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编辑室】Uber高管首次公开对媒体抱怨:我们被微信屏蔽了;美国媒体:呵呵

今年3月19日前后,Uber在微信平台的官方帐号被封;此外,包括Uber深圳、Uber杭州、Uber北京等多个地方帐号也陆续被封;

uber-beijing

7月份,不少人又发现在微信朋友圈内无法搜索到关于Uber的文章;我们还发现公众号无法发送标题中带有Uber的文章;微信官方对此回应称,微信并没有完全屏蔽Uber,而是因为“系统抖动,导致误拦”,并且“已经在逐步恢复中了。”

对于这些问题,Uber中国在微博上以《微信君,别再“抖动”,好吗?》一文,对微信进行了旁敲侧击:微信再这样“系统抖动”下去,会不会抖出我们的聊天记录?会不抖发我们的私人照片……

最近,Uber市场高级副总裁Emil Michael接受了彭博社采访,他正面提起了此事,并称之为“恶性竞争”。这也是Uber高管首次公开对媒体谈起此事。

Emil Michael现在负责Uber在中国的融资计划,他接着表示,“我认为随着我们持续获得成功……我们已经取得了中国投资者的支持,我们有合作城市,在当地进行了投资……我们将进入缓和政策。”

Emil Michael这个名字可能有点陌生,但去年他的一项举动也算轰动媒体圈

去年,Uber在巴黎的推广活动——一键呼叫由性感模特驾驶的专车——被PandoDaily网站的女性科技记者Sarah Lacy批评为歧视女性。Uber很快删除了关于这个活动的推广信息。但是,在一个私人晚宴上,Emil Michael放言要花100万美元“报复”写公司负面报道的记者,派调查团队起底他们的生活,破坏他们的名声。

所以毫无意外地,Uber,尤其是Emil Michael成了几乎所有科技媒体口诛笔伐的对象。Uber CEO Travis Kalanick也不得不出来道歉,说Emil Michael的行为是“不人道的”。但是,Uber并没有开除他。现在看来,他还被委以重任。

所以,对于Emil Michael的抱怨,美国的科技媒体完全不买账。

“在谁的平台就听谁的,Uber你不知道吗?”TechCrunch如此说到,它还举例说,Facebook曾经封杀过社交应用MessageMe和Voxer,Twitter封杀过直播应用Meerkat,而Uber之所以觉得这很不寻常,TechCrunch觉得这是因为“不断被提及估值400亿美元”的Uber的傲慢。

Emil Michael口中的“缓和政策”,指的是1960年代末期至1970年代末期,处于军备竞赛中的美苏两国,从紧张对立渐趋缓和的过程。获得百度投资可能是Uber的底气,大公司之间的博弈可能会使Uber和微信的关系趋于缓和,不过,TechCrunch也不这么看,

祝你好运啊,Uber。不过,一直和腾讯竞争的阿里巴巴、奇虎360从来就没有和它进入“缓和政策”。

作为一家美国公司,Uber开拓中国市场的举动让人印象深刻,但是Emil Michael的话让Uber看起来像个完全的外来者,这对Uber在中国的本地化工作完全是有害的。“Uber的本土化比Emil Michael的嘴做得好得多得多。”TechCrunch最后又补了一刀。

在我看来,这就是一个人给一家公司带来深深恶意的范例。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