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穿戴设备让谁穿戴?老人、儿童和宠物

200000jamccu9uca6uoyau

2012年初的时候,听我在硅谷的一个朋友展示过他的一款应用:Elderware。这是一款监控老年人健康体征变化的工具,通过感应装置,实时记录家里年迈亲属的关键生理指标:血压、心跳、呼吸……它甚至还能通过重力感应装置追踪到老人身体状态的变化——一旦老人因为昏厥等情况突然躺倒在地上,无论是他/她的亲属,还是与老人联系的紧急救护中心都会立即出动,及时挽救老人的垂危状态。

想法听上去不错。但当时我们被一个关键的问题难住了:如果这是一款独立的app,那它就需要与一款智能手机连在一起。可你觉得给一个老年人随身带一个iPhone或Galaxy 3只为了监控生理体征这事完全靠谱么?要么就是用一款随身携带的监控设备,可它应该做成什么样?是一个方形的呆头呆脑的盒子,还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没有明确的想法。

那个项目不久后好像就停止了——我倒真希望他们能多坚持一段日子,只需要再过18个月,这种产品就会被扣上一个未来感极强的好听的名字:“可穿戴设备”。

而且,它是可穿戴设备中最靠谱的那一种。除了Google Glass这种解放人们的双手,几乎只通过语音输入就能在人们的眼前完成大部分交互的产品之外,大部分“可穿戴设备”还都是依附在人们的手腕和手臂上的——无论它是传说中的智能手表还是智能腕带或臂带。名声在外的Nike Fuelband、Fitbit和Jawbone Up无一出离这个范畴,除了各自标榜但外界评价褒贬不一的外观设计外,它们能给出的核心功能需求只有一项:追踪你的睡眠、运动和健康状况,呈现数据供参考决策,让你更健康。

与其说它们是“可穿戴设备”,倒不如说是健康管理工具——结果就像你看到的那样,除了因为这些智能腕带和臂带太容易坏之外,很多人带了几个月就仍然放弃了。你听到的最常见的一句话是:“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动力或必要一天到晚带着这个玩意儿。”

“可穿戴设备”真的是这几年来最让人偏离它本身名称含义的一个门类。人们到底需要不需要一款可穿戴设备”这个话题,在讨论的时候事实上变成了:“人们到底需要不需要用可穿戴设备追踪健康”。

答案是:你不需要,有人需要。

谁需要?那些需要被时刻关注地理位置、饮食及健康状况的数据——而他/她/它们自己又无法直接获知和掌握这些数据,需要别人基于这些数据做出决策的群体,他们需要——或者说是他们的亲属和密切相关人士需要。这个群体:主要包括生活自理不方便的老年人、被密切关注健康和成长发育的婴幼儿、以及与人们情感纽带越来越紧密的宠物。它的一端是穿戴可穿戴设备的主体——老人、婴幼儿和宠物,另一端则是通过移动应用程序掌握、监控和处理这些健康数据的亲人。这是一个被共享的产品。

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人们愿意为他们的长辈、孩童和宠物负责并买单。

PingWest之前报道过来自国内团队的MUMU无线电子血压计——某种程度上,它就是一款“可穿戴设备”,这款据说是世界上最小的血压计其实就是一个臂部的腕带,需要与智能手机上安装的应用结合在一起,再通过云端备份和同步的数据才能使用,也能实现供家人远程掌握健康状况,以及追踪历史记录和查询的需求。这款产品的受众显然主要是老年人和心血管慢性疾病的群体——准确地说,是老年人、心血管病患者和它们的亲人。

再看我们报道过的另一款专供婴儿的可穿戴设备Sproutling,它是由婴儿脚环、室内感应器和手机应用程序的组合——分别佩戴在婴儿的脚上、安装在婴儿房中和内置在家长的智能手机里,将婴儿的心跳、动作和室内温度等指标综合形成可供量化和评级的数据,提醒家长可能发生的危险状况或令人警惕的数据。还有专供儿童的智能手表Filip——它让11岁以下儿童的地理位置和个人状况随时通过GPS与另一端家长智能手机里的软件相连,还可以通过这款手表与家长对话。

我的一个朋友看到我们报道的Sproutling很兴奋,立即问我他们会不会立即在中国卖这款产品。这位朋友的3岁女儿那两天正好感冒发烧,他每天睡觉时把女儿放在自己的身边,女儿轻咳一声或翻一下身都会惊醒他,但他更在乎这些细节怎么能被量化和实时监控。你知道的,这样的父母不会只有一个。

还有宠物,PingWest采访报道过的有WhistlePinMyPet——它们分别解决宠物的健康数据追踪和地理位置追踪(主要是犬类)。某种程度上,这些宠物的可穿戴设备成了弥合人类与宠物语言无法沟通的一种转码器。

一句话,如果你忘不掉“可穿戴设备”这样冠冕堂皇的概念,无法抹掉Jawbone UP、Nike腕带和Fitbit的影子,你的可穿戴设备就永远无人穿戴。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