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支持追缴Facebook和Google等公司的“合理避税”吗?

Facebook 最近喜忧参半:刚刚公布的第二季度营收比去年同期增长 59%,净利润高达 20.55亿美元(约合 136 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幅高达 186%;然而,它再次因为欠缴税款问题成为了美国国税局(IRS)调查的目标,最终缴纳的罚款可能高达 30 至 50 亿美元。

在美国,纳税简直是头等重要也绝顶麻烦的一件事。统计税项、报税、缴税和退税等行政申报流程无比繁琐,可要是漏了一笔税,一旦被国税局发现, 就直接记录在个人的诚信记录里了,跟中国的“档案”有点像。如果去网上搜索会找到类似这样的新闻:移民因欠税被注销护照、留学生欠税被拘留、因被发现欠税导致市长或议员辞职,等等……

对公司,特别是巨头和明星公司来说,它们在纳税上的一举一动,无不是美国国税局的重点“关照”对象。跟美国人民一样,这些地地道道的美国公司,也跟国税局斗争了一辈子。这次,国税局再次盯住了Facebook,要它追缴高达30-50亿美元的税款和罚款——你逃了的税我们都知道。

但是……人家是合法避税啦。

其实无论Facebook,还是Google和苹果,以及几乎你能想象到的所有大型科技公司,都在全球不少国家或多或少“欠”着税。他们避税所依赖的,无外乎三样“法宝”。不仅好用,而且合法……

先把它变成一家爱尔兰公司

Facebook 是美国公司,苹果公司是美国公司,Google 是美国公司,几乎毫无疑问。它们的总部都在加州从旧金山到圣何塞之间的硅谷,是名副其实的美国公司——其实,在法律上,它们都是爱尔兰公司……因为税率显著低于美国,爱尔兰颇受总部位于美国的公司们青睐,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避税天堂”(tax heaven)之一。

避税天堂:

那些为吸引外国资本流入、繁荣本国或本地区经济,在本国或本地区确定一定范围,允许境外人士在此投资和从事各种经济、贸易和服务活动,获取收入或拥有财产而又不对其征直接税、或者实行低直接税税率、或者实行特别税收优惠的国家和地区。

除了爱尔兰以外,世界上还有巴拿马、开曼群岛、香港、卢森堡、瑞士、列支敦士登、美属维京群岛等总计五十多个避税天堂。

想要合法避税?第一步就是在这些避税天堂国家设立公司实体。不如我们来虚构一个案例:

斯坦福大四学生 Mark 凭着商业计划书拿到了风投,辍学并创立了一家科技公司“Alpha Power”,向用户销售整套的太阳能发电解决方案。运作了一段时间,Alpha Power 的收入十分可观,利润也不错,可美国政府要求 Alpha Power 将利润的 35% 纳税。Mark 犯难了:35%啊!快一半了!不如抢钱 OK?

他在斯坦福读法律的同学 Linda 给他指了一条明路——为什么不去爱尔兰注册公司呢?

原来,按照美国法律,在美国注册的公司税率为 35%,而如果注册到爱尔兰,税率只有 12.5%。如果 Mark 把公司实体,比如他的办公室、秘书和软硬件工程师和工厂都留在美国,但把公司注册变更到爱尔兰,等于立刻节省了 22.5% 的利润。

说时迟那时快,Mark 已经派秘书搭乘下一班飞机去爱尔兰注册了一家空壳公司,跟 Alpha Power 并购,并最终完成了在爱尔兰注册的行政流程。

离岸注册 Get! 净收入:65% → 87.5%

us-ireland

一切才刚刚开始呢。

然后转移定价主体

坐镇美国总部的 Mark 吹着空调喝着咖啡,好不自在。一通电话打来,原来是澳大利亚分公司的销售代表 Jack:老板,澳洲的生意吼啊,就是这边税实在太高了!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澳大利亚的公司所得税高达 30%,意味着澳洲的销售额越好,我亏出去的税钱就越多,生意还不如不做。

律师 Linda 再次来到了他的面前:为什么不在新加坡设立一家公司,然后用转移定价来避税呢?

转移定价:

一般指大企业集团尤其是跨国公司,利用不同企业不同地区税率以及免税条件的差异,将利润转移到税率低或可以免税的分公司,实现整个集团的税收最小化。该企业集团倾向于在税率高的地方定价偏低,而在税率较低的地方定价偏高。

原来,同样的公司所得税,新加坡只收 2.5%。如果 Mark 在新加坡设立公司,然后让新加坡公司以接近澳大利亚市场用户最终购买到的价格向澳大利亚公司出售手机壳。这样做,利润就从承受高税率的澳大利亚公司转移到了低税率的新加坡公司,实现了 Alpha Power 公司整体上的税收最小化。

具体来说怎样节省了税款呢?我们假定 Alpha Power 每套产品成本 50 澳元,出货到澳大利亚会全部售完:

1)如果美国的工厂直接向澳大利亚公司 APAU 发货 100 套产品,由后者在市场上按每套 100 澳元销售,盈利主体是 APAU,需缴纳 30% 税,最后 Alpha Power 赚到的钱只有 2000 澳元。

2)而如果 Mark 控制新加坡公司 APSG 从美国工厂按成本价收购 100 套,然后再按 100 澳元的价格转卖给APAU,盈利的主体变成了 APSG,只需缴纳 2.5%的税,相当于 Alpha Power 赚了 4750澳元。

转移定价 Get! 净收入87.5%→97.5%

o-SOLAR-PANELS-facebook

其实,跟洗钱差不多啦……

再最后把债务转移

这个其实最简单,听完了大多数人都会脱口而出:这也行?

Linda 给 Mark 帮了大忙,两人渐渐无话不谈。终于有一天,Linda 向 Mark 介绍了终极避税大杀器:卢森堡控股。

Alpha Power 在卢森堡成立了控股公司 AP Holding,Mark 控制AP Holding 向 APAU 放 10000 澳元 50%利息的高利贷,然后再让 APAU 在同一天向 AP Holding 偿还本金加上高额的利息。

这里的利息,其实就是 APAU 的营收。APAU 将它赚到的钱,在缴税前便通过还债的方式转移到了税率基本为零的 AP Holding。这种避税方法,就叫做债务转移。

债务转移:
没什么好解释的,国际通行的规则是债务利息可以税前扣除(tax-deductible)。

图解:

                                                            10000       5000
借款       税前利润
AP Holding →→→→→→ APAU

                                  5000               10000
可税前扣除利息      本金
AP Holding ←←←←←← APAU

(此处应该有:这也行?)

债务转移 Get! 净收入 97.5%→100%

shutterstock_183196490


我们虚构的 Alpha Power,在完全合法的前提下运用这三样法宝完成了避税工作。现实中,人们所崇拜的 Facebook、Google 和苹果等科技公司,正在使用这些方法中的一种或几种,躲避着数亿甚至数十亿美元规模的税金。

比如 Google,2007 年到 2009 年的避税方法是这样的:

图片来自知乎

图片来自知乎

Google 在澳大利亚避税时也用到了前面提到的新加坡作为避税港:2014 年 Google 澳大利亚营收高达 20 亿澳元,却只在澳大利亚和新加坡分别交了 1170 万澳元以及折合 500 万澳元的税,避开了在应缴税额的 97%

Facebook 也在利用爱尔兰离岸注册以及债务转移等方式,将利润转移到另一个避税天堂开曼群岛。2014 年,英国政府在 Facebook 上投放的纳税广告预算约为 2.7 万英镑,同年 Facebook 在英国取得了 1.05 亿英镑的收入,却只缴纳了 4327 英镑……

当然,跟苹果相比, Facebook 和 Google 还是小巫见大巫了。2015 年苹果在澳大利亚销售额高达 79 亿澳元,仅仅支付了 8500 万澳元所得税,比 1% 多一点点。

这张图显示了

这张图显示了科技公司 2014 年利用新加坡避税的各自水平


看了这么多之后,需要再次明确的是:以上所有虚构和真实的避税方法和事件,都是在完全合法的前提下进行的。

但这导致有关税收“正义性”的讨论越来越多。以美国举例,一半的财政收入来自于个人所得税,剩下三成来自社会保险,企业税贡献的连一成都不到。

在这样的现状下,税收部门是否有必要以追缴避税的名义,从科技公司征收它们所“企图”的那部分,仍存在很大的争议。科技公司进行巨大的研发投入,带来形态各样的科技创新,完善了基础设施,提升了人民福利。Google 的神经网络带来了强大的计算力,Facebook 拉近了人与人的距离,Uber、滴滴和 Airbnb 让高品质的出行和居住变得容易和可负担,而 iPhone 和 Android 智能手机保证了所有这些创新都能让人们轻松享有。

科技行业里,人们以研发投入占收入比重来评价一家公司创新性的原则,不无道理。科技公司将更多资金投入到研发,才能提供更优质的服务和产品,确保自己的领先地位和创新动力。合法的避税手段所节省下的每一分钱,最后变成了更快的无线网络,更清晰的手机拍照,更智能的人工智能,以及将你更快送到目的地的每一辆专车。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