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替你们体验了易到的新服务,但一分钱也没花出去

“这两天活儿咋样?”

“不太多,没有挑单的余地。昨天拉了3个,170块。”

“能接上就不错了。”

在一个易到车主群里,提到欠款的司机们每天都相互交流一下他们接的“活儿”。

6月30日,易到发布公告称,自当日14时起,所有易到平台车主均可通过车主端App完成提现。据多位司机反映,他们在7月1日前后拿到了欠款。

但是,他们的“活儿”还远没有恢复正常。更多的时候,司机小张只能在一个“易到无法提现车主群”里和易到的司机们分享着乐视的新闻:

听说韬蕴资本接盘易到,15号见分晓吧。

之前贾跃亭被冻结12亿现金,这两天贾跃亭99%的乐视股份全部被冻结,现在贾跃亭也是穷光蛋了。

乐视连工资都发不起了,这坑真是越来越大。

yidao

“提现恢复之后易到还弄奖励,这一天拉个10单都难,根本拿不到奖励。”司机小张抱怨完突然“醒悟”:乐视都这样了,奖励的钱从哪出呀!

可以现金支付车费了,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易到持续半年之久的欠款危机,造成了司机与乘客的双重不信任,导致一个恶性循环:司机无法提现-司机不接单-乘客打不到车-乘客不充钱。

易到一方面努力解决提现问题,另一方面也采用新“招数”试图解决这个恶性循环。

5月,易到悄悄上线了仅支持线下付款给司机的“易来”。

“易来”与经济车型“Young”为同一档次,但比线上支付的“Young”便宜30%~40%。“易来”车型不收司机佣金,订单25元以下收3元、25元以上收5元信息费,信息费从司机的已结算账户余额中扣除,如果账户余额为负,则无法接“易来”的单。

7月初,易到终于解决了提现问题。根据易到官方的说法,开放提现一天后,易到平台整体运力就获得大幅提升,单日运力增长超300%。

从多位司机和乘客的反应看,易到司机提现成功以及上线“易来”对拉动订单量的增长,作用却十分有限。

按照正常的逻辑,当面付可以帮助司机和乘客减轻无法体现的不信任感,提升用户活跃。但真实的情况与之相差较大。

据PingWest品玩(微信号:wepingwest)向多位乘客了解,他们目前还在用易到的理由就是花掉账户里的余额,但是易到优先在乘客端推荐当面付款的“易来”车型。而更愿意接受当面付款的司机,却无法设置只接“易来”,最主流的司机需求和最主流的用户需求并不匹配。

更严重的问题是运力陷入了奇怪的不对等——司机等不到单,乘客叫不到车。

群里一位兼职跑易到的司机李先生说,易到那么没谱,只是听听,现在基本不用了,易到车主群里的司机每天都在抱怨没有订单。

另一方面,PingWest品玩编辑10日下午在北京东四环和东二环叫了两次“易来”,结果均是:1分钟无人接单,订单涨到1.1倍,1.2倍,1.3倍……1.9倍,还是无法接单,系统自动取消叫车。

一位杭州的乘客金先生则分享了两次叫到易到的“奇葩经历”:第一次Young、舒适性、商务型均没车,他叫到了豪华车型中的宝马,一段Young型下只需50元的路程花费了244元;第二次,五六公里的路程,Young型下只需要20多元,上浮到1.7倍才叫到一辆,远在6公里之外,需要等20分钟司机才能接到他。

除去司机和乘客自身的体验之外,我们找到了更宏观层面的依据。极光大数据显示,易到乘客端全国的DAU(日活)已经从今年1月的70万下降至6月底的10万,7月司机提现完成之后,乘客端DAU有小幅增长,达到13万左右。

1

另一项数据显示,易到App在乘客和司机端的渗透率也呈现下降状态,并且没有回升趋势。

2

乘客抱怨打不到车,司机抱怨接不到单,双方都在向其他网约车平台转移。

“滴滴快车现在一天能拉八九百块钱,这么牛还要感谢贾布斯。”一位曾经的易到司机表示。

运力如此惨淡,谁在接易到的盘?

易到在寻求融资,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了。在这之中,易到创始人周航还把创始团队与乐视的矛盾公开化了。

现金流缺失到连司机都无法正常提现,创始团队集体出走,谁愿意成为贫病交加易到的接盘侠?接完盘之后,还能让易到重生吗?

6月28日,易到发布公告称,公司已经变更控股股东,乐视不再作为易到的控股股东。易到引入新控股股东,并定于7月4日举办发布会。

根据《财经》的报道,入股易到的是韩国上市娱乐公司TO-WIN Global,蓝巨投资创始合伙人、总裁温晓东系TO-WIN Global最大股东。

据澎湃新闻报道,易到联合创始人杨芸称,其已收到乐视发给易到股东们的股权转让通知文件。

这件事恐怕还存在变数。原定于7月4日的发布会并未如期举办,易到官方称,发布会延期重要是时间太匆促,并称715日之前公布。

距离这个日期只剩两三天的时间,易到还未向媒体发邀请函。而且,工商注册信息显示,易到的股权结构在近期并未做过变更。PingWest品玩向易到公关部求证相关问题,但对方未做回复。

一位接近易到的知情人士告诉PingWest品玩,易到的发布会推迟,是因为交易文件还没签,“有人从中作梗”。

但可以肯定的是,易到拿到钱了,不仅解决了司机提现,还在司机端进行补贴、乘客端开展充返活动。易到的钱从哪来?

一个事实是,6月29日,易到的股东之一吴孟将667.37万股权数质押给上海哲蕴商务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哲蕴商务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股东为北京蓝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韬蕴资本集团有限公司,和此前传闻的易到新股东信息吻合。

5

公开的信息显示,吴孟现任乐视网监事会主席。

1992年至2002年,吴孟任职于中国建设银行山西省分行垣曲县支行,此地正是贾跃亭老家。

2003年至2004年任北京西伯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商务部经理。该公司为贾跃亭创办乐视网之前经营的公司。

此前,贾跃亭多次质押乐视网的股权套现,并无息借款给乐视网,以求发展新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易到在公告中仅是提及股权变更以及新股东,并未提融资之事。那么,易到可能只是被乐视用于债转股,若真如此,易到的前途依然坎坷。

而乘客所遭遇的“花不出钱”的窘境还会继续。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