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aily》之死的最大教训:别指望用户为不独特的内容付费

第一份在iPad上发行的报纸《The Daily》,也终于难逃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命运。新闻集团最新的一则新闻稿说,公司旗下的iPad新闻客户端“The Daily”将停止出版发行。

这份电子报纸去年2月份曾高调亮相,试图面向大众读者,提供一个大而全的新闻产品。但目前已经难以为继——今年7月份就有报道称,其年亏损约为3000万美元。有传闻称,该项目每年预算高达6000万美元,至今差不多已烧了近亿,而默多克从今年夏天开始就已经在考虑关闭这项业务。

最新发布的新闻稿里说:

新闻集团同时宣布,《The Daily》的创始总编辑杰西·安杰洛将担任《纽约邮报》的发行人,立即生效。作为数字化出版重组的一部分,公司将于2012年12月15日关闭iPad应用《The Daily》,该品牌将在其他渠道中延续使用。《The Daily》的技术及其他资产,包括一些工作人员,将进入纽约邮报。

默多克表示:“从发布开始,《The Daily》就在数字出版领域,进行了大胆的创新尝试 。但很不幸,得到的教训是,我们无法获得足够多的读者和足够快的速度,来使商业模式变得长期可持续。因此,我们将把从The Daily学到的东西尽量好的用到我们的其他地方,在主编柯·艾伦以及商务数字化主管杰西的领导下,我认为纽约邮报将会继续成长壮大,不仅在报纸上,还有网站和移动端。我还要感谢所有记者、数字化和商务同仁为《The Daily》所做的辛勤工作。”

 

其实在《The Daily》推出之初,就存在不少唱衰的声音。原因之一,新闻集团需要每年大量资金注入——据说,The Daily每年有高达6000万美元的资金预算;此外,新闻资讯早已过载,很难相信读者会愿意为另一份报纸支付1美元/周(40美元/年)的费用。

想想看,几年前,那些历史悠久的报业巨头们担忧的“新闻将死”,担忧财富和影响力会付诸东流,已经被证实是一个可笑的概念。相比十年前,现在出现了更多的新闻报道,无论是专业的还是业余的。同时,消息资讯在这个世界上传递得更快,电视新闻生意依然产生着巨大的利润,大多数的报纸和杂志仍然存活,数以百计新的新闻媒体创业公司诞生,博客、社交媒体像洪灾泛滥一般发布着实时的新闻采访和报道。事实上,在新闻行业里,现在的问题不是资讯太少,而是过多了。那么,让读者为一个不具备唯一性的内容付费,简直是做梦。

再来看看资金方面的问题,截至关闭前《The Daily》获得了10万付费订阅用户,但是根据其最初上线的时分析师的估算,它需要至少获得50万个用户才有可能赚钱。

假设让这10万用户全部付费,那么它能拿到每年400万美元的订阅收入,再加上几百万美元的广告收入,《The Daily》也许能达到每年500万美元以上的收入规模。但是新闻集团仍将为这个业务每年承担5000万美元以上的亏损。

 

那么,这笔生意的经验是什么?

创办一个不具独特性的新闻杂志,在这个资讯过载的环境里是很难生存的,尤其是当它被限制在一个主要的分发平台(比如iPad)上,还要求读者为其付费时。此外,网络已经成为信息世界的中心,全球数以亿计的电脑、手机和应用程序成为无处不在的信息来源。信息产品如果局限于一个平台则意味着隔绝在其他大多数的市场之外。这也意味着,你的读者将能在特定的平台和场景下与你互动。

另外,是否需要一开始就做得这么大?也是大家对《The Daily》的质疑之一,如果一上来不是采用上百人的团队高举高打的玩法,而是参考赫芬顿邮报等成功的数字媒体的经验,轻装上阵再扩大规模,或许并不会迅速败阵,至少不会这么快。

《The Daily》并不是一份糟糕的出版品,但它只不过是与其他数以百计的出版品在尝试做同样的事情而已——读者需要的不是另一份“同样的”出版物,至少不是必须要付费的那一份。

《The Daily》关闭了,但它是个非常有价值的试验。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