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编辑室】除了低级黑,神州专车其实想要新的“特许经营权”

今年初,滴滴专车、一号专车、易到用车被列入专车的整治名单;4月30日,Uber广州分公司因“涉嫌非法运营”被有关部门检查;5月6日,Uber成都分公司也=被调查;几乎同时,滴滴专车被武汉交管部门约谈,“就专车事宜进行磋商”……

几乎每一家经营得不错的专车公司都遇到过来自“有关部门”的压力。不过让人欣慰的是,在上述地区,专车服务并没有被禁止,反而在继续发展壮大。有个小插曲,Uber广州被“调查”后,深圳的Uber司机告诉我,“事后广州对司机和乘客的补贴力度更大了,我们开玩笑说深圳也可以查一次嘛。”

相关政府机构对专车的态度并非铁板一块。但是今天,同样提供专车服务的神州专车却突然用一组广告对Uber发难,而且直接给Uber扣上了“黑车”的帽子:“Beat U!我怕黑专车”。

wu

中国互联网竞争总是很难和体面划上等号。在我看来,神州专车这次不仅丢了体面,更暴露了它真正的价值观和目的:将自己塑造为“合法专车”的唯一范例,向有关部门索要新的“特许经营权”。

按照神舟专车在这组广告中的逻辑,不只Uber和滴滴快的正在发力的“顺风车”,就连1号专车旗下的“1号快车”,甚至易到用车的“免费搭车”都有“黑车”嫌疑。

那究竟什么是黑车?漫天要价、挑活儿、超载、没有坐车凭证无法维权……而监管机构试图给出的拿得上台面的打击黑车的原因是:不能保证服务,不能保证安全,以及偷税漏税。

针对上述问题,Uber、滴滴快的和易到们都能依靠技术和自身的运营规则较好地解决,唯一的问题是,在以前科技不够发达的环境下,监管部门依照当时情况,规定没有合法营运执照的车辆私自收费载客,即涉嫌“黑车”运营。但随着技术的进步的专车服务的创新,“黑车”的界定方式也在发生变化。在各地交通管理部门对“黑车”大加惩戒的同时,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的一位官员也公开表示:专车服务弥补了出租车服务缺失的一些服务特性,规范专车更多应该做的是为现有的专车服务商开正门、开大门。

可见,监管机构对“专车”的态度并非铁板一块,政策博弈和修正的空间已经出现,更何况“拼车”这种形式既合法又被鼓励,各专车公司以“拼车”为名义的服务并不容易被一棍打死。

但神州专车的这条广告,毫无疑问试图将以上其它专车服务公司创造的新机会,以及监管政策和方式可能出现的变革方向,都归入到了“黑车”的范畴之内。在“如何看待专车”这件事的价值观上,神州专车完全趋附在了现行的监管制度和各地交通管理机构的一方。

没有任何一家正常的互联网公司会这样理解技术变革与监管的关系。神州专车这组广告释放的信号,不仅在于打击竞争对手,更在于站队“投诚”,试图获得专车领域新的“特许经营权”。

本质上“特许经营”的出租车经营已被证明不再适合更多人出行的需要,这才让专车服务借助移动互联网应用的普及迅速发展起来。而神州专车却希望在专车领域复制一个新的特许经营权,然后自己获得它。神州专车一直自己购买车辆,统一招募司机,给司机签劳动合同上保险(嗯,我们就姑且不提神州专车给司机员工注册工资卡发现全国通缉犯的事了,看来保证安全这方面做得不错嘛),定位是“对价格不敏感,更注重品质的白领用户”,这一切都没有任何问题,甚至是个完全说得通的“社会主义模式”差异化竞争策略。但这一套并没有让神州专车在专车服务上获得任何竞争优势——人们只讨论和选择滴滴快的、Uber、一号专车和易到的服务。但如果把竞争对手都归到“黑车”的范畴,自己不是就最正确、最合法,最值得被鼓励和扶持,获得了新的尚方宝剑加持,获得特许经营权了嘛。

这才是在低级的营销手段之外,神舟专车这家公司最阴暗、最龌龊和最见不得人的动机。

几天前,小米翻出法律牌,指责乐视电视违规,全然不记得去年监管部门重拳下狼狈的自己;几年前,瑞星指责竞争对手东方微点的杀毒软件传播病毒,涉嫌犯罪,最后被发现是极其恶意的构陷。更激进的市场竞争甚至互相“抹黑”,恐怕现阶段都不可彻底避免,但用“政策”打击竞争对手的手段实在可以避免。本质上,“政策”从来不是鼓励竞争的产物。

我们愿意看到神州专车真的通过竞争让自己的模式最终获胜——前提是“汽车也要在有马拉着带路”、“皇帝也可以领导国会”和“鸭嘴兽才是最科学的哺乳动物”这一系列看法都能成为常识的话。

中国互联网的历史不长,但也有个小本儿,记录着进步、创新以及守旧、落后和狗急跳墙。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