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今年谁上 3·15

今天中午在办公室里吃着从饿了么订的外卖,我突然想起来明天就是 315 了——饿了么去年刚上过一次。对于各大知名企业尤其是他们的公关来说,这恐怕是一年中最紧张的时刻。我往嘴里送了一口煲仔饭,鸡肉很嫩,酱油很甜,锅巴很脆,没什么紧张感。

下午,@一萌 微信上和我说:“3·15 是不是得准备点什么呀?要不然写个预测?还是搞个直播?我看有的媒体已经开始筹备了。”

我想了想……然后没什么想法,因为我中午刚吃完去年 3·15 上榜企业的外卖,而且对去年 3·15 晚会除了饿了么之外还有哪些企业上榜我一个都想不起来。

非要预测的话,其实挺无聊的,因为每家能被大家挂在嘴边的企业都能上榜:微信里的微商可以上榜,百度的虚假广告可以上榜,阿里的假货可以上榜,缺胳膊少腿儿的共享单车可以上榜,骚扰女乘客的滴滴司机可以上榜,各类互联网金融可以上榜,韩国手机爆炸可以上榜。

太多了,毕竟现在随便扒拉一家互联网公司都用户上亿,谁还能没点“缺陷”。而且这些缺陷上纲上线的说每一个都“和消费者息息相关”,甚至“危及生命财产安全”。

但是大家好像都习惯了——每天在地铁里不厌其烦的扫一个创业者的二维码,出了地铁骑上一辆断了闸线的小黄车,打开百度搜搜中午吃啥,然后在饿了么上订一家从未见过实体店的外卖,一边吃一边上淘宝买着不知道合格不合格的口罩,然后放在一旁的三星手机收到一条垃圾信息:“尊敬的投资人您好,最新上线理财产品年化 15%……”

尽管生活在如此艰辛,但只要没有被 315 戳破,即便是真的碰上了不该碰到的事情,大家也会觉得”大概是我倒霉“。然后生活该怎么继续还怎么继续。

其实早在去年 315 曝光饿了么之前,我可能就比大多数人更能理解饮食卫生在国内的无解境地。原因很简单,我家在二十年前曾经开过一个不大不小的餐馆。之后家父还在二十一世纪初的北京做过点菜机的生意,那个年代无线点菜机还不流行,我跟着父亲出入各种大小餐馆,比大多数人见过更多餐厅的后厨。

由于我不能确定各位是在什么时间读到这篇文章的,所以我只能用”无论餐厅高级与否,后厨都是个好地方,希望每个人都去看一看“来形容。但是这么多年了,除了在生病的时候之外,我从未因卫生问题而拒绝到一些餐馆吃饭——不然,谁能做到只吃自家饭呢?

所以提前有了这样认知的我,对于去年 315 曝光出饿了么有问题时并不惊讶。反倒是群众的反应让我更为惊讶——你们都吃十几块钱包邮的外卖了,原来还真的在意卫生问题呀?

然而,事实上大家的在乎果然只持续了一个月不到,去年全年外卖市场增长到 1700 亿,饿了么以 33.% 的市场份额拔得头筹,另一家被爆出有食品安全问题的百度外卖市场份额 18.5% 排第三名。

关于这个问题,另一家媒体 ifanr 已经给大家做了一个盘点,叫《去年被“315 晚会”点名的那些互联网公司,今年还活着吗?》,为了不给他们增加流量我告诉你答案是:

是,都活着,除了车易拍自己经营不善,剩下的都活的特好。而 315 也只是车易拍崩盘的一个导火索,毕竟和去年上 315 的其它互联网企业(饿了么、美丽说、蘑菇街、淘宝)相比,车易拍这个名字大家本来也没怎么听说过不是么?

这已经不是 315 与企业之间第一次的滑铁卢了:

  • 11 年到 13 年连续三年双汇都因为食品质量问题而被媒体关注,但双汇却并没有落得双鹿的下场。在多年以后,双汇依然是大众餐桌上喜闻乐见的熟食品牌。
  • 13 年苹果的售后门事件,甚至起了反效果直接让苹果在中国撤销了以换代修的体验更好的维修政策。
  • 14 年尼康的快门掉渣曝光也没能撼动尼康在专业相机的市场。

你以为我要说 315 公信力下降了吗?如果这么老调重弹我会写这篇稿子吗?当然,这也是原因之一。不过,更大的原因是,只要没死人,甚至说只要没死孩子,现在的媒体越来越难因为一个质量或服务问题去扳倒一家商业公司。

即便不由央视操刀,新媒体也是如此。

比如 2014 年腾讯科技记者卧底三个月报道的聚美优品假货门,聚美优品一纸公告就平息了。2015 年小米米家旗下多个产品涉及抄袭被自媒体指着鼻子骂了一整年,但截至目前小米的智能家居生态依然是国内最完整的。2016 年闹得沸沸扬扬的裸贷事件,也并未对借贷宝产生实质性伤害。

近年来别说媒体调查报道对企业产生影响了,连调查报道本身都少了很多——因为费力不讨好啊,冒着挨骂、挨打、被封杀、吃官司的风险,搞一个影响非常有限的“大新闻”,我都替调查记者觉得不值。

你可能觉得很绝望,这个社会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变成这样还不是广大消费者的期望么?

每个人都追求物美价廉,但价是明码标的,而物美不美有的时候却并不能直观的看出来。

但想想看你每天赚多少钱,想想看你每天做多少工,再想想看卖给你东西的人每天做了多少工,想想看你买东西花了多少钱。其实有的时候不用媒体调查,不用有太高深的消费知识储备,你也能知道你所购买的东西是否符合“质量标准”。

而本质上,要求 315 晚会,要求媒体去解决质量问题是消费者的一种不负责任。媒体的监督与政府的监督不同,本质上是一种大众监督。可是已经 2017 年了同学们,发微博都要比登报管用了,遇到问题你还不会自己解决么?

再进一步说,消费者责任本身就体现在我们的日常消费中,而不是事后来维权:

  • 你送女朋友的 YSL 舍得去专柜买吗?——不会,听说这家电商是搀着卖的,万一我买到的是真的呢。
  • 你会因为公司附近常去的麻辣烫是没有卫生许可证而去举报吗?——不会,我又没吃坏肚子,举报了下班没地方吃饭了。
  • 你会因为这家旅行网站搞伪出票你就去航空公司官网买票么?——不会,因为那样太麻烦了。

所以,不要让媒体在你们习以为常的生活里找大新闻了,让自己矫情一点比求谁都更管用。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