经济到移民法案,甚至包括给一个小宝宝起名字。

今年,奥巴马直接邀请了3位YouTube名人:Bethany Mota, GloZell和Hank Green,他们将于本周在白宫和奥巴马进行私人会谈,就自己感兴趣的问题向总统发问。

Bethany Mota是一位Party达人,她在YouTube教大家DIY贴纸、帽子、服装等在Party上需要的一切;GloZell在她的频道进行各种奇怪的小挑战:吃辣椒、吃肉桂粉、假装被绑架后从被绑的树上逃脱(谁绑架后会把人绑在树上!);相比起来,Hank Green还算正常一点,他的频道是一个个人脱口秀的节目。

youtube

GloZell

看到没,受到总统接见的可不是什么弘扬正能量的爱国分子,而是真真正正的符合大众口味的网络红人。而且,采访的过程还将在YouTube直播,观看直播的观众也可以在社交网络上发布带有#YouTubeAsksObama的标签提问。

这样其乐融融的画面也有人看不惯,CNN就讽刺说,“我们来看看美国什么时候给YouTube频道划个行政区吧。”

与YouTube类似,借助Dota、Dota 2、英雄联盟等竞技游戏的火热,中国的一批视频游戏解说也在玩家中树立了极大的影响力,而根据媒体报道,他们中的一些也因此获得了不菲的收入。

不过,中国最红的视频网络红人是另外一群人——网络自制剧的主创、演员们,而因为中国互联网创业的火热,这些团队往往和风险投资和视频网站的关系更密切,甚至有一大部分是直接由视频网站出品。

中国最知名的视频网络红人,万合天宜CEO叫兽易小星和搜狐CEO张朝阳都表达过中国网络自制剧进入“大网剧时代”的观点。 万合天宜成员刘循子墨在PingWest品玩的SYNC大会上解释过:顾名思义,小网剧时代意思就是小成本,也就是说小成本网剧时代结束了。现在视频网站做网剧,动辄几千、几百万,全都是大明星大投资。大家都看重这点了,所以在投资、明星阵容就相应上来了。现在,应该就是大网剧时代。所以说,小成本网剧时代结束了。比如,《万万没想到》第二季的投资明显比第一季高了。

或许你还没有看过《万万没想到》,甚至网络剧在你心目中还是粗制滥造、格调低下的非主流视频作品,但是作为互联网的观察者,或者是这个时代观察者,你应该去了解视频行业中正在发生的一些有趣的变化,甚至去拥抱它们,因为他们可不会停下脚步来适应你哦。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