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在谈的虚拟现实(VR)技术究竟是什么?我们跟蚁视科技的CEO覃政聊了聊

科技圈,尤其创业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概念工厂。每时每刻都会有大量受人追捧的概念被发掘和创造出来。最近,最重要,也最被人关注的概念之一就是 “虚拟现实” 。许多传闻说,这是一个风口。但也有人说,这不过又是一个过度曝光的玩意。

对于虚拟现实,我们不会陌生,在科幻小说里,电影里,我们都能够看到这样的场景:一个人戴着一个巨大的头盔,然后突然被“吸入”了另一个世界。然而,这种看上去还需要一百年的东西跟现在的产品距离还有多远?从技术上,虚拟现实是如何实现的?产业上,它遇到最大的瓶颈是什么?最重要的是,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它意味着什么?

我们曾经报道过国内领先的 VR(虚拟现实) 技术创业公司蚁视,最近,他们投资的一系列 VR 平台上的游戏即将上线,其中有全世界第一个正式上线运行的虚拟现实网游。在试用了蚁视科技提供的虚拟现实设备“机饕”和“蚁视VR”之后,我们与CEO覃政进行了对谈。

PingWest:首先我们想问一个很多人想弄明白的问题,虚拟现实到底是什么?除了虚拟现实,我们还听到说增强现实,还有全息影像等等,这些究竟都是指的是什么?

覃政:虚拟现实就是让你进入到一个纯虚拟的空间,在虚拟的空间里面去进行体验;增强现实就是让你看到现实的世界,并且在这个现实的世界里面可以增加一些复杂的信息,虚拟与现实相结合。比如你前面虽然是现实世界,可能全是空气,但是可以你通过设备可以看到一些短信、电话,联系人的头像,一些虚拟的小动物、机器人等。这就是增强现实。

PingWest:那么现在虚拟现实的最先进技术能够做到哪一步了呢?

覃政:其实我有过对于虚拟现实的几个层级的一个论断。虚拟现实一共有三个层级:在第一个层级里面,虚拟现实主要做感官模拟。感官模拟的话,要模拟人的五种不同的感官,就是人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目前来讲虚拟现实还停留在视觉和听觉模拟的阶段。

视觉是最为成熟的,比如虚拟现实可以让你“行走”在另一个空间,通过位置追踪技术,改变你眼前的画面。你在现实里面往前走一步,你在虚拟世界里面也可以往前“走”一步。这样,你在走的时候,通过是视觉的改变,就感觉真正的“走”了起来。

除了视觉和听觉,其他感觉目前还没有产品级的东西出来。剩下来可能要攻破的是触觉,包括触摸的感觉和力的感觉,包括力反馈,这块我相信很快会有这样的产品会面世。之后嗅觉和味觉是另外一套体系,这个会稍微再花费一些时间。

PingWest:所以如果我带上一个虚拟现实头盔,从我转头到我眼前的画面产生变化,这中间的流程到底是怎样的?

覃政:一般是这样,头盔的传感器先测到头部的运动,然后头部的运动变成角度信息,角度信息输入之后控制游戏引擎里面的游戏,游戏画面转到一定角度。之后游戏画面产生变化,在屏幕上显示新的画面,通过特殊的透镜投送到人的眼睛里。

PingWest:其实虚拟现实技术发展已经很长时间了,为什么这几年突然人人都在谈论它?有什么原因促使了它突然的爆发?

覃政:对,其实虚拟现实技术很早之前就一直在发展。但作为民用,有瓶颈:一个是显示屏幕,屏幕的清晰度之前达不到,另外就是处理器的计算效率也达不到。当然早期也有一些专用的设备,但是一是非常昂贵,二是效果差。远远达不到民用的标准。

VR技术的再次爆发,其实得益于智能手机的发展,手机带来了高性能、高分辨率的屏幕,并且使得这个屏幕变得很便宜,比如2012年出现的1080P的手机屏幕。处理器的进步也可以即时处理高分辨率的图像。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外设,例如传感器,苹果在iPhone里面第一次用到重力传感器的时候,就带动了整个行业的发展,而这个传感器正好也可以用在虚拟现实。这些技术的普及解决了原来的虚拟现实技术普及的最大障碍。

PingWest:不过这么一说,似乎VR技术也没有听上去的那么神秘。

覃政:是的,现阶段的虚拟显示技术主要就是模拟真实的视觉。再具体一点,主要是实现立体感,因为它是一个立体的显示,而手机或者其他的终端是一个平面。VR终端可以显示双眼提供不同的画面,产生立体层次的感觉。

PingWest:那可不可以说,实际上我们可以说现在的虚拟现实技术,仍然是一种传统3D技术的改良?

覃政:可以这么认为,相当于加了传感器的3D技术。

jitao

PingWest:那么就这个3D技术来说,蚁视的产品是如何把2D的电影或者游戏变成3D的呢?

覃政:如果是2D的画面,你没有办法把它变成3D的画面,2D的就是2D的,只不过是把它复制,分成两个一样的画面,例如电影的3D版本。这对用户会有一点麻烦,因为他要找到一个3D的片子,在这个电视里面把它放出来,然后再选对格式,再戴上眼镜观看,它的障碍很多。

但是游戏的3D画面是可以的,在PC上,80%以上的游戏都可以转化成3D的。例如,可以通过显卡底层的相关技术,把游戏转化成3D的。另外也有一些第三方的软件,可以把游戏转成3D的,这个技术很成熟。

PingWest:那么就视觉效果而言,会不会对原有的游戏体验造成损害呢?

覃政:这里面就牵扯到很多东西,例如畸变的问题。在我们做蚁视之前,Oculus是全球唯一的一家做虚拟现实的公司,我们是第二家。当时Oculus有提出一个解决畸变的方案。因为它当时第一代用的镜头是一个很简单的球面镜,所以它带有一定的负面作用,它在放大画面的同时,会带来一些画面的扭曲。那么Oculus就做了一个很巧妙的事情,在它的软件里面加了一个软扭曲的机制,这样扭曲加反扭曲,人眼看上去就还是一个OK的画面。

但是我当时就想,加了反扭曲的话,这样的话要对游戏做改造,但是我希望做现有的游戏。比如我想玩CS,我想看一个3D电影,我不需要对画面做任何处理。这样的话我想有没有可能做出来一个直接把画面放大,但是没有畸变的一个镜片?当时这一点像Oculus他们认为是不可能做的,我们把它做出来了,而且我们找到一个平衡的点,在这个平衡点的基础上,我们的视角虽然比它少一点,但是我们可以获得无畸变的画面。除此之外还有我们的复眼光学技术等,对于用户体验来说,这都是非常决定性的。

PingWest:以后会出现用虚拟现实设备的CS选手吗?

覃政:目前还不会,比如转向,你用头控肯定比手控的效果要低。但这是真实的,你在游戏里面,你在真实的自然的空间里面都能实现180度瞬间转弯。我们追求的是真实的战斗体验,但是你不能跟一个用鼠标的人去PK,一定打不过的,你会累。

PingWest:除了视觉以外,虚拟现实最大的技术壁垒是什么?有这么一种说法,其实上虚拟现实好像技术不是那么高,或者它这个技术壁垒不是那么高。那会不会出现以前像智能手机,智能硬件一样的局面?

覃政:虚拟现实这个行业,有技术难度是肯定的,但是它不存在壁垒。早期的难度在于比如说通过3D画面的高速算法,Oculus已经攻破了。视觉上,无畸变的技术是我们攻克的。这些技术攻克之后,它或多或少成为公开的东西,因为你不太怎么防止大家去copy你或者是抄袭你,结果就是你攻克了,但是事实上大家就都可以用了嘛,所以说你要说纯粹的技术壁垒,这个行业的话,我觉得不存在技术壁垒,就好像手机行业一样,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做手机,就连英语老师都可以做手机。

PingWest:像Google还把Cardboard的设计图放在网上。

覃政:对呀,你没有必要设置壁垒,这东西未来就是开放的。包括后来做品牌,做生态,做你的内容,这个是大家的根基,这是真正的主战场,早期的话没有技术突破的话,你突破一下是可以的,但后续我觉得没有人可以阻挡这个东西变成通用化的东西。

到了这个时候开始,就看拼的是内容,拼的是你的生态,拼的是你的产品的品质和你的品牌。就说像手机行业也一样,早期Google把安卓系统做出来之后,之后的情况就是一大堆山寨的厂商出来,据说手机行业最高峰的时候,中国有1000家手机厂商,到现在还剩下几家?那个时候是山寨最鼎盛的时候。VR也会是这样一个阶段,早期像Oculus,像我们把这样的技术制作出来,之后会有一拨山寨,山寨之后会剩下来这些真正能专业做品牌,做用户体验,做内容的厂商,最终会形成这样一个格局。

PingWest:听你这样说还是挺意外的,因为你是CTO,是技术出身,我感觉上你可能会对技术比较看重,但是你很明显的说,技术并不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覃政:在现在虚拟现实产品当中确实是这样的,倒不是说电子光学,电子光学是五到十年以后的技术,这个技术是我们最核心的,这个是有技术壁垒,而且我们占据在全球这个领域最早的一份专利,这个是很高的技术壁垒。这块目前在全球来讲都是领先的,并且是有技术壁垒的,因为它是完全新的技术。但现在在虚拟现实里面,这个头盔里面80%的技术,跟做一个手机其实是一样的,所以说白了,它没有什么技术壁垒。

PingWest:所以真正的虚拟现实的瓶颈是什么呢?

覃政:瓶颈还是内容的问题,现在一直都在提虚拟现实缺乏内容。虚拟现实有个问题就在于,它跟手机不一样,手机是兼容传统的格式的,比如说游戏,手机的屏幕可以看正常的电影,电视。游戏的问题就是原生的开发,也还比较简单。交互方式也比较单一,就是一个触屏。

但到了VR这个阶段就是,有些设备可能对传统视频的兼容是有问题的,另外对游戏的开发来讲难度也更大,在这个时间点,内容没有办法很快的爆发。虚拟现实这一波是由创业公司引领的,大公司目前都只是跟随状态,创业公司的话,整体来讲发展的速度还不够快,也没有说哪家大公司投入了很多精力去扶持这一块。

PingWest:大公司都在干什么?   

覃政:国内的大公司,像BAT这种公司,他们一般不会做新技术,他们做新技术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持公司的一个看起来很高的逼格和科技创新的能力,所以他们都会做更加容易一些,但听上去有逼格的东西,比如说人工智能、机械学习,大数据、云计算,这些东西不一定有用,但是它能够让公司有一个很高的想象空间,给人感觉科技感很高。

对VR类的产品,说实话是一个很实际的项目,这个实际的项目要涉及到推出一个产品,这一点其实对中国公司来讲,他们往往是比较保守的。因为涉及到真正要推出产品的时候,而且是一个民用级的产品的时候,他们是很谨慎的,这一点小公司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反正就做呗。但是在国外的大公司还是蛮愿意去尝试新的东西,这一点我觉得中国的科技公司,目前还是比较保守的。

另外一点是,真正大公司想要去做一件事的时候,它可以很快。比如它可以直接收购,包括直接抄袭你的东西。另外中国和国外,本来科技行业,中国跟海外本来也有一到两年的一个差距。美国大公司现在才开始进,我们中国大公司,预计要到一两年之后才会进入到这个领域,到那时候就会看,到时候这些小公司能够发展成什么样,如果发展的好的呢,就可以跟大公司PK一下,稍微差一点的,可能会被大公司并购,再差一点的直接就被挤掉了。

PingWest:那你们会被大公司挤掉吗?蚁视最近正在投资虚拟现实的内容,但是到看到结果还需要很长时间。

覃政:创业肯定会有风险。但我觉得这些巨头,他在中国,尤其是在中国,这些巨头做一些事情的方式很简单,就是要么跟你合作,要么把你收购了,我巨头是不会自己做的,因为巨头没法儿创新,他没有创新的基因。

所以我倒不担心,只要我做到最大,最后那个巨头要么跟我合作,要么就是你以很高的价格把我收掉,不然的话我肯定跟你死磕,他干不过我的。因为我们是自己创业的,在巨头里面工作的那些人只是给它打工的。

我们也接触过一些大公司里面号称做虚拟现实的人,我们都知道他们是什么层次,那些人到我们这儿来面试我们都不会招的。所以就是这样一个情况。我们能招到的人,是我们挑了很多的精英,特种部队,而巨头里面都是大部队,他们擅长的都是集团作战,而我们擅长的是特种作战。

PingWest:所以我作为一个普通用户,我还得等多久才能玩到一个比较靠谱的纯VR游戏,用蚁视的系统来玩?

覃政:我们这有一款FPS游戏,到年底之前,应该到十月份的时候就会上线正式运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它是全球第一款正式上线运营的虚拟现实网游,配合我们的蚁视头盔和蚁视的体感枪就可以玩了,我们会铺到全国各大网吧,和这种终端的体验店里面去,让用户去使用。你也可以把它买回家自己去体验。

在手机端,今年年底之前会有40款,少说也得有10几款我们蚁视“机饕”适配的VR游戏在我们平台上上线,这个是很确定的,这里面会有我们精心打造的,专门为虚拟现实而生的这些游戏,一定会有用户喜欢玩的类型。

PingWest:所以你当初怎么想到做VR的呢?是因为提前预测到了VR会成为风口吗?

覃政:我是一个科幻迷,在很多科幻小说里面都会描绘一种镜头,就是当社会进入到一个虚拟世界里的这样一个技术,所以我很向往、很神往,我觉得未来这种技术一定会实现。到2012年的时候我发现,这个时间点好像已经到了,就好像在美国,Oculus他们的创始人也是在那个时间点上,他利用自己DIY做出来的第一台VR头盔。他也是一个科幻迷,我们都是科幻迷,科幻迷是最敏感的。对技术上来讲,我们知道未来会产生什么样的东西,我们只不过不断去审视现实世界当中的技术,看看是不是合适了。一旦到了合适的时候,我们就会把那个东西做出来,并不会是看到什么趋势或者怎么样,都不是。我们是不断在看,什么时候适合做,然后就把它做出来,这是科幻迷我们都会把科幻小说里面的变成现实。

PingWest:那作为科幻小说迷,你觉得虚拟现实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有一种说法是,虚拟现实是人类最后的一个技术改良,就是说以后现实世界就和虚拟世界结合在一起了,我们直接在虚拟世界里面建设,对于这种说法你怎么看?

覃政:我之前说过虚拟现实有三个层级,我们现在还早得很。如果你要真的说完全实现这个虚拟世界的话,我估计再等个30年、60年才有可能。我的基本依据是,30年一个周期,每30年会有新的平台出现。现在是第一个层级,我们现在做的感官模拟,过了30年之后感官模拟会到极致,在那个时候纯感官的东西已经难以分辨它的真假了。那时候开始我们会要做神经的模拟,就是说会把你的大脑直接接入互联网,那个是30年之后开始做的事情。再过30年之后,这个技术达到一个极致,就可以开始做整个世界的改造。

或者说,现在虚拟现实设备的水平,相当于是我们早期的大哥大,中间还要经历第一代的短信机,第一代的功能机,第一代带摄像头的功能机,慢慢的才会出现智能机。在之后,智能眼镜,民用级的,才会真正出现。

PingWest:但是你还是提出了虚拟现实三原则。(注,由覃政在“虚拟现实创世纪”中提出的三大原则:1.虚拟世界中不能通过杀死其他用户获利;2.在虚拟世界中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世界身份;3.虚拟世界中的财富不依赖于真实世界。)

覃政:虚拟世界,虚拟现实它不真实,但是未来有一天它会真实。真实之后你就得考虑到它对人的一些影响,不能够影响人的健康,也不能够带来人的心理和生理的疾病,这样的话,我们必须把这个事情分得很清楚,把虚拟和现实分得很清楚,这样才能避免这个事情发生,所以我们会提到这个虚拟跟现实世界的物理隔离,包括经济隔离,还有一些心理上的隔离,这些都得做。

PingWest:最后我们问个八卦的问题,据说你们是夫妻店?

覃政:不是传说,我们就是夫妻店,我们俩创业,如果我们俩不在一块,我是不会创业的。因为我之前在研究机构,我是一个标准的中国的教育体系培养的科学家,我在研究所里面,最终研究的职业定位就是成为一个航天项目的科学家而不是创业。而我们的联合创始人聂竞洲,她的商业头脑很丰富,商业敏锐度很高。我们两个人在这次创业之前,在学校的时候就有很多创业的项目,包括3D立体电影的拍摄项目,都有过合作。

当时我在北航的时候,我是学校科幻社的负责人,她也是她们大学科幻社的负责人,所以我们是因为对科幻的热爱才走在一起的。作为科幻迷,最大的梦想就是把科幻的东西变成现实。所以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我们俩是有共同的梦想和共同的动力,把这个事情变成现实。包括我喜欢《黑客帝国》,她喜欢《柯南》,这里面都有这样的虚拟现实的设备,我们都梦想把这样的设备做出来。

但如果说我们因为是夫妻所以才一起创业的,那她就变成了我的一个跟班,她在公司做所有的事情,只不过因为她是我的妻子,那这个是很有问题的,这个也不是任何一个大公司应该出现的。如果是这样的情况,红杉资本也不会投我们,因为红杉资本也不傻,他们是国内最精明的风险投资人。所以说这个是事实,但是并不是大家以为的那样。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