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home,机器人!

robot-and-frank-poster-1352730611202

今年的 CES 上,我们看到了可以人替代者 MantaroBot、婴儿的摇篮椅 4moms、老年人的移动助手 Budgee、清洁工具 Grillbot 和 Winbot,还有并没在机器人展区设立展位、而以大厂商姿态出现在中央展区的家用清洁机器 iRobot。当时我们总结认为这些机器人的共同特点是为特定用户设计,例如老人、残疾人,功能是人的助手,去做一些人不愿意或不易完成的事情。

作为 CES 的一个参会者,当我看完机器人展区的大部分产品后想到一个问题:如果 CES 代表着消费电子领域的过去和未来,那么这些产品说明机器人制造正处于一个什么位置呢?

你可能也看出来了,展出的这些机器人的使用场景都发生在普通人的家里。在随后的一个关于“新型机器人”的圆桌讨论中,来自硅谷的一家机器人研究和设计公司 Ologic 的创始人 Ted Larson 和 iRobot 的首席技术官 Paolo Pirjanian 等身处这个行业的嘉宾给出的观点也佐证了这一点:当下机器人设计制造产业正处于一个转折点——它正在走进消费者的家里

“机器人不再是一个看上去好玩的、技术原理复杂的电子仪器了。它开始进入普通人的家里,并被赋予了实用性。”Ted Larson 说,“这场变化从五年前就已经开始了,你能看到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给普通的消费者制造机器人。”你可能对 Ologic 这个公司不熟悉,但是如果记得 2011 年出现在 Google I/O 开发者大会上能自己移动、播放音乐的 Android 机器人——它就是 Ologic 参与设计的。

换句话说,CES 告诉我们,现在再谈机器人这个概念,并不单指站在富士康工厂流水线上的“机器工人”。而按照 Ted Larson 和 Paolo Pirjanian 的说法,他们把眼下的“新型机器人”设计制造分为两类:一是给特定的用户使用,或者具有针对性极强的功能;另一种则是具有“宠物”的功能。

前一种就是我们报道的具有特定功能的智能机器,它在“机器人”概念中的“人”的元素被淡化;后一种其实在 CES 上也有展出,比如来自越南的创业公司 mRoBo,他们的产品是一个可以跟着音乐唱歌跳舞的机器人;来自日本的 Seal Robotic,一个像毛绒玩具的机器人,在这场“新型机器人”的圆桌对话中播放了 Seal Robotic 的推广视频——它的卖点在于不仅是一个能与人交流的机器,还被赋予了宠物的功能:如果作为一个宠物,它永远不会因为生老病死离开主人。加上 PingWest 此前报道的今年夏天从硅谷孵化器 YC 毕业的 IXI Play,他们更容易与用户发生情感联系,也似乎更像是普遍意义上的“机器人”。

Seal Robotic 的负责人在圆桌对话中说,“这个产品并不可能取代宠物,我们倒觉得,它可以作为宠物的一种补充。”

“人形”的感念被淡化,实用、可操控、最好能与用户发生情感联系才是重点。Ted Larson 强调这一变化背后的原因是一个“整体的环境进化”,其中包括几个关键词:参与者,感应器,3D 打印和软件。

他说的是一个生态体系。参与者如 Google亚马逊都较早进入这个领域;风投随后跟上,最直接的表现是在 YC,、00 Startups 等孵化器、加速器里,做机器人的创业公司越来越多了,甚至是每期 Demo Day 最受期待的产品之一。“我个人最深刻的体会就是几年前去参加 YC 的 Demo day,没什么做硬件的公司。而这几年,特别是 Pebble 在众筹网站上的成功,影响了很多人。当然你可以说这是硬件这个大范畴里的东西,但机器人是其中一个重要的部分。”同样的观点,硅谷硬件孵化器 Highway 1 副总裁 Brady Forrest 也这么对 PingWest 说过。

还有感应器、物联网基础设备的支持。“早几年,你去问一个消费者愿意花多少钱买一个机器人,它的成本很高,很重要的原因是感应器、网络环境等基础设施还没跟上。” Ted Larson 说,“除了这些硬件配置,你看 3D 打印都已经想要卖给普通消费者了,它从制造的角度让机器人普及前进了一大步。”

最重要的是软件。在前面提到的生态环境构建完善后,最重要的还是人和机器人的交流成本降低了。它不再是你通过学习说明书使用遥控器操作的复杂设备,而是和手机、平板电脑相连的电子产品了。硬件的配置、设计的壁垒变得越来越低,机器人制造商之间的竞争力落到了软件控制,以及想办法让一个机器与人们身边的其他设备(不止手机和平板电脑)相连。

我们都可以为此感到兴奋,身处一个快速变化的时代。不过也别盲目乐观,还有些问题在眼前。

消费者购物的决定因素是需求和价格。在机器人制造商们都在极力解决需求的同时,还要解决价格的门槛。机器人似乎天然就与昂贵划了等号,但在场嘉宾都认为在消费者心里,对机器人的价格期待是比较灵活的,“其实人们愿意为‘机器人’多付一些钱”。另一方面,如果你看完 CES 上的机器人展示,可能也会觉得硬件设计的进步空间还很大。如果要让普通用户接受机器人,设计的附加值必不可少,而这也会成为降低价格的挑战。

接下来是销售渠道。对此,Ted Larson 讲了一句有趣的话,“你问我什么时候机器人能真正走进消费者的家里,我的答案是,当你能在沃尔玛的货架上看到大规模的铺货,时候就到了。”

当然你也可以说亚马逊等电商也是重要的渠道。等有一天,你在亚马逊上搜索“机器人”时,出现大量价格可以接受、设计讲究、能为你家里解决些具体问题的机器时,可能才是普通人可以说“Welcome home,Robotics!”的时候了。

(注:图片来自网络)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