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核物理学家转行做了部国产动画电影

 

一个很硬核科技的人做了一件并不那么科技的事情。一个很别扭但算得上精准的描述。

科技的导演,科技的「 品玩 」和不科技的对话

我以为你们会问一些很科技的问题。”片刻沉默,略微腼腆的胡陞忠导演旋即起身踱到书架旁,书架被簇拥在一堆乐器之中,一眼扫过去,各类英文典籍,也有山海经等古籍,几十个动漫手办,全套「怪医黑杰克」,从中取出一个稍厚的黑本子放在我面前,“这个是我1997年写的硕士论文,你看看呗。”

我翻开厚厚一本纯英文著作,里面随处可见高阶方程函数图形。我经济学出身的文科生,有点虚。

胡陞忠导演是康奈尔大学应用物理学士、及工程物理与计算机图学(计算机图形学)双硕士。曾任前索尼电影公司(Sony Pictures)的特效子公司图像运作公司(Imageworks)高级技术指导,指导及参与过的电影视觉特效制作和效果开发非常之多,我看过的就有「极地特快」,「贝奥武夫」,「蜘蛛侠」,「赛德克巴莱」,「诡丝」,「天台爱情」。曾在北大清华复旦做过演讲,但看过讲座的同学评价都是智商不够用,听不懂。这部他的首部电影《龙在哪里?》除了专业的特效制作团队和动画顾问指导,音乐和配音也请到了胡陞忠导演的小学同桌兼朋友光良。整个电影很有意思的一点是先录音后做动画,所以会使得电影本身听起来不像是配音更像角色自己说出来的,3D效果细节实现都是尽量的为这种自然而考虑。

以下是他转行当导演拍的第一部动画电影《龙在哪里?》预告片的部分镜头。(流畅度和写实感)

 

“您是物理学专家,又是指导过多部大片的电影特效的专家,是怎么想转行拍电影的呢?”

“我比较怕别人给我安大片帽子,有些片子我只是参与了并不是主负责,但国内好像宣传比较喜欢那样,反正你参与过就直接往宣传上写吗,诚惶诚恐。至于拍电影,我认为,每个参与过电影制作的人员都会有想拍部属于自己电影的心愿,也许是被指使惯了也想做回甲方哈哈,而且我认为一个人如果真的想去做什么是不该因为自己学了什么就因此受限。”

国产特效真正的瓶颈在哪里

“据我所知《龙在哪里?》是一部特效动画电影,有用到什么特别的特效技术么?比如细节呈现真实度或者其它的。”

“没有用什么特别的特效技术。”胡陞忠导演看到我有点错愕,立马又补充道,“我的意思是如果早十年间实现很多效果是很难的,几乎是一个创造的过程,函数方程都需要自己写,但是现在特效制作技术发展的已经很好了,用软件就可以实现,很少有很难实现的效果,这部动画里我自己写的函数只有三个。”

胡陞忠导演停顿片刻,随手拿起一本书,“比如你看这本书,我看着它就知道在如何表现,让它看起来逼真,光影细部,因为我都自己做过测量,所以知道每一个函数该怎么写。”

“国内最近几年很喜欢拍特效电影,但是效果并不是很好,您觉得国内特效技术主要受制于什么呢?”

“我认为目前技术已经发展的很好了,我觉得真正难的不是技术或者人力资金层面,而是国内缺乏尊重特效制作的体系和指导/总监。因为特效是需要很长的时间去制做的,而国内电影因为预算问题是不会给这个时间的,会去削减它,成本是很重要,但成本也是可以控制的,策划和尊重很重要。比如你看冰与火之歌,它每集预算非常高,也是世界范围内最专业的人员,完全是在按拍电影的水准在拍电视剧。”

“所以现在您觉得这部电影最难的事情是什么,特效并不是瓶颈么?“

“应该不算,我觉得真正重要的是讲一个完整通顺的故事和对需要用到技术的统筹,以前我总觉得剧本改编(Adapted Screenplay) 有什么厉害的嘛,还给颁奖,只不过把别人的原创剧本(Original Screenplay)拿来,后来才知道如果直接拿来拍可能9个小时也不够,把9个小时的故事浓缩到一个多小时内说完,还要保持完整性,真的很难。什么事情该在哪里开始该在哪里结束,叙事结构都是有工程纪律的,包括技术,我不会刻意的去表现某个特效,我希望让整个画面人物看起来非常自然,写实。我是很工程的你也知道我以前是物理学家,并且之前一直从事的是特效制作,都是很科技的,现在做了件没那么科技的事情,但仍然会受这种「 工程纪律 」思维影响,比如你看詹姆斯卡梅隆,他的电影结构感就很强,一开始就知道该怎么说而不是很即兴地讲故事,就像《泰囧》,就能看出来真的很用心的去拍了,不是指它非常出色,而是它能把该做的事情全都做到了,很难得。”

”虽然这么说挺冒犯的,一开始我以为《龙在哪里?》只是个普通的儿童动画电影,但刚刚在放映室看样片好像不像其它特效电影会给多个特效镜头特写,但是仍然很写实,包括鳞片羽毛的反光过渡,人脸部的暗斑,衣服的细节都非常仔细,观看过程中几次我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

“其实你说的效果放在目前的技术水平都很容易实现的,除了那个细部我写了一个反光函数,之前很多评委给赛德克巴莱评分,就觉得真是不容易以为那些森林啊砍头啊都是真实去拍的,实际上都是通过技术去实现的,现在无论是小一个昆虫一滩水大到一个人一片森林都不难实现。”胡陞忠导演稍稍后倾,“虽然这部动画我希望通过孩子来打开市场,但我不认为是只给孩子看的,适合年轻人也适合全家人一起,你看宫崎骏的动画电影也是如此,这部电影也是拍给我自己的,一个老顽童的哈哈。你看里面大反派蟑螂的配音却是个小女孩(配音是个很让人意外的人暂且不剧透),你可以理解为那是小女孩负面的情绪的一种具现化,会很有意思。”

 

1

2

如何看待最近很火的《大圣归来》和中国观众光影水平

“您对最近很红的一部动画电影《大圣归来》怎么看呢?比如特效实现和整体故事性,成功是否偶然?”

“我是真的很佩服的”,胡陞忠导演稍稍正色,“而且制作人员也真的是很苦熬出来了,《大圣归来》的特效效果做得很好,可能比我们更好。我只是觉得他们的灯光渲染技术没有用最复杂的,不过这不要紧,因为被他们细腻的美术弥补及覆盖了,但是普通观众是不会注意到的。而且我认为它的成功不是偶然,即使有些元素的使用我不是特别喜欢。我倒很希望自己的动画能像它一样,虽然不是很自信。”

“您是否会觉得国内观众对于电影的审美平均水准不是特别高呢?你看最近几年比较火的基本都是烂片。”

“中国观众看的电影是全世界看电影最多的了,像别的国家都是一步一步过来的,在哪个电影时期看哪些电影,而中国观众则是什么年代什么时期都会看,比如一些很无厘头的电影在中国还会很多人看但在海外可能就会觉得那是旧时代的了,不会特别去看,我倒不是说谁品味不好,而是说国内观众对于不同电影类型的吸纳度很高,不同种类看的也多。没办法去评价审美水平的好坏。”

小学同桌光良为我作了曲

“因为我有看完职员表的习惯,而且很喜欢关注电影的音乐制作,刚刚我观看样片的时候发现一个细节,这部电影的作曲作词有些是你来做的。”

胡陞忠导演莞尔,“你是很仔细,光良替我作了一首,我自己和王宗贤老师合作了一首,光良的可能温柔细腻些,我那首就是很释放自己了。”

“国内现在的观众对国产动画信任度很低,因为我看到你们的宣传片是很轻松活泼的,几个月前在豆瓣的那个预热宣传片就很大片风格,也许正式宣传片用特效特写加上小成本很苦请支持国产更容易吸引到观众呢?”

“宣传片我还是遵循了自己的内心感受去做了吧,而且整个制作过程真的真的很苦,这一点并没有撒谎,无论是工作量,成本把控,投资方沟通,不停的改,我都有点后悔做这件事了哈哈,但我不希望特意强调这些,而且我做宣传片的时候就是试着让自己放开点,于是你就看到了现在这部很轻松可爱的宣传片。做完这件事之后但愿能有时间去放个假,我很喜欢钓鱼。”

因为我只看了二十分钟没办法去评价整体,但是只是那二十分给我带来的感受绝对是部制作精良的特效电影,极佳的沉浸感和自然的写实感,胡陞忠导演无疑是把该做的事情都做到了,是在很认真谦恭的在做一部电影,在讲一个完整流畅的故事,这部电影据说受到两部电影影响最深,一个是《鬼妈妈》,一个是《圣诞夜惊魂》,待上映了可以感受一下,小小剧透,电影结束会有个很可爱温馨的小彩蛋,不用等待很久就会出现。

虽然只有短短一个多小时的谈话,但是他的那种无比谦逊的态度,对于事实精准描述的要求真的令我汗颜。无论是对特效技术体系还是在做这些事情的人。我以个人名义在京东众筹上进行了支持。在浮躁的环境下,真正用心沉下心做事的人,理应得到他们应有的尊重。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