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场 VR 直播有多复杂?负责王菲演唱会 VR 直播的那家公司有话说

蛰伏四年后,12 月 30 日王菲幻乐一场演唱会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开麦,为了能在现场聆听到天后的歌声演唱会门票也一度被“炒成”了天价。同时,也有 8 万多名在线观众通过微鲸 VR 用虚拟现实技术的方式观看了这场演唱会。

当用户享受 VR 直播这件事时,在不被普通用户所知的 VR 业内,他们正庆幸 VR 付费成了一种可能。

幻乐一场演唱会 VR 直播拥有众多合作方,微鲸 VR、数字王国以及腾讯视频三方的合作奠定了这次可以写进 VR 消费史上的标志性案例——8 万多的在线观看用户,每份 30 快的售价,即使是挤出一些水分(赠票,关系户),但还真没哪个 VR 内容有过这么惊人的爆发力。

忽略掉天后的“车祸现场”,当询问这样一场足以写进中国 VR 直播史上的标志性合作是如何促成时,微鲸 VR CEO 马凯却回复 PingWest 品玩,“我们(和数字王国大中华区 CEO)关系很好的。我经常说,就是吃了顿饭,还是他请的。”

2 月 10 日,暴雪官方联合游戏平台以及几个协作方在哈尔滨举办了一场《魔兽争霸 3》怀旧战场的活动,《魔兽争霸 3》的那些顶级选手 FLY、Grubby、INFI、MOON、120.、ReMinD、TH000、LYN 齐聚一堂,微鲸 VR 也作为现场 VR 直播的唯一合作商参与到现场。

VR 电竞直播听起来是个很新鲜的事,不过这和你想象得那种在游戏内的、身临其境的体验还不一样。PingWest 品玩(微信号:wepingwest)这次目睹了微鲸 VR 的直播现场,在魔兽争霸 3 怀旧战场比赛中,微鲸 VR 在现场放置了三个机位,两个机位分别设置在了角落的比赛选手旁,一个则放在了舞台中央用来观看全局的情况,这和体验那些演唱会没什么区别。

IMG_6596

这样的 VR 直播如果稍微对画质有一些追求,就不能简单用 GoPro 组成的那种“狗笼”,微鲸 VR 改造了直播用的摄像设备,让每个机位的拍摄系统由 4 台索尼 a7s 相机改造并组合起来。“我们设计了一个支架,然后对供电、拍摄等功能做出了一些调整。”

VR 直播不止如此。VR 直播强调 360 度都不能被遮蔽的录制环境,而在体育以及娱乐内容录制上这点又很受现场环境影响,比如当时可能正在下雨、下雪,或者遇到了演唱会现场极其暗的情况……这是微鲸 VR 直播遭遇的一个又一个的坑。

硬件上有自己改造的摄像机,软件上还有微鲸 VR app,而直播只是微鲸 VR 的一个业务。总体上来看 VR 直播以体育和娱乐内容为主——比如说微鲸 VR 此前做过 SNH48 的总决赛、薛之谦、蔡依林、吴亦凡等明星的音乐现场、中超以及国足等体育赛事,当然最著名的当属王菲的演唱会。在科技领域,微鲸 VR 也有和锤子科技的一次合作——直播锤子手机新品发布会。

微鲸 VR 也和 PingWest 品玩谈到了更多问题,回顾了王菲那场幻乐一场 VR 演唱会、探讨 VR 直播技术如何将现场“声、光、电”带给远在万里的 VR 用户以及 VR 直播存在的诸多难题。

以下为 PingWest 品玩、腾讯和微鲸 VR CEO 马凯、微鲸 VR 直播技术副总裁仝晓亮的对话实录:

问:做魔兽争霸 3 这样一场直播的话,需要多少个人去参与?大概是什么样的团队规模?

仝晓亮:大概会需要 20 人左右。在现场可能会需要 12 到 15 个人,还有后台的一些人员。

问:很多 VR 直播都有延迟问题,从现场拍摄到电脑拼接,拼接会有延迟,然后拼接完还要传到云端最后到用户的头盔里,整体的延迟会很大吗?因为延迟还挺影响体验的。

仝晓亮:现场制作的延迟,在整个延迟来看是可以直接忽略的一部分。接下来的延迟主要是网络延迟和传输协议自身的一个延迟,我从现场推流到 CDN 的节点,CDN 要分发到各地的子节点,子节点再给到当地的用户,这个过程根据你选用不同的传输协议延迟是有所不同。如果是做单向的直播,不是主播互动的那种,单向直播通常整个的延迟会在半分钟左右,在现场其实只有半秒钟的延迟。

问:你们和 Jaunt 公司有合作,现在全部是 Jaunt 的相机去拍吗?

仝晓亮:Jaunt 的相机只支持做录制,不支持做直播。我们在硬件上跟 Jaunt 之间是独立的,Jaunt 自己独立去研发这套硬件的产品。我们在一些录制的方向上、内容业务上是有合作的,他们会来提供设备、云端拼接服务,我们会把它的硬件和服务落地到具体的项目当中去。但是它是不支持直播的。

问:你们应该已经尝试过很多设备吧?说说尝试过哪些机器,他们都有什么区别?

仝晓亮:我们尝试过最常规的像 insta360,它们比 GoPro 要低一等,我们一般是 GoPro 往上去尝试的。国内一些创业公司来做这个级别的,都会做这种一体化的摄像机来支持直播或者是录制,但这些都是和 GoPro 是在一个级别上。但他想要做更高级东西的时候,很难得到各方面的支持,比如小公司拿不到好的传感器,就会卡在这里就上不去了。

在市面上作为一个成品来说买过来可以用的都是与 GoPro 一个级别的,无非是解决了 GoPro 常规使用上的一些问题,但不是解决画质问题,而是解决使用问题。比如说可能不会过热、一键式开关机、一键启停录制之类的问题。

我们使用的是索尼的全画幅微单,在画质上的优势非常大。 GoPro 的传感器也就是和手机的传感器是一个级别的,跟专业的一寸卡片相机去比差距就很明显。玩摄影的朋友都流传一句话,底大一级压死人,这个物理规律就限制了。我们选用全画幅的,应该说在现在的所有消费级产品里面,画质上肯定是最好的,没有可能比它更好的。并且在其他同行中不会有更好的产品,这是我们所有的信息检索下来后,它才成为我们主力的摄影机。

问:现在用到一个系统上面是多少台索尼相机?

仝晓亮:一个机位用 4 台。索尼的摄像机也蛮有意思,因为 a7s 是索尼微单里面主打视频的一个分支型号。它属于传感器大,像素小,单个像素面积特别大,因此感光性能特别好。但是由于整体的像素少,只有 1200 万像素,但是它做视频的好处是感光度特别好,在演唱会时光线变化很大、很暗时没有噪点。我们在同场试过不同级别的产品,GoPro 级别、4/3 级别、a7s 级别三个画面我们全都拼出来了,差距太明显了,一眼就能看出来。

问:这种设备的改造是你们自己做的吗?

仝晓亮:像 a7s 我们就没有特别多的改造,相当于设计一个支架,然后对供电做了一些调整。常规来说如果是拍视频的话摄像机电池能用一两个钟头,我们需要让它全天候工作,所以在电源上面、桌面上做了一些调整,就能够做到比较好的拼接效果。需要更灵活的设备时,还是会对 GoPro 系统做一些深度改造,不光是供电,里面散热的部分也要改造,最后保证稳定性不会出现宕机。

问:你们做 VR 直播有遇到什么难解决的问题吗?比如说很多人抱怨本身清晰度很差。

仝晓亮:大家知道如果用 VR 直播观看,清晰度不够。4K 是目前我们所能够提供的最好的画质。1080p 效果就很差。我们从源头上做 4K 其实会遇到很多难题,现在包括电视台也很少有一个完整的 4K 频道,尤其是体育赛事,体育赛事全程用 4K 来做,对电视台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因为一整套设备、工作流程相当于是非常成熟、非常完善的分工和一条工作流,这里面有设备商、集成商,包括自己的战略。如果是某个环节缺失了对 4K 的支持,都会有问题。比如说如果没有 4K 的机器,只能是 1080p 的信号,可能就没法做一个全屏的字幕条之类的东西出来。

问:如果直播过程中遇到下雨呢?

仝晓亮:其实我们在鸟巢《新歌声》总决赛的时候,就遇到这个问题。我们把相机包起来,用袋子、保鲜膜夹了一层又一层。但理论上这是很危险的,一不小心就会损失七八万块钱。GoPro 除了机器本身的问题,还有一个问题——雨淋,雨水打到镜头上会影响观看。传统的摄像机有专门的防雨设备,比如镜头有一个遮光罩也可以遮挡,但 VR 直播不能遮挡任何东西,镜头上的水就更没有办法了。

问:微鲸 VR 现在主要做 VR 直播的解决方案吗?类似于供应商一样?

仝晓亮:对,因为我们还有自己的平台,自己做内容是为了丰富平台,以及平台内容的差异化。另外是比较好地去引导内容的质量。因为我们是全程控制制作的过程,标准会比较高一些。当然我们知道有一些擦边球的内容会比较吸引用户去点击,从制作的角度来说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在里面,不能代表这个平台的取向,所以希望做一些导向更符合自己定位的节目。

问:现在有付费内容吗?

仝晓亮:我们有做过付费的尝试,像王菲的演唱会。在 2017 年可能会有更多这方面的内容。

问:那次卖得怎么样?

微鲸市场工作人员:王菲演唱会 30 块钱一张观影券,最后参与人数应该是 88000 多人。

问:微鲸 VR 现在主要的盈利模式是什么?

微鲸市场工作人员:其实是从 2016 年六七月份开始比较多地做 VR 直播,而且一开始 2016 年整年只有一个谭维维演唱会做了商业化,约 3 元一张观影券,也就是一个简单的尝试,其他绝大部分都是免费。不过我们自己定义王菲演唱会,应该算是第一次开始比较正式地做付费。

仝晓亮:之前不是单纯地把收钱作为一种盈利,我们觉得为平台拉到了一些独家内容,这也是一种盈利。因为版权本身是有价值的,相当于通过我们制作的能力以及制作的服务,把本身不存在的 VR 版权落地了。虽然说这个版权今天还没有兑现,但是这个版权价值在往上提升,这部分的累计是有长期价值的。

问:王菲演唱会那个事,你们是怎么促成的?因为这本身也是一个焦点事件,让这么多人知道了这个技术,也给了你们很多曝光,数字王国不能做这个事情?你们的合作能不能具体讲一下?

马凯:微鲸跟数字王国和腾讯视频都不是第一次合作了,所以之前是有一些积累的。在去年 4 月份的时候,我们就跟数字王国有过一个 MV 上的合作,数字王国跟我们来做一个李宇春 VR MV 的制作。那次是我们跟数字王国第一次合作,那个时候数字王国也是刚刚切入 VR 领域,尤其是在国内 VR 的领域。数字王国为了做这次直播他们协调了很多海外员工到上海。但从技术上讲也需要一些国内本土化的支持,比如拍摄的内容与几个播放平台的兼容性问题等等。

第二是内容还是需要平台。无论是数字王国还是腾讯,也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平台进行分发,也在想是否要做付费,在 VR 用户数和 App 运营上,微鲸还是很有优势的。后面我们也是希望就这个大 IP 做一个付费直播尝试。

总结就是基于两点,第一点是技术原因,第二点是平台原因,这样就促成了我们跟数字王国的合作。

这件事情是从 11 月底、12 月初就开始谈,差不多几天就把这件事情给敲定了,从 12 月 1 号直到 12 月 20 号我们花了十几天时间就开发了付费接口。王菲演唱会的难点其实在“付费”上,就直播体系来讲我们已经有过很多经验了。如何搞定付费、整个会员体系重新打造以及付费接口的设置?比较复杂的是微鲸内部一整套的体系要去串联起来。因为微鲸有自己原有的一套会员体系,但是 VR 的权益、接口、模式是怎样的?而且要在十几天之内开发,甚至还要在 iOS 上上线。

很重要的一点还是在平台上,否则这件事情做完之后用户是看不到的。我们宣布几方合作完成演唱会 VR 直播之后,很多人都来跟我们打听花了多少钱。我说,就是吃了顿饭,还是他(指数字王国大中华区 CEO)请的。

问:微鲸 VR 现在的内容还是集中在娱乐、体育这种大类上吗?

马凯:从品类上讲,我们现在的核心还是泛娱乐。所有想不清楚的业务,或者说还不成熟的尝试,只要你是把它用娱乐化方式来呈现,都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一方面讲,用户更加容易接受;第二是用户对于娱乐性的东西忍受力更强,因为这是娱乐的,可以允许有瑕疵。但如果这是花了钱的,怎么可以出问题?我们现在也是先在娱乐内容上提供一些服务。

同步地,我们也会在一些其他内容领域做一些尝试,包括新闻资讯。但是再往前走的话,我们觉得就开始要受到硬件技术的限制了,这个步子不能迈得太大。今年我们还会在直播上做更多的尝试,其实也就是跨界。虽然说电竞也是用电脑、用 PC,但其实如果说没有一些更加有科技含量的东西去带的话,可能也不会想着去报道。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