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编辑室】这是一期名词解释节目

 

FOMO:害怕错过的恐惧

出自《纽约时报》,是the fear of missing out,直译害怕错过的恐惧。

几年前,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私人企业寥寥无几,它们是风投家眼里的“独角兽”,今天的独角兽已有107头,以至于风投家们创造了一个新词“十角兽”(decacorn)去形容估值超过100亿美元的公司,比如Uber。

科技投资有泡沫吗?很多人说有。但大多数人也把当前火热的科技圈投资和2000年的科技泡沫区别对待:2000年是大家对神秘的未来科技——互联网的投资过于火爆的后果,而当前,很少有人怀疑像Uber、Dropbox这样的“独角兽”公司有实实在在的业务,其中一些可能还会伴随我们几十年。

目前估值的膨胀更多的是因为人们害怕错过(FOMO)的影响,太多的钱去追逐少量的优质交易,而估值过高的创业公司将大量的资金用于不必要的开支。

也有更加乐观的,比如YC新掌门Sam Altman就是坚定的无泡沫派,他认为从总体上说企业并没有估值过高,他甚至在博客中表示,愿意就泡沫一事和任何VC打赌,输了的捐10万美金给慈善机构。

不过,最近Sam Altman刚刚结束了中国行,然后在Twitter上这么说

当每个关于科技的谈话都最终落脚到“我们在泡沫里吗”时,这不可能是泡沫。只有当每个人都超级乐观的时候,才需要担心。

举例说,我上周在中国,那里绝对感觉像是科技泡沫,但是没有人看上去很担心。

或许我们该多些警觉。

Default Effect:默认效应

经济学概念,影响人们行为决策的因素之一。当存在默认选项时, 许多人会倾向于选择默认选项, 不管是否对自己有益。

即将去Facebook实习的大学生Aran Khanna最近发现,使用Facebook的即时通讯软件Messenger可以在朋友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追踪”他的轨迹,即使这个朋友跟自己并不熟,甚至不是Facebook好友。

原因是这样的,发送消息时,Messager默认勾选绑定地理位置,而且更让Aran震惊的是,这个位置的经纬度可以精确到小数点后5位数字,也就是说位置可以精确到1米以内。

messager

于是,Aran自己写了个Chrome扩展(链接在这里,不过我估计你应该没有几个Messager好友),用Messager的接口抓取每一条消息的位置信息,然后在地图上标注出来。结果让他大开眼界:

messager-3

通过对数据的分析,他可以精确地知道自己的几乎每一位好友的活动轨迹,甚至可以确定一个大学生住在哪个宿舍的哪个房间。另外,和微信类似,Messager也有群功能,Aran就是很多群的活跃者,他发现,群里有些人即使不是他的Facebook好友,他同样能够“监视”这些人的一举一动。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愿意放弃自己的隐私呢?”Aran认为主要的问题就是,Messager默认每条信息都绑定地理位置,很容易一部留心,就把位置绑定在了信息上。而他写下这篇文章,也是想告诉大家,数字时代,我们是怎么放弃自己的隐私的。

Liquid Food:液体食物

一些富含蛋白质等营养的粉末食品,它便宜、方便而且很容易做——只需要将它们加水调起来就行。Soylent是液体食物的先行者之一,也是最注明的品牌,而目前,硅谷已经有了Schmoylent、Soylent、Schmilk和PeopleChow等液体食物。

去年,已经有国内媒体介绍了Soylent,最近,网易科技为我们描述了几个食用液体食物的场景

每天晚上,软件开发人员 Aaron Melocik 都遵守一套严格的饮食流程。他将半加仑的水、3.5 汤匙的澳洲坚果油和一袋 16 盎司的 Schmoylent 粉搅拌在一起。然后将这种淡棕色的饮料倒进罐子里冷藏,第二天带去上班。他在一家名为 Metrodigi 的开发教育科技的初创公司上班。

到了办公室,Melocik 将一罐 Schmoylent 饮料放进冰箱,其余的放在他的桌子上。从早上 6 点半到下午 3 点半,他喝第一罐作为自己的早餐,再喝第二罐作为自己的午餐。他每天要喝掉 14 盎司的液体 Schmoylent,这样他就可以专注地编写程序,而不用到处找东西吃。

“我完全不用吃饭了,从早晨一直到晚上 7 点。” 从 2 月份开始遵循这份技术人员的食谱的 34 岁的 Melocik 说。

Elon Musk也曾说过:“如果有一种方法可以不吃饭而做更多的工作,那么我宁愿不吃饭。我希望有一种方法可以不必坐下来吃饭就能够吸取所有的营养。”

在硅谷区的餐馆吃一顿饭至少要花 50 美元,而吃上一个星期的 Soylent 或 Schmoylent 的花费加起来只要 85 美元。

由于成本太高,旧金山一家软件创业公司 Habit Monster 最近濒临破产,它的创始人 Alexandros Kostibas 说,他付给员工的工资比他付给自己的多,他大口大口地喝着 Soylent,一方面是因为这比去外面吃要省不少钱。

吃货们最关心的应该是,它们的味道怎么样吧?

Soylent、Schmilk 和一些其他产品的味道吃起来有点像是味道平淡的煎饼面糊。

你还愿意跟硅谷的疯子一样疯狂吗?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