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扎克伯格的一喜一忧看图片社交的现在和未来

最近 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他在2012年花10亿美元收购的图片社交应用 Instagram,现在估值已经达到350亿美元,这几乎是 Facebook 市值的七分之一;坏消息是,主打阅后即焚的新一代移动社交应用 Snapchat 正从 Facebook 手里抢走越来越多的年轻用户

这两款应用的共同点是,他们都是以图片为主的社交媒体。但这两款应用也不是简单的图片社交,而是围绕图片都做出了新的花样:滤镜美化和阅后即焚——看似不同,但其实解决了同一个问题,让照片更容易被分享。

Instagram 的解决方法很简单,就是通过滤镜让照片更好看,同时将美化和分享融为了一体。Snapchat 的解决方法是降低用户分享照片的成本,首先拍摄发送变得前所未有的简单,然后是对方查看后照片就会消失,不论你分享的是什么,你都无需担心。

让照片更有利于分享——也就是美化照片——已经是一门很大的生意,大到 Photoshop 系列软件如果买齐的话,需要花费上千美元。

除了“会当凌绝顶”的 Photoshop,各类功能更简单易用的美图应用也层出不穷。今年苹果选出的最佳 iPad 应用 Pixelmator 就是一款图片编辑应用。国内用户对美图秀秀这款应用肯定也都不陌生。

67463083855

虽然以上这些都是图片编辑和美化类应用,但他们最终也是为图片的分享服务。最近 Facebook 还推出了一款专门给图片上添加“印章”的应用 Stickered for Messenger,这款应用也将图片美化和传播融为了一体。当用户给图片打上印章之后,点击发送按钮就会自动跳转到 Facebook Messenger 应用中,点击联系人就可以发送图片。

可能是因为有了 Instagram 这座大山,其他主打图片美化+分享的应用很难达到同样的高度。但是给人们另外找一个分享图片的理由并不难。Snapchat 就是从用户心理入手,做成了一门大生意。

在国内,给用户找一个分享图片的理由做的最好的是 Nice,一款让用户在照片上打标签的图片分享应用。Nice 刚发布的时候很多人把它和 Instagram 做比较,但在我看来这两款应用有本质的不同。Instagram 上用户分享的是图片本身,但 Nice 上用户分享的其实是图片上打着的那些标签,图片只是标签的载体。

yu

Nice 让图片分享不再仅仅是分享图片,这也就给了用户另一分享图片的理由:比如虽然我分享了一张自拍照,给手腕上的 Misfit Shine 打了标签,这其实是在分享 Shine 这款产品。点击这个标签,我就能看到更多使用这款产品的用户。在某种程度上说,Nice 披着图片分享的皮,做着兴趣社交的生意。

哦,还有啪啪,给图片加上语音来做分享。这也是给图片社交增加了一层内容,但现在看,啪啪在流行了一阵之后并没有做起来。分析啪啪失败的理由有很多,如果从给用户找一个分享图片的理由这个角度看,啪啪其实增加了用户分享图片的成本,让很多人放弃了分享。

未来图片分享还会有怎样的新形态还不好说,但是图片美化+分享的生意还会长期存在,而如果能给用户找到一个新的分享图片的理由,那么有可能再诞生一家像 Instagram 和 Snapchat 一样的明星公司。

(图片均来自网络)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