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雅虎被卖看,为什么总是女性在背锅?

雅虎的未来确认了,但现任 CEO 玛丽莎·梅耶尔的去向则还没。

梅耶尔昨天发表公开信,她“相信雅虎会开启新的篇章”,并表达了留在雅虎的愿望。即使放弃了 5700 万美元的遣散费,她想继续领导雅虎的可能性微乎其微,Marni Walden——Verizon 负责整合雅虎业务的负责人说 Tim Armstrong 将成为合并后的新集团负责人,后者是 AOL 的老板,负责 AOL 和 Verizon 的合并。

成立于 1994 年的雅虎开启了门户时代的辉煌,两年后 IPO,估值最高时达到 1250 亿美元。随后被 Google 抢走了搜索和广告业务、前后试过转型做媒体、做内容。这家公司对自我身份定位的模糊程度,从它更换 CEO 的速度上可见一斑。

在雅虎向梅耶尔抛出橄榄枝的 2012 年, 4 年换了 4 个 CEO,不客气地说,这家公司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了。

玛丽莎接受了这个邀请,让自己站在了“玻璃悬崖”边上——Glass Cliff、这个词指的是一种倾向,女性比男性更容易被推到一个危险职位上,也就是说,在政治或商业局面陷入混乱时,女性比男性更容易被指派担任领导,而这个时刻,往往也是最容易失败的时刻。

27BOOKCARLSON-articleLarge

2012 年,梅耶尔出任雅虎 CEO 时才 37 岁,是《财富》500强企业最年轻的女性领导者。

”玻璃悬崖“概念最早由艾克赛特大学(Unversity of Exeter)的教授 Michelle Ryan 和 Alex Hallam 提出,当一个公司或组织遇到危机时,他们更倾向于提升女性或少数群体来担任领导职位,然后当公司走出困境(或者没有),就解雇了她们。

梅耶尔并不是个例,曾执掌惠普的卡莉•菲奥莉娜(Carly Fiorina)、以及那个后来收购了诺基亚的卡尔朗讯公司的陆思博(Pat Russo)都遇过一样的事,在扭转公司困境失败之后,男性接替了她们的职位。

这个现象有数据支持,普华永道在 2013 年做的一份报告指出,在过去 10 年间,在越来越多的女性当上 CEO 的同时,女 CEO 比男 CEO 被炒的数字高 11%,分别是 38% 和 27%。另外一份登在 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 的论文则指出,在财富 500 强的公司中,大多数女性和少数族群的 CEO 被炒后,都是由白人男性所代替。

这不是好事吗?至少说明女性终于能在更加困难的位置证明自己的价值了,这难道不是男女平等迈出的重要一步么?

很可惜,并不是。

这里并不是劝阻女性接受挑战,也不恶意揣测是否有人幸灾乐祸地等着看她们失败。我们想指出“玻璃悬崖”现象,是性别平等进展缓慢的证明,更糟糕的是,像梅耶尔这些令人敬佩的、勇于接受挑战的女性的失败,会消磨更多女性开拓职业生涯的野心。

“玻璃悬崖”现象出现的原因有两个,首先是女性和少数群体更愿意接受这样的职位,因为这可能是他们职业生涯发展中“少有的机会”。其次,由于男女之间的刻板印象,相比于男性的凌厉作风,女性的照顾者印象会被认为对困境中的公司员工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在感情上。

为了理解这个现象,还可以参考另一个词“内团体偏私”(in-group favoritism)在危机时期,组织倾向于任命一个外来的领导,未必是因为相信他们会带来改变,而是因为任命他们就代表着改变。

因此,在一个男性控制绝大多数高级职位的公司里,他们会从外部找人来收拾烂摊子,比如女性,比如黑人,比如外国人……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事很棘手,顺利甩锅的话就能摆摆手说:不怪我们咯。例如刚接过卡梅伦甩锅的英国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如果(不受欢迎的)希拉里最终当上美国总统,那同样也属于“玻璃悬崖”现象之一。

因此,公司给予她们改革的时间更短,给予的支持更少,这加强了社会对女性和少数群体的负面印象。

“你做的好,是因为你的性别。你做不好,也是因为你的性别。”——Elizabeth Dickinson,北卡罗来纳大学助理教授

体现在梅耶尔身上的例子可就太多了。当初被邀请去拯救雅虎的时候,大家期待她出色的学业能力和在 Google 习得的产品、数据能力能带领雅虎起死回生。但很快,大家都忘了她的简历,开始讨论她带着身孕上任,似乎在怀疑她作为 CEO 的觉悟不够深:“你竟然选择在这么重要的时刻生孩子?!!”

当梅耶尔投入到工作中,每天只睡 4 小时,只休两周产假时、为了节省时间在办公室旁边建育婴室,女权主义又跳出来说她没做好带头作用,导致女员工不敢休太久产假。忽略了在上任的第一个月里,梅耶尔就推出了照片分享社交网站 Flickr 的全新版本,还更新了雅虎的主页。

792749

2012-2016 年,梅耶尔在任期间,雅虎股价上涨了三倍多。图片来自 google finance

矛盾是显而易见的,员工和媒体在评价梅耶尔做的事情时并不基于政策本身,而从性别出发,既批评她不够女性,又批评她过于女性化。

科技媒体 Business Insider 的首席记者 Nicholas Calson 写过一本书《《玛丽莎·梅耶尔与拯救雅虎之战》(Marissa Mayer and the Fight to Save Yahoo!),梅耶尔没有配合本书的写作,而书里以大量人物视角、批判了梅耶尔的“专横霸道”,称她的管理风格是“独裁专断”,其中在一次雅虎 iOS App 的产品评估中,梅耶尔愤然地指出应用原型太过仓促潦草,让这些技术人员十分下不来台。相同的事如果发生在乔布斯、或者随便哪个男 CEO 身上,则会被认为是对细节的执着,被广受好评甚至被模仿。

对性别的双重标准在涉及到家庭生活时更为明显,公众不满意梅耶尔在任期间生了两次孩子,暗示她没时间照顾孩子,但需要告知的事情是,乔布斯在挽救苹果时期,也和妻子劳伦娜生了两个孩子啊,难道父亲就不需要付出时间去照顾孩子吗?

这种困境和梅耶尔在 Google 的前同事,现任  Facebook 的 COO Sheryl Sandberg 的遭遇类似,她在《向前一步》一书里坦白全能女人“是个神话,同时当一名母亲和一位职业女性的办法是,你只能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并且找到一名志同道合的伙伴(老公)来分担家务,并推动更多女性“向前一步”,在公司争取更高的领导位置。

tumblr_o5x0bkh7XJ1srd41xo1_1280

梅耶尔和她的双胞胎,图片来自她的 Tumblr

对于雅虎这家曾经的巨头来说,从 1250 亿美元缩水到现在这种地步全属正常,因为当年让雅虎成长为巨头的原因已经过去了,即使雅虎真的能拿出出色的移动端产品(说实话,Yahoo Digest 已经很不错了)、让这家公司拥有创业公司的创新和灵活,梅耶尔也未必能力挽狂澜。一个巨头的老去,有时是不可避免的。

而对于那些想在职业上大放光彩的女性来说,更难接受的是眼睁睁看着偶像从悬崖掉落,这会让她们不愿往悬崖边靠近

题图来自 theguardian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