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在互联网“下半场”:讲颠覆没有意义

九个月之前,美团与大众点评宣布合并;不久,原点评 CEO 张涛退隐离场。

2016年初,美团-大众点评完成合并后首次融资,融资额超 33 亿美元,融资后新公司估值超过 180 亿美元。此次融资不但创下中国互联网行业私募融资单笔金额的最高纪录,同时也成为全球范围内最大的 O2O 领域融资。此次融资由腾讯、DST、挚信资本领投,其他参与的投资方包括国开开元、今日资本、Baillie Gifford、淡马锡、加拿大养老基金投资公司等国内外知名公司。华兴资本担任此次交易的财务顾问。

随后的 5 月,电影业务独立出来的猫眼公司分拆顺利完成,并引入新投资者进行了战略重组,光线传媒成为猫眼重要股东。

不久之前,美团-大众点评 CEO 王兴就公司工作上半年进行了一次内部讲话,提出中国互联网已经进入“下半场”的概念;三天后,美团-大众点评又宣布获得华润旗下华润创业联和基金战略投资, 双方将建立全面战略合作。

7 月 30 日晚间,美团-大众点评宣布新的组织架构调整和人事任命:设立“餐饮平台”,任命原外卖配送事业群及餐饮生态平台总裁王慧文为餐饮平台总裁;设立人才培养平台“互联网+大学”(Internet Plus University,简称IPU),任命原到店餐饮事业群总裁干嘉伟担任首任校长。

meituan

总结来说,在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而“安内”后,王兴得以把精力倾注于“攘外”战争,借助资本力量,与影视、零售等互联网外行业的市场领先者战略合作,并给予美团-大众点评公司旗下优秀业务资产充分独立运营的地位,其目的无外乎解决线上线下结合的难题。

一年前,O2O 在中国互联网的火热程度堪比时下的 VR 和直播,而O2O面临的核心问题也无外乎线上如何走到线下、线下如何走到线上。王兴为 O2O 开出了他的处方,他更加认为,中国互联网在这个时间点上走入了“下半场”。“下半场”概念无疑是王兴在这个时间点试图建立的理论体系,这个概念本身也试图反映中国互联网的时代特征。

关于“下半场”,王兴在 7 月 2 日内部讲话中主要阐述了三个层面的意思:

1、中国互联网已经进入“下半场”

从更宏观的角度看,对于整个中国的互联网也是刚刚进入“下半场”。之前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靠的是人口红利,不管是早期PC网民的迅速增加,还是过去几年移动互联网用户的激增,大家发展的方式哪怕粗糙一点、成本高一点都不要紧,因为用户在快速增长,每年卖几亿部智能手机,大家的业务跟着水涨船高。但是现在可以看到,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智能手机的年销量已经不增长了,总体网民的增长也大幅趋缓。这个时候两条路:要不开拓海外市场,可能还有更多用户,但是国际化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要不你就得精耕细作,把原有的用户服务得更好,通过每个用户创造更多的价值。

往后看,“互联网+”要做的是各个行业从上游到下游的产业互联网化,不是仅仅停留在最末端做营销、做交易那一小段,而是真正能够用互联网、用 IT 全面提升整个行业的效率。我之前说过“少谈一些颠覆,多谈一些创新”,我认为整天讲“颠覆”是没有意义的,“互联网+”根本上还是要靠创新服务于各行各业,靠互联网、靠IT技术为各行各业的各个环节提升体验、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2、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下半场”

党和政府讲“新常态”差不多要两年了,从去年年底到现在,也在反复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果你去细看这些提法背后的论述,你就能看到这些论述并不是中央领导的“拍脑袋”和“心血来潮”,而是中国经济发展到了这个阶段,确实是需要转变增长模式,过去那种粗放的高速增长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不能再简单追求GDP的数字,中国经济也是进入了“下半场”的状态。

3、进入“下半场”需要新的能力

回顾之前我们的发展,基本还是“上半场模式”,就是猛抓用户、猛接商户,然后做“营销交易”这比较薄的一层。现在进入“下半场”的时候,就需要新的能力,之前我们并没有太多的积累,只能说有一些探索,比如电影的选座,酒店从团购模式到预订模式,到综在不同的细分也有不断深入的尝试,餐饮在配送上也有一定尝试。但总体看,这种积累是有限的,目前我们还没有很完整的深入行业的能力,当然这对我们是巨大的挑战,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看到,这对我们而言也是机遇,因为绝大部分互联网公司目前也没有这个能力,尤其是一些互联网巨头,他们也没有这方面的能力,甚至某些巨头由于历史原因,更难具备这样的能力,这对我们而言是个好事情。如果发展所需要的能力别人有,你没有,你就处于天然不利的状况;如果这个能力,同行对手都没有,那倒不用太担心,我相信我们团队的学习热情、学习能力,同时我们在服务业的各个细分行业多少还都有些积累,如果彼此借鉴,综合起来一起推进,我们是有机会比较快速的具备这种能力的,或者说比别人更早、更好的获得这种能力。

简单来解读,王兴想说的其实是,互联网公司要想在“下半场”中生存下来,就不能依赖以往推崇的所谓互联网思维,而是要深入沉浸到与你的服务密切相关的传统行业里面去。

王兴过往被视为是个典型的极客,推崇技术为王,甚至多次被认为与干嘉伟代表的销售团队之间有天然的间隙。但这个“下半场”讲话越来越表明他对复杂业务的认识程度在提升,就差说出“我们做互联网的尤其不能妄自尊大,不能本末倒置,不能把互联网本身当做目的”的话了。

wangxing

听其言观其行。许多传统行业的公司如果分拆出一个互联网部门,会被认为是紧跟时代的潮流;而王兴把猫眼电影业务分拆独立,则是为了让其更好地与传统行业合作。在 O2O 行业,惯用的分类方法是按到店和到家分业务部门,比如虽然与传统餐饮行业相关,但外卖业务往往不与团购业务同属一个部门,更可能与美甲、鲜花、商超等到家业务有更多的交集。然而美团-大众点评的最新架构调整显示,新设立的“餐饮平台”将整合原到店餐饮事业群、外卖配送事业群和餐饮生态平台,淡化外卖的独立形象,重新把餐饮放到业务中心地位,再根据需求往外延伸服务和产品。

原到店业务的负责人干嘉伟,出身阿里铁军,一手组建美团铁军并赢得千团大战,是中国互联网的地推和运营业务领域里数一数二的管理人才。在此次公司架构调整中,干嘉伟被任命为整个美团人才培训体系的负责人,肩负着培养一支既懂互联网、又懂生活服务垂直行业的队伍的任务。王兴邮件显示,干嘉伟要打造的是一条“人才流水线”。

从组织架构调整和人事任命中,不难看出王兴在互联网“下半场”的指导思想可以总结为:所谓的“颠覆传统行业”就是伪命题,失去了传统行业的互联网,只不过是无根之水无萍之末而已。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