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编辑室】今天武汉出租车司机进行了一场大型自掘坟墓式行为艺术

关于武汉我知道的不多;

直到上大学才第一次去那里;

四年里多少次走过武昌街头;

关于武汉我知道得依然不多;

我喜欢烂漫的樱花和油腻喷香的热干面;

我不喜欢开得像F1的公交车以及两个出租车永远不克的地方:

这也不克,那也不克。

 

武汉的夏天多雨,而且经常会下“二十年一遇”、“五十年一遇”的大暴雨。一夜暴雨,武汉就成了海。还好,我的学校偏居一隅,又大得离谱,即使学校成了海,我们也能划着门板上课、吃饭、买东西、上网、睡觉,完全不用出去。如果你正好要出学校赶火车,或者去接来看你的异地恋女友,最好还是把票退了,或者默默准备和女友分手,因为外面会堵车的,公交车、出租车都不行。

武汉很大,火车站就有3个,汽车站简直数不清。但是,来武汉的人更多,每到节假,火车票总是早早卖光,开学总是要坐又慢又不安全的长途大巴,然后被放到不知道哪个车站。“打车吗?上车就走。你说能出多少钱吧,我们不打表。”说这话的,有黑车,也有出租车。

毕业后,我就没有再回过武汉。据说现在学弟学妹们可幸福了,学校附近有了地铁,最近,又有了专车,而且,价格比出租车还要便宜。

在堵车为常态,出租车司机可以任意挑活儿的武汉,这可怎么得了?于是,今天,我又看到了关于武汉的新闻。平日里满口“个板马”、“搞么斯”、“个婊子养滴”的出租车司机发起了一项艺术行为,而且是行为艺术。

chuzu

今天早高峰时,武汉解放大道、长江二桥、长江大桥等地,许多的士司机开空车,打双闪,在上班要道上慢慢行驶……

 

wuhan

还有统一的行动短信。

最行为艺术的是,没有“统一行动”选择正常运营的出租车司机受到了这样的待遇。

masiji

一群没有了头脑的人聚在一起,还会发生更可怕的事。

那一刻,拦车的几位一定觉得自己是盖世英雄。

在没有专车的日子里,出租车司机要上缴高昂的“份子钱”,一睁眼,这天就欠公司几百块钱;就这,一个出租车拍照动辄几十万,你不想开?有的是人想开。于是,出租车司机们谨小慎微地伺候着公司,每个月可能上万的“份子钱”从不敢迟交,牌照到期又要装孙子想法设法找公司续签。

就有那些“聪明”的想出了对策:只去找人傻钱多的地方!路太近?不拉;太远?不拉;车站不拉,医院不拉,下雨不拉,下雪不拉……“你第一次来武汉?知道去的地方在哪儿吗,不知道?走我拉你去。”

这种“聪明”,传得最快,老实巴交的司机也很快学得会。

有了专车,出租车司机还要上缴高昂的“份子钱”,一睁眼,还是欠公司几百块钱。不过,他们突然变得不憋屈了:敢跟公司叫板了,因为没谁排着队花几十万买出租车牌照了;敢不理乘客投诉了,因为没谁排着队花几十万买出租车牌照了;现在,都敢上车堵路了,因为实在TM没谁排着队花几十万买出租车牌照了。

你说有时候等专车太麻烦,还是喜欢直接在路边扬手拦出租车?没用,人家可是破罐破摔的态度,根本没理你这茬;你以为专车多了,出租车也会吸取教训,好好拉客,该开空调开空调,该不抽烟就忍住?没用,人家依然我行我素,甚至还能拒载后理直气壮地跟你说声,“投诉去吧,反正没用”。

专车多了,倒是把出租车司机的脾气养起来了。

可是啊,可是啊,你们有没有想过,这样的态度分明就是在赶走最后一批乘客,分明就是给热捧专车的媒体再加几个神圣的理由,分明就是自掘坟墓。

要我说,各位出租车师傅,与其守着每天欠几百块钱的铁壳子,羡慕着每月轻松收入上万的专车,干嘛不弃暗投明,也加入进来。广告语我都帮你们想好了,“认路的专车司机”,绝对火。

不过,开专车的时候,记得好好拉客,该开空调开空调,该不抽烟就忍住,因为乘客投诉你或者评个一星,可不是闹着玩的。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