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慈善午餐:一场单价百万美元的粉丝见面会

总部位于北京的网游公司大连天神娱乐,以234.5万美元的价格,竞标获得了2015年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午餐将持续三个小时,除了未来投资计划外,谈话内容不设任何限制。

这已经是巴菲特午餐的第十六次拍卖,最早的一次要追溯到2000年,当时一次匿名用户以2.5万美元拍下午餐,而这个项目16年间已经累计为美国慈善机构格莱德基金会筹集了1790万美元的善款,单笔消费超过百万美元。每次竞拍得到的款项,将全部捐给格莱德基金会,善款将用于帮助旧金山海湾地区贫困和无家可归的人,为低收入人提供衣服、住所,并开设医疗诊所和青年职业培训班,帮助一些有困难的人掌握一技之长。

巴菲特与格莱德基金会的结缘,与他已故的第一任妻子苏珊·巴菲特有莫大的关系。苏珊是格莱德基金会的义工,在这个基金会工作了20年。在她的提议和撮合下,世界上最著名的午餐拍卖就此诞生。

竞拍获胜的往往都是投资界人士,同时,他们的投资理念深受巴菲特的影响,甚至可以说是这位“奥马哈先知”的粉丝。步步高集团董事长、OPPO品牌创始人段永平,曾经在接受采访时把自己的成功归功于巴菲特,“我总是用他的方法做事”。2006年,段永平以62万美元拍下了与巴菲特共进晚餐的机会。2001年移居美国加州后,段永平在步步高已退居幕后,只是每年回国两次参加步步高的董事会。来到美国,段永平更多活跃的是投资领域。比较著名的投资案例是,2001年底开始以1美元左右买进网易股票,到2003年10月网易股飙涨到70美元,他持有的股票在一年多里涨了五十倍以上。在与巴菲特进餐后,段永平接受采访时谈到,“对像我们这种投资规模来说,每年跟他见个面,聊一聊,你会更关注他的投资理念,琢磨他讲过的这些东西,我想还是非常有价值的”。

继段永平之后,2008年,另一位中国人也与巴菲特共进了午餐。七年前,著名的投资经理人赵丹阳以211万美元的“天价”竞拍获胜,携妻儿和朋友与巴菲特共进午餐。事后,赵丹阳回忆,“这一经历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巴菲特的建议会惠及一生”。这次午餐后,巴菲特帮他破除了对投资的一些担忧和疑虑,他表示近期将会有大手笔的投资。

2007年的中标者莫尼斯·帕伯莱也是巴菲特的拥趸之一。帕伯莱认为自己之所以能有一家如此成功的基金公司,得益于深入学习研究巴菲特的投资理念。他透露,因为对巴菲特崇拜之极,10年前,初出茅庐的帕伯莱还大胆地给巴菲特写信,一番自我介绍后表示愿意为巴菲特免费工作。但遗憾的是,当时巴菲特并没有给帕伯莱发Offer。

那么长期持有可口可乐、IBM等常青树企业股票的巴菲特,究竟有哪些异于常人的投资理念呢?

“在别人贪婪时恐惧,在别人恐惧时贪婪”,这一句是巴氏的警示名言。1974年底,美国资本市场下滑25%,他对记者说,此时的自己就像“性欲过剩的人到了后宫里”。

“要是有人说金钱买不到幸福,那他只是还不知道该上哪儿去买”,这是巴菲特2011年在给股东的信中提到的,原文是“Remember: Anyone who says money can’t buy happiness simply hasn’t learned where to shop.”

投资只需要问两件事:一,可以回收多少;二,是何时可以回收。

杠杆操作好比汽油,在市场大好时,汽车为了跑得更快而使用更多汽油,但一旦市场崩盘,汽油就会导致爆炸。

当然,除了在投资领域有自己的一番见解外,在财富的传承和慈善事业方面,巴菲特也有自己的一套观念。关于巨额财富的继承,巴菲特曾经透露,自己想给子女的,是足以让他们能够一展抱负的,而不是多到让他们最后一事无成。

2006年6月,巴菲特宣布将价值433.5亿美元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票,捐赠给盖茨基金会。在他看来,自己在个人财富的累积上,社会才是真正的幕后功臣,如果身在孟加拉或秘鲁这类国家,自己的所有才智都将毫无用武之地。

而正是巴菲特的投资领域的建树,以及对于慈善事业的热衷,让巴菲特午餐一以贯之地坚持了十六年,成为世界知名度最高的慈善午餐,单笔消费百万美元的“粉丝”见面会。不久后,又有一位来自中国的“粉丝”,将与巴菲特共进3个小时的午餐。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