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总裁Travis Kalanick:我不是一个混蛋(内附现场视频)

“我意识到一些人形容我是个混蛋。我愿意承认自己不完美,也承认Uber这家公司不完美。而且和每个人一样,我和Uber都做过一些错事。但是在Uber,我们都愿意努力地从错误中学习和成长。” —Travis Kalanick

这是Travis Kalanick在Uber五周年的庆生会上说的一段话。在这场在员工食堂里举办的生日会上,Uber迎来了它五周岁的生日以及创始人Kalanick将近半小时的致辞。The Verge 的记者形容Kalanick的演讲就像是一段总统竞选演说。的确,这是一场有意思的“煽动”演说。而Kalanick的中心思想只有一个:我不是一个混蛋,我只是在带着大家往好的方向改变。

如同Kalanick承认的那样,Uber在过去五年中犯了一些错误。例如,由于Uber对专车司机的背景调查不力导致女乘客被性侵;Uber一位高管曾经威胁撰写Uber负面报道的女记者要给她“泼脏水”;Uber司机与当地出租司机发生摩擦等等。

但是这些瑕疵却仍然没有剥夺它“世界上目前最值钱的创业公司”这个荣誉头衔。甚至有消息称,Uber正计划着新一轮的大规模融资,其估值将有望升至500亿美元。那么是什么魅力让这家创业公司能够“瑕不掩瑜”?按照Kalanick的解释,他本人和Uber非常艰难地改变了一些事情,包括旧的观念,旧的习惯,甚至是旧的法规和政府管理方式。而这些改变,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了。

Kalanick说,Uber在全世界的扩张大多是靠着草根司机和乘客的支持发展起来的,并没有得到过太多来自政府自上而下的支持,毕竟专车这个概念和一些旧的规矩发生了冲突。他说:“Uber常常需要与那些用着陈旧的法规去彻底反对专车服务的少数城市管理者抗衡……这些法规当年的确是为了维护乘车者以及司机的利益而制定的,但问题是,几十年过去了旧的法规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也不能有效地解决人们当前的出行问题。”

作为这种抗争的结果,他很开心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可Uber是一个好的选择,并开始参与其中。Uber让乘客在有限的预算中解决了出行问题,从而补上了城市公共交通服务的缺口(在美国,公共交通不算发达,尤其在那些中小型城市里,基本不会有地铁与轻轨。而公交车的发车间隙一般会达到一个小时左右一趟)。

另外,Uber也给专车司机带来了一些改变。

例如,女司机Theresa登台讲述了自己作为全职Uber司机的故事。在加入Uber之前,她需要每天非常辛苦地超时工作。由于下班时间很晚,她每天根本没有机会和已经睡着的儿子们说说话。这让做母亲的她常常感到难过而愧疚。而自从成为Uber司机后,她不但可以赚钱养家,还可以自由安排时间。“在我想上班的时候,我可以打开我的Uber App,准备‘接客’。但是当我需要陪伴我的孩子和生病的母亲的时候,我可以关掉它,专心陪伴家人。成为Uber司机后,我第一次参加了我儿子在学校的亲子活动,也是第一次陪他们进行周末出游。”她有些激动地说。

尽管到此,Kalanick已经证明了自己和Uber都不是混蛋,也带给很多人积极的影响,但是他还想证明更多。他描绘了一下他脑中的乌托邦— 一因为有了Uber而在未来变得“智慧”的城市。

“Uber不光对于司机和乘客来说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对于一座城市和生活在这个城市的居民也是一样。

当一个城市有了Uber或者说专车服务以后会有什么变化呢?它会变身智慧城市 (Smart City),让人们减少在路上因为拥堵和找停车位而浪费的时间,会让市政府减少在修建停车场、停车库以及昂贵的公共交通上的开支。另外,有了Uber,这些城市在数据和科技上的共享也许可以帮忙找出一个可以解决城市停车难和堵车问题的一个方案。当然,当路上的车辆数目减少的时候,尤其是当未来的专车大多都是低排放的油电混合车的时候,空气污染也会减少,我们的城市也会变得更加干净。最后,一个拥有专车业务的城市也会变得更加富有。因为当人们可以在一个城市内在可接受的价位内方便出行的时候,越来越多的公司就会搬来这里,并且创造出更多的就业机会。”

除了谈未来,Kalanick也炫耀了一下公司目前发展的情况。仅仅用了五年,Uber就已经在全世界6大洲300多个城市扎了根。“平均每一个月,Uber都会迎来成千上万的新司机加入我们。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在纽约拥有26000个司机,在伦敦拥有15000个司机,在巴黎拥有10000个司机,在中国仅成都一个城市就有42000个司机。当然,在大本营旧金山我们也拥有22000个司机。”

当然,在这个创业公司的生日会上,Kalanick也未能免俗地再次谈起了自己当年和Garrett Camp(另一位创始人)是怎么迸发出这样一个创业想法的,尽管故事的版本好像每次被提及都有那么点不一样。smile

在这个新版本中,Uber被赋予了一点法国的浪漫色彩。Kalanick介绍说,当他和Camp从埃菲尔铁塔走出来的时候,Camp问他:“如果要是滑动一下手机就可以叫来一辆专车岂不是很爽?”

嗯,就暂且相信故事就是从那个原点开始的吧。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