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泡沫?

成功发掘过苹果、Google的风险投资大拿迈克·莫理茨,最近在接受英国The Times采访时表示,“一大批小的初创公司将消失,大量独角兽(10亿美金)公司也将倒闭”。

这位有影响力的硅谷资本家的一席话,在整个美国西海岸创投圈炸开了锅。硅谷创投加速器YC董事长Sam Altman直接在博客中回应,驳斥了莫理茨的这番说法。并表示,愿意和任何VC打赌,输了的捐10万美金给慈善机构。

而上周,投资了Uber和Snapchat的Bill Gurley在西南偏南大会上也提到,现在的硅谷完全失去了敬畏之心,加入亏损公司的人前所未有得多。并且,同是Uber的投资人Chris Sacca表示,自己曾希望投资一家创业公司,但当他问这家公司给自己估值是多少的时候,公司创始人毫不犹豫的说10亿美元。硅谷有太多10亿美元公司,人人都想加入“10亿美金俱乐部”。

而不光硅谷,身在北京的投资人们也在提醒创业者,泡沫即将破裂,冬天就要来临,不要纠结于公司估值,能拿到融资的就尽早Close。

是的,不光在美国,大洋彼岸的中国,创业的热潮也是一浪接一浪。投资机构、媒体和政府都是其中的鼓吹者,创业者们B轮没个大几千万美金都不好意思跟媒体细说,北京的出租车司机现在也开始改聊马云、小米和互联网了。

但同时,热到发紫的创业氛围让部分投资人感到不安,警戒线已经从某投资人的“C轮死”到某投资人的“B轮就死”。

而至于创业者到底是B轮死还是C轮死,现在还无从得知。泡沫何时破灭,也只有等到破灭的那一刻才知道。音乐停了,魔鬼的步伐才能停。

TMM19PETERTHIEL2_a_374274b

但是,过往的经验还是值得用来参考的。作为当事人,彼得·蒂尔在新书《从0到1》就描述了距离我们最近的那场科技狂欢。

1995年8月,成立16个月的网景还没有赢利,首次公开募股,开盘后股价一路飙涨,从28美元涨到每股75美元。并且,5个月内,股票价格涨到了174美元。1996年上市的雅虎和1997年上市的亚马逊,到1998年春天,每家公司的股票都翻了两番。

互联网公司的收益,是非互联网公司收益的数倍之多。所有跟互联网相关的,都热得发烫。

每周,都有数十家新企业举办豪华开业派对;这些纸面上的百万富翁为上千美元的宴会买单,并企图用初创公司的股票来支付;大批的人放弃了收入不菲的工作,去开办公司,或进入初创公司上班。

彼得·蒂尔认识一个40多岁的研究生,他在1999年开了6家不同的公司。通常,40岁的研究生创业就很让人感觉奇怪,而一次开6家公司更是疯狂,但是在90年代末,人们却认为这些特质是成功的组合。

按常理,每个人本应知道热潮无法长久持续,那时最“成功”的公司好像拥有一种反商业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公司虽然在发展,却一直在亏损。但是音乐在播放,就没法责备那些随音乐舞动的人。想想公司名字里加一个“.com”,价值就能一夜翻倍,不合理的便都变成了合理的。

蒂尔说道,这是一场硅谷淘金热,到处都是金子,到处都充斥着热情高涨却草率行事的淘金者。

1998年末,彼得·蒂尔和好朋友们成立了Paypal。他提到,在当时真是又惊又怕,不是因为不相信自己的公司,而是因为好像硅谷里的每个人都时刻准备着相信任何事。

目光所及处,人们随心所欲开创公司、改革公司。一个熟人告诉说在成立自己的公司前,就已经在卧室里计划好了要上市;并且,他不认为这有什么奇怪的。

而这一切,只持续了18个月。纳斯达克指数在2000年3月中旬达到了峰值5048点,然后在4月中旬跌至3321点,2002年10月降到冰点——1114点。而市场的崩溃,一直被解读为对90年代科技乐观主义的审判。

每个人都慢慢开始用不确定的眼光去看待未来,任何提出年度计划而非季度计划的人都该被当作极端分子避之唯恐不及。

事情也总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当贪婪受到惩罚后,接下来大家就都心怀恐惧了。

secret-app-1-642x336

今天,BusinessInsider报道,匿名社交app Secret在去年迎来爆发式增长后,现在已经跌出App Store排行榜。在拿了A、B两轮共计3000多万美金融资,两位创始人各自套现300万美金,创始人兼CEO David Byttow拿到他心爱的法拉利后,公司正在考虑转型,Secret这款产品是否继续下去也尚不明了。

移动、社交加上疯狂增长,让这家公司拿完A轮后不到4个月的时间便拿到B轮。投资机构的疯狂追捧、创业者的顺水推舟,共同演绎了以上的这一幕。

8.pic

而刚刚,当我刷朋友圈反到这么一张微信群聊天截图时,已经无法分辨它是否是段子,里面的投资机构都有名有姓。

如果真有泡沫,至于泡沫花落谁家?想必大家的回答会出奇的一致,是你的泡~沫~。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