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编辑室】互联网在偏远地区普及的最大障碍:缺乏相关的内容

“猫眼第一个月其实只卖了90张票,平均每天3张,才一百块钱”

来自美团和猫眼电影的创始人 CEO 王兴,在第五届北京国际电影节“聚光e夜”上的演讲

他分享了猫眼电影的成长经历:

我们可以看一下,猫眼现在已经占到网络购票70%的市场份额。这个数字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但是今天我想讲的不是猫眼取得的成绩,我想讲猫眼最初的故事。

在2012年最初几个月,猫眼电影当时还叫美团电影的时候。一开始做的时候,我们只有影讯,不能买票。但是后来几个月我们看到大家用智能手机越来越多,在互联网买票越来越多,于是我们做了一个艰难而坚决的决定,我们决定把猫眼从美团独立出来,成立一个专门的电影品牌。因为我们看到了互联网+电影的机会。

但是猫眼第一个月其实只卖了90张票,平均每天3张,才一百块钱。第二个月略好了一点点,但也卖了三百张票。所以一开始起步是非常艰难的。那时候选座还不被人看好,而电影票团购是非常热情的。甚至有电影院的老板给猫眼的同事写信发了邮件,说选座是不会成功的,它不受欢迎,选票机又那么放在那里,那么耗电,不如关了吧…..

3年时间,猫眼电影就收获了巨大的成功。王兴还分享了几个数据:1,电影的在线选座已经超过了团购,尽管团购价格更低;2,大家使用手机、网络购票已经居然超过到柜台去买票。

不过,在看这样的数据时,我还想说另外两个事实:

1,国内的电影院呈火箭式发展

据媒体报道,2003年,中国仅有1923块银幕,到了2012年,这个数字已经达到了13118块,而截至今年1月份,全国银幕总数已达23600块。

一个更直观的数据是这样的,去年我国新增影院1015家,每天约有3家新影院开门。

2,各院线优先布局核心城市,总部在北京的院线占三成

另外一个数据,2014全国电影总票房296.39亿元,其中城市院线票房占95%以上。

电影这种标准化、集中在大城市的娱乐消费,最近几年一直处于野蛮生长的状况,而它的特点又决定了非常适合与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结合。猫眼电影的发展历程也算是在“风口”起飞。

互联网在偏远地区普及的最大障碍:相关内容和民众意识的缺失

来自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最近报道了 Google 和 Facebook 在帮助偏远地区上网计划中的窘境。

一个你可能不敢相信的事实是,目前,全世界还有2/3的人没有上网,把这40亿人连接到互联网上让是各大巨头垂涎的事。Google、Facebook 在用无人机、高空气球、人造卫星实施这一计划,而印度、中国的厂商们也在生产非常便宜的智能手机。

不过,虽然Google 和 Facebook们在艰难爬行,但推进偏远地区上网的进程依然十分缓慢。华尔街日报提到了一个数据:印度尼西亚拥有世界第三大的人口,2.5亿人,但只有16%的人上网。而原因除了收入,缺乏互联网知识以及缺少与这部分群体相关的内容也是重要的原因。

有许多本可以上网的人根本就不会选择上网,他们也完全不觉得自己应该去上网。

“很多地方有买 Android 手机的,但是教大家了解互联网的价值的部分是缺失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互联网步兵才是在偏远地区普及上网的关键。印度尼西亚有一家叫 Ruma 的创业公司,这家公司向用户传授如何用互联网销售功能手机的话费,并与用户分享利润。而在很多村子里,村民需要走1个多时候的路程才能为手机充值。

Ruma 最近还和非盈利性小额贷款网站Kiva合作,帮助用户贷款购买智能手机。他们的策略是:每天安排200多名员工骑着摩托车走村串乡,一家家敲门演示。这个过程并不简单,甚至有许多村名会摇晃工作人员的笔记本电脑,看看是否有钱会从这个“魔幻”般的盒子中掉下来。

扎克伯格最近表示,帮助偏压地区上网的非盈利项目 internet.org 下一步工作的重点将是本地教育,不过这些努力很可能会被无人机、卫星等接入服务的高大上形象所遮盖。他说,“这些事情谈起来并不性感。”

对,这块大市场本身就是这么“不性感”,除了热气球、无人机,更需要更多的“互联网步兵”参与进来,真正地做出改变。

 

题图来自:Shutterstock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