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让可穿戴计算“回归算法”了

nike-fuelband-se-8

2014年4月,“大公司们”在健康监测类电子消费品的市场做了两件事:Nike公司将砍掉Fuelband手环的硬件开发项目,转向软件研发方向;以及Facebook公司以一个未公开的价格收购了开发了健康类移动追踪应用Moves的芬兰创业公司ProtoGeo Oy并表示现阶段保持ProtoGeo公司的独立运作。

从公司对未来规划的角度讲,Nike与Facebook公司都在“监测人体健康”相关的消费市场上给出了自己的预判:前者前者选择放弃为期两年的项目,后者则积极地投入这块市场。

两者做出不同判断的理由和原因可能各有不同。但从结果上来看,这绝非两个相对孤立的商业案例。至少,他们在这一时段透露了同一件事:当人们在乐观的看待那些智能硬件和可穿戴计算产品时,这两家公司的重心反而全都落回到了手机上——把这个最广泛被人们使用的智能硬件作为数据采集和计算的中心。

这背后,是可穿戴计算又到了对算法回归的时刻。

Fubelband被砍掉的过程中有一个有趣的信息:Fuelband项目虽然被Nike终结,但研发算法的NikeFuel部门被公司保留。4月11日,耐克宣布在旧金山成立Fuel Lab实验室,将NikeFuel的平台开放给第三方开发者,以寻求更多创新应用的可能——这充分终结佐证Nike公司已经没有耐心去等待Fuelband硬件价值的变现,这个价值也是该项目被发起和终结的重要元素——单纯的健康数据收集工作。

当2012年苹果CEO Tim Cook带着第一代Fuelband手环出现在Allen&Company年度大会的时候,大家都在畅想Nike与苹果公司这段良缘会是一段佳话,健康类手环将会是苹果业务上的一个有利的补充产品。在此之前,苹果拥有的iTunes软件平台已经积累了5亿的用户数——他们每天在下载歌曲、App,并分享照片和社交信息——这让苹果看似拥有了大量的用户数据,但实际上,这些数据在目前来看意义非常有限,因为数据并不是用户实时产生的,或者可以保证对用户在特定场景持续检测,苹果得到的都是零碎的、拼图式的分散信息。

在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的情况下,Fuelband曾被Nike视为与苹果合作的重要产品。与Nike最早推出的Nike+计步器不同,Fuleband是有交互感存在的硬件设备。Nike煞费苦心的为Fuelband专门找到了10多家软件团队,开发专门针对该产品的手机App,希望能有大量的用户使用该产品,并以此产生所期望的准确、实时的数据量。

最终的结果证明,只是收集数据的设备的价值并没有太多想象力。其中,Fuelband对人体动作的检测准确度有限,在Quora上就出现了用户搞不清自己的步数是如何得出的问题。再者,它被诸如洗澡等场景限制住,很难让用户随身携带。同时,手机上逐渐出现了众多健康类监测应用,他们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代替Fuelband单纯的监测作用,Moves就是其中之一。

芬兰创业公司ProtoGeo Oy开发的健康类移动追踪应用Moves可以通过手机上的加速传感器识别并记录用户每天运动轨迹和行走步数,同时计算出个人运动产生的卡路里。目前他在iOS平台的下载量超过了4000万次。

与Moves一样通过软件的算法监测用户身体的还有Azumio公司开发的检测心率App Instant Heart Rate和睡眠记录软件Sleep Time,前者通过手机自带的闪光灯充当记录器,用户只需要将手指覆盖到闪光灯上,软件就可以记录并推算出用户的心跳。该公司开发的一系列App捕获了4000万左右的用户。

以Facebook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对这种算法见长的研发团队特别感兴趣,因为他并不需要自行研发或者收购一家硬件公司开发只有“数据监测”的硬件,他们大多可以通过软件在手机上实现这些功能。这在“健康类大数据”还无法成为一个真正被用户理解并利用的信息的时候显得更有价值。

Nike也想明白了这件事。4月26日,Nike CEO马克·帕克(Mark Park)透露,Nike+软件平台和应用生态系统已经拥有3000万用户,并希望在未来将这一数字增加到1亿。Nike在未来一段时间将会着眼于如何增加Nike+的用户,而不是再耗费巨资开发硬件。Fuelband项目的消失证明了,如果没有更好的产品让用户置身一个软硬结合的生态闭环的时候,依托于手机发展软件平台会是更好的选择。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