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网“行贿”罗生门,谁在说谎?

乐视背后的政商关系到底有多复杂?谁也说不清楚。在政府与官员面前,贾跃亭的“暧昧”依旧是个大写加粗的关键词。

就在双十一前夕,乐视再次被曝出与政府落马官员有财务来往的消息。

10日下午,《央视新闻》视频新闻报道了证监会前官员李量受贿案初审案。视频援引扬州市人民检察院的公诉状称:

2000年至2012年,被告人李量利用担任中国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广东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等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并于2000年至2013年收受上述公司投资人所送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93.622654万元。提请以受贿罪追究李量的刑事责任。

吊诡的是,尽管公诉方出示了证据,尽管被告李量当庭“认罪悔罪”,“送财物”的乐视网却不认账。下午15点57分(也就是率先报道此事的央视新闻播出12分钟后),乐视视频官方微博先以微博形式回应,后官方发出澄清公告,称:

公司始终依法经营,乐视网及其实际控制人在内的现各主要股东、董监高人员均与上述事项无关,不受到任何影响。

这就很尴尬了。一边是被告当事人当庭认罪的消息,另一边则是另一当事公司矢口否认的公告,人们该信谁?而在检视双方数百字的公诉状和公告之后,结论有点戏剧——扬州市人民检察院和乐视网都没有说谎,但乐视网恐怕也没说出真相。

各执一词的“行贿”罗生门背后,“汇金立方”身影再现

先看乐视网的公告。值得注意的是,与行贿事件无关的只有“乐视网及其实际控制人在内的现各主要股东、董监高人员”。

而若扬州市人民检察院的公诉状内容无误,则可得到一个合乎逻辑的推论:乐视网公告称公司及现任、主要股东和董监高人员与此案无涉,既不能说明历史股东或曾任董监高的人员与此案无涉,亦不能说明乐视网以外的乐视系公司与本案无涉——一定有人/机构曾为乐视网上市而向主管领导行贿——按照检察院的公诉状,本结论并非有罪推定。

再回头看检察院公诉状。被告人李量“于2000年至2013年收受上述公司投资人所送财物”,这可帮助我们将行贿人的身份锁定到“投资人/机构”的范围。而在证监会前官员收受财物之后,乐视网成功上市的事实,令我们回想到2014年乐视网与那个神奇的PE机构“汇金立方”那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

2008年,乐视网融资的领投方是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深创投),而跟投方汇金立方亦成为乐视网股东;2010年,乐视网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交易;2012年,汇金立方将手中股票清仓。而除了从乐视网获得高达200倍收益,2009-2014年间,汇金立方投资的神州泰岳、东方日升等多家公司均成功上市,几家下来,前后套现达12亿元,因此被称为PE界“神算子”。

2014年11月,澎湃新闻报道指认:乐视网早期大股东和副总经理李军,2013年1月届满离任,但他于2014年9月底被有关人员从山西大同家中带走。李军姐姐是央视知名主持人李平,姐夫是汇金立方董事长王诚。

其中,王诚即令计划之弟令完成的化名。而据媒体报道,在2014年12月令计划落网之后,令完成一直滞留美国,迟迟未归。尽管自称“没有红色背景”的贾跃亭在2014年10月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表示:

汇金立方当时是正常投资,在乐视的发展过程当中也没有任何实质的帮助。

据此,我们形成的逻辑链条是:乐视网→原高管/股东李军(被捕)→汇金立方→王诚(潜逃)→令计划(被判刑)。乐视网与汇金立方保持投资关系时间节点(2008-2012,2010年上市),与证监会前官员李量收受贿赂的时间段(2000-2012)吻合——但需要特别指出的是,除非公诉文件证明,否则现在仍然无法确认汇金立方/李军为李量受贿案的行贿方。

由于央视新闻发布于收盘之后(10日15:45分),故本已惨跌的乐视股价在10日报收37.99元,仅微跌0.34%,市场对这次“行贿”事件的反应,还有待11日开盘后再做观察。但目前已有媒体已就“如果行贿案成真,乐视将面临何种惩罚”的话题展开讨论猜测。

面对政府,是与之暧昧、恋爱,还是结婚?

无论行贿者是谁,是否与乐视网及现任高管有关,作为上市公司的乐视网都很难摆脱“证监会前官员给乐视网上市提供方便”的指控,本已被质疑与官场过从甚密的乐视网,如今更难洗清了。

检视乐视网的新闻历史,不难发现,除了令乐视尴尬不已的“汇金立方”外,贾跃亭还曾上演过一场“随今上访英未遂”的戏码。当然,最值得注意的还是,在“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第三届理事信息表中,贾跃亭的名字赫然在列(温馨提示各位读者查一下这个基金会的背景并自行展开联想)。乐视背后的政商关系到底有多复杂?谁也说不清楚,冠名基金会理事,恐怕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lishihui-20161110

即使经历了2014年的那场严重危机,即使再三强调自己没有红色背景,即使发誓如果能重来,再也不会接受汇金立方的投资,在政府与官员面前,贾跃亭的“暧昧”依旧是个大写加粗的关键词,“谈恋爱”和“结婚”的界线依然那样模糊。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