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穿戴设备让生活更美好?且慢……先设计出让人愿意穿戴的“技术”

wearable-sd2

2013年6月4日出版的USAToday中引用了一项由云计算运营商Rackspace发起调查结果——在2,000名受访的美国人中,82%的人认为可穿戴设备改善了他们的生活。其中,67%的受访者认为这项技术让他们生活得更健康,超过半数的人说佩戴这些东西增强了他们的自信,甚至还有1/3的人认为可穿戴技术一定程度上提升了他们的感情生活和职业发展。

这项调查的结果表明了“可穿戴设备”和其他技术在应用上的极大不同:这不仅有关技术,也和设计相关。使用者随时把配件戴在身上,这也变成了他们的一件饰品,人们从佩戴中获得自信,它还在人们的感情、工作、生活中承担一定的互动功能,更远的还可以扯上品味和搭配——可穿戴设备不能只是满足功能,首先要解决的是通过设计让人们愿意穿戴。

如何用设计驱动人们接受并运用“技术”?这是昨天在旧金山举行的可穿戴设备座谈会上几位来自包括Fitbit,Nike+ Fuelband的嘉宾重点讨论的话题。

一些设备被认为是完全公开化的,最典型的就是Google Glass。当它架在你脸上的时候,谁都能一眼看到它,它不仅是一项技术,还具有社交的属性——戴着Google Glass走在街上或是参加各类活动被人搭讪的几率高到令人咋舌。先前参加The Start-up Conference时有一名科技媒体的编辑被人问到“嘿,你戴着Google Glass给台下的人拍张照”的时候,他表示自己的眼镜早就没电了,但他还是坚持戴在脸上。有些设备则非常私密,比如今年4月时,三位印度的学生发明了一款女性内衣来防止女性遭受强暴,这是私密设备不错的例子。大多数我们所熟知的设备(腕带、手表、脚环等)似乎更介于两者中间,但毕竟谁也不喜欢戴着粗糙笨重的设备每天走在大街上,外形和设计的仍然是重要的因素。

Fitbit互动部门的副总裁Tim Roberts说:“时尚的力量在可穿戴设备上现在是被低估的。”可调节性是穿戴式设备不同于其他科技产品的重要特点,它不是手机或电脑,一种尺寸就可以满足用户的需求。Tim接着说:“你无法获知在真实世界的各种情况下,用户如何使用或误用了你的产品。从设计角度而言,也许你就会想‘至少要为设备设计3种尺寸、5种颜色来满足不同的需求’。我们选择的路线是简单化:给予一到两种选择空间。”Fitbit Flex只有两种尺寸,采取表带式设计,让用户可以自己进行调节,外形走简洁低调的路线。同时,Fitbit没有显示屏或是钟表功能,因此不会需要时不时拿出来查看,是在相似功能的产品中更偏向于私密化的一款。

Basis Watch

Basis是一家以手表为设计原型的运动健康追踪设备公司,现在他们的产品还没有公开发售,只有通过邀请才可以购买。基本上,Basis手表像Jawbone UP一样可以追踪心率、睡眠状况、记步等,但也可以当手表使用。他们采取的方式则不同,购买者甚至可以在其网站上定制表带。Basis的产品技术副总Marco Della Torre指出:“手表就像是化妆品一样,甚至不同肤色的人适合的颜色都不一样。”

材料也是可穿戴设备是否可以获得使用者持久喜爱的重要方面。Brett Lovelady是Astro Studios的创始人,他们就是Nike+ Fuelband背后的设计公司。Brett指出:“和身体接触的材料是人们对这种设备最直接的感觉来源。”Fuelband使用的是Nike独特的材料(TPE+PP,弹性塑料),触感和许多运动产品更接近。

SENSOREE还没有发布任何产品,其创始人Kristin Neidlinger标榜自己是“未来概念设计师”。她在接受Pingwest采访时向我们透露,她正在开发的“可穿戴设备”是和衣服相结合的,会以时尚为切入点。而在材料方面,Kristin表示能够合适每个人的尺寸大小又提供舒适触感的材料,她认为是莱卡面料。而且,随着3D打印技术的进步,可穿戴式设备的外形设计可以突破电池的局限了——Kristin说:“电池一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不过现在可以根据需要打印电池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