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密特:印度会选择什么样的互联网?

shutterstock_19208159

[编者按]本文是Google董事长艾瑞克·施密特访印期间在《印度时报》上发表的一篇评论,谈及了他对该国互联网发展现状的看法以及对未来的期待。在造访朝鲜后,施密特又安排了印度和缅甸之行,力图在这些国家传播Google所提倡的一个开放的互联网的理念。

我们生活在一个科技水平参差不齐的时代。10年后,那几乎不可能向孩子们描述没有互联网之前的印度是什么样子的。

目前,全球70亿人口中只有20亿人口能连接到互联网;而我相信在接下来的10年内,其余50亿人口也能拥有互联网。而其中有近10亿人会在印度登录网络。他们对于互联网的需求和期待同现在能上网的人相比会有些不同。现在这一刻,是印度做出决定的时候了:是要打造一个有利于所有人的开放互联网,还是一个高度管制、阻碍创新的互联网?

在过去10年里,我们看到最安全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发展都依赖于开放性。哪里有一个自由开放的网络、哪里有不受约束的科技进步、哪里的信息可以自由地传播和使用,那么哪里的社会就会繁荣。

很多人都认为互联网会浪费时间,充斥着各种琐碎毫无价值的内容。我不同意。就在过去的两周内,互联网就对印度的政治和国家辩论产生了积极的作用。印度财长P Chidambaram在Hangout上讨论预算以及规划委员会就印度的第十二个五年计划的互动聊天,展现了互联网具备驱动远程的严肃、成熟对话的能力。而这些在以前的年代都是不现实的。

知识能比以往更加广泛地传播出去。互联网把优秀的教师跟偏远地区的村民连接了起来,或者还能够让外宾通过视频跟从来没离开过这个国家的学生对话。印度人民可以用Youtube访问常春藤学校的教授们的讲课视频。

比如Kanaja项目,一个卡纳达语的文化资源门户,它的存在不只是让互联网跟这门语言更相关,而是让互联网从文化层面渗透到每个人的生活中。

然而,印度最有力的创新不会来自学术机构或大的网络公司。而是来自致力于解决印度本地问题的那些人们。我们知道,印度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允许印度的工程师去解决其他国家的一些小型企业的问题。如果印度发展正常,我们不久就会看到印度的工程师和小企业们先解决掉印度本地的问题,然后还会把这些解决方案输出到其他地区。

我们在卡纳塔克邦已经看到了征兆。那里有几百家公交公司,他们运营着印度的千万辆公交车。但很多人看到的现实情况是一团糟。于是Redbus(红色巴士,印度最大的车票订购公司)认为这是一个数据问题,他们开创了一种新的售票模式,一种在10年前不可能实现的模式。Fast Company将Redbus评为全球50家最具创新性的公司之一。你不必非得靠瞄准国外市场去取得成功。你只需尽力解决本地问题,然后把方法输出到世界上其他地区。

同样的道理,mDhil希望通过互联网把所有的医疗信息汇总起来,既能在移动端访问又能用网页访问。他们每天有3万个独立访客。他们的视频在Youtube上有560万的点击量。没有人指导mDhil去这样做。每一个视频的观看者都代表了一种经济利益:一次旅途省下了;一次体检自己就完成了;亦或是提醒用药者如何安全的使用药物。他们做这些,是因为有些在印度之前不可能的事,(通过互联网)突然变得可行了,于是他们抓住了这个机会。

即便是女性之间的沟通问题也可以被看做是数据问题。因为印度的女性之间不能很好地相互沟通和连接。一个叫做Women Entrepreneurs(女性企业家)的项目应运而生,允许职场女性通过网络相互沟通,进行视频聊天,在适合她们的环境中创建她们自己的业务。

所有的这些案例都证明了印度可以从互联网的发展中攫取巨大的利益。在我所访问的所有国家里,我还没有见过哪个国家因为互联网的兴起而变得更糟过。

我相信目前印度的状况是很乐观的。印度政府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投资于互联网的重要性跟投资道路或通信建设的重要性是一样的。问题是,印度要投资一个什么样的互联网?是开放的,还是封闭的?

如果掌权者对互联网非常悲观,那么他们的悲观早晚会被自我应验。如果他们寻求控制整个互联网的发展,那么他们将会阻碍很多印度人的创新。相反,他们应该专注于给每位公民创造使用互联网的机会,让他们把这个国家变得更好。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