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编辑室】“张叔家爱人的弟弟的初中同学”的店

“妈,我想买电脑了。”

“败家玩意儿,整天就知道花钱”,老妈心里快速盘算着,之前答应过这小兔崽子,考上大学就买给他买笔记本电脑,已经一个学期了,也确实该买了。看隔壁老张家闺女前两天买的,5000元,兔崽子说的不超过这个价就买,“又要多少钱?”

“4500左右。”

“这个家早晚让你们爷儿俩败光”,老妈表情已经缓和,“对了,你张叔家爱人的弟弟的初中同学就在卖电脑,张X的就是在那买的,你要啥样的,我问问你张叔。不行,今儿已经晚了,明儿我再问……”

这是5年前上大学的时候,我的好朋友买笔记本的经历,转天他母亲告诉他,那位“张叔家爱人的弟弟的初中同学”那没有他要的型号,另一台配置更高的同品牌电脑,因为是熟人,给便宜200,只要4700。“你张叔跟我一个单位的,在熟人那买,放心。”

虽然我没有一个那么彪悍的老妈,但沾朋友的光,我跟他一起在“张叔家爱人的弟弟的初中同学”的店里买了一样的电脑。

回来我俩在网上一查,靠,还贵了200!

我的大学有个很奇怪的规定,大一新生不准带电脑,一开始大家都老老实实遵守,后来总算理解规矩都是被用来打破的道理,不约而同地在大一寒假买了电脑。

更奇怪的是,虽然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却都认识一个类似“张叔家爱人的弟弟的初中同学”这样的熟人,电脑也多从那里购得。“熟人”都会因为是熟人抱一个“优惠”的价格,但最后大家发现这个“优惠”值在-500到0之间且严重偏向-500,而数值的大小取决于和“熟人”血缘关系的远近。

5年时间,这种不约而同的场面已经很难再复制了。

前些天,我表弟想买笔记本电脑,精挑细选后让我推荐靠谱的商家,我自然不能辜负他的信任,深思熟虑后郑重地告诉他,“嗨,不用纠结,直接去京东找你要的型号选自营然后下单等收货就OK啦。”

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互联网带来的颠覆,加个厚重点的概括,就是互联网的出现和发展终结了中国社会以宗亲关系为基础进行消费决策的时代。

不过,最近,质疑网购的声音又来了,起因是国家工商总局最近公布的定向检测结果。

gongshangzongju-1

1月23日,国家工商总局公布定向监测结果:①抽查的淘宝、京东、天猫、1号店等,正品率为58.7%,淘宝最低,仅37.25%;②手机行业正品率仅28.57%,小米手机正品率40%,三星手机正品率0%;③雅戈尔、only、雅诗兰黛、史丹利等品牌正品率低(来自人民日报微博)。

从网购诞生之日起,“假货”就是大家关注的焦点。毕竟,“网上谁都看不见谁,卖假货的肯定很多”这样的逻辑简单明了,何况是在一个以宗亲关系为基础进行消费决策的社会。

这个时候,我爱讲故事的本性就又暴露出来了。

读高中的时候,我所在的学校篮球氛围极浓,加上学校人不多,属于只要你篮球打得好一点就能在全校同学间混个脸熟。

除了男生打球,女生看打球,我们之间还流传一个风气:穿高仿的明星版球鞋。

如果你有类似的经历,一定会“哦”一声把记忆拉回当年,姚明进入NBA其实带动了很多中国人打篮球、看篮球,NBA球星们代言的球鞋也成了大家心中的圣物。不过动辄上千的明星版球鞋并不是很多高中生能够负担,于是只要100多块钱的高仿版球鞋就成了大家的最爱:Air Jordan 13,T-Mac 5,GilZero……也是一道靓丽的校园风景线。

而当时,网购对我们还比较遥远,大家的购买渠道是这样的:在二三线城市市中心的步行街上,总会有背着挎包闲逛的年轻男子(或女子),看到高中生模样的男生就会凑上去,像地下党接头一般拿出一张印满球鞋的纸,“要球鞋吗?便宜卖。”

这个故事中,大家都知道自己买的是“假货”,但我们并不认为自己是受害者。Nike、阿迪达斯是受害者吗?我同样不觉得,因为即使没有“假货”,我们也不会去买“正品”。它们的品牌受损了吗?好像也没有,我们正是因为爱它们才去买“高仿品”的。

假货没有危害?当然不是。在我看来,在假货的消费者中,可以分为知情和不知情两类,知情购买者中也存在两种动机,一种要买来骗别人,另一种是骗自己(比如穿高仿球鞋的满足感);不知情的购买者也可分为两种,一种是马云口中的贪便宜,“20块钱想买劳力士手表”;另一种则是完全的“受害者”,用正常的价格买到了假冒伪劣商品,这种假货是彻底的欺诈和掠夺,决定不能被忍受。

我不是为淘宝,更不是为假货开脱,只是想更明确地说出假货真正的危害在哪里,我们更需要打击的是最后一种行为。这有赖于更透明的生产、运输、销售环节,和切实可行的事后追溯机制。这需要监管机构的努力,而创新的科技对打击假货是绝对有利的。在我看来,淘宝、京东们在这些环节上起码不输于线下的零售商。

事实上,阿里巴巴已经对工商总局的调查提出了质疑,认为样本数过少,抽检程序不合理,双方你来我往,几个回合煞是热闹。

对这条新闻敏感,是因为我担心在权威机构发布的背景下,会让对网购不那么熟悉或信任的人产生超出事实的判断。我觉得,让读者了解自己所处的环境,是媒体的职责所在。

当然,从私心来讲,我是真的不愿意再去“张叔家爱人的弟弟的初中同学”的店里买电脑了。

订阅更多文章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