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为了挺川普,硅谷的华人站到了整个硅谷的对立面?

2016 美国总统大选即将于 11 月 8 日得出最终结果。随着开票日的临近,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川普和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支持者们也在加强最后的宣传攻势,号召一切可号召的选民为自己的候选人投票。

在对政治不感冒者众多的硅谷,今年的选情比以往更热烈。硅谷历来崇尚对多元文化包容和共生,强调对女性、少数族裔的尊重,甚至上升到了政治正确的程度,因而大放阙词的川普遭到了大多数人的抵制;此外,不少科技领袖,比如 Facebook 创办人马克·扎克伯格和 COO 谢莉尔·桑德伯格、特斯拉 CEO 伊隆·马斯克、LinkedIn 创办人里德·霍夫曼、Netflix CEO 里德·哈斯廷、投资机构 KPCB 创始合伙人约翰·杜尔等,都已经表态将支持希拉里。

也在今年,北美华人一反常态,不再沉默低调,开始有组织地举行和参加各种政治活动表达观点——但与硅谷主流政治立场背道而驰的是,不少硅谷的华人却在旗帜鲜明地占到了川普这边。我的朋友圈华人好友中表达了政治立场的人,几乎都在为川普摇旗呐喊。

为了把川普送进白宫,他们也在真刀真枪地用捐款表达支持。美国选举法要求捐助者必须为美国公民或在美国的合法永久居住者,而很多华裔居民既没有选票,也不符合这一标准,但这并没有阻挡他们。搜狐新闻报道,这些华人成立了“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等组织,通过大大小小微信群广播捐款信息,捐款者直接将款项打给负责人,由后者统一收集并捐赠给川普的竞选资金账户。“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的总人数已经超过 6000 人,微信群里除了联络彼此、号召投票和捐款之外,也经常转发媒体报道希拉里的负面文章,其中造谣者不在少数。

而据美国中文网报道,以硅谷华人协会为代表的硅谷华裔社团不仅支持川普,还曾受邀以 VIP 身份参加川普在圣何塞举办的集会,获得了跟川普面对面和索要亲笔签名的机会——那次集会因为受到大批川普反对者的冲击,引发了多起暴力事件,也被美国不少媒体报道为“所见过最暴力的示威活动”。

你恐怕很难想象,一贯以来低调,不爱生事的华人会掺和这种热闹。

华人支持者出席川普在圣何塞的集会

华人支持者出席川普在圣何塞的集会

是什么让硅谷华人如此青睐川普?

首先,共和党/川普的某些政策,确实吸引了华人群体。

比如,加州民主党支持的 SCA5 等法案,要求按照人种占人口比例分配公立大学的教育资源。此案一旦通过,会在事实上将亚裔学生在公立大学 40% 的比例降低到亚裔占加州人口比例的 15% 左右,更别提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华裔青年,还要在这 15% 当中和越南、日本、韩国等其他亚裔青年竞争,此案将会严重影响华人子女的前途。在加州共和党的努力下,这一法案预案最终没有通过,使该党提高了在华人中的受欢迎程度。

其次,在硅谷这个超级多元化的社会,华人们普遍经济收入不错,却并没有进入主流阶层,没有获得足够的发声机会和政治地位,在生态链中,仍然处于末尾的位置,游离于主流话语权之外。

在硅谷,华裔工程师认为公司印度裔太多而且还擅长相互提携,影响了自己在职场的发展;而科技公司的行业领袖中大多数是白人和印度裔,华人的比例明显偏低,至少比一线从业者中的华人比例要低得多。当这样一个由硅谷大佬所领导,种族并不平等的“主流”支持希拉里的时候,作为弱势的华裔群体顺从它的可能性很小。

硅谷的华人们仍然缺乏安全感,在职场上受着隐性歧视。他们希望现状得到改变,但又缺乏一个清晰的政治诉求。在这样的情况下,川普的出身和人格魅力,也贴合了从中国来到美国的移民,对一位“改天换地”的领导人的期待。他们期望这样一位出身显赫,不读书,却又志向高远誓要打破两党“建制派”(既得利益集团)维护的“被操控的体制” (rigged system),无论他有没有可行的方案,就算把美国搞乱,只要改变现状比什么都强。

川普在加州安纳海姆的集会上邀请华人支持者上台接受鼓掌

川普在加州安纳海姆的集会上邀请华人支持者上台接受鼓掌

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华人们成为了美国多元文化当中的一元,却并未真正融入这种多元文化。

整个北美来看,华人尽管工作努力,不乏高收入者,却依旧被圈在以中国超市为核心辐射周边的社区里。《纽约客》曾经称呼在美华人生活的社区为“孤岛”。在这里,川湘鲁粤各大菜系应有尽有,珍珠奶茶是最流行的饮品,中国超市里能买到各种国内常用的食品和物品,不少餐馆干脆直接可以用支付宝和微信付款(也有避税的功效)。

当一个种族的人们聚居在一个区域的时候,他们以一个单一群体状态存在的本能是排除外来者,纯化这个区域,实现单一种族。川普的部分白人支持者是这样想的,他们认为只有自己才是纯正切且骄傲的美国人;华人支持者也是这样想的,他们一方面是移民政策的受益者,同时却支持川普收紧移民政策的做法,认为只有守法本分积极进取的自己才配得上美国,配得上这样的生存环境。

非洲裔和拉丁裔在华裔的眼里,是代表毒品、枪支暴力和骚乱的族群。所以,川普的政见纲领第一条,也是受质疑最多的一条——由墨西哥政府出资在美墨之间修墙以阻挡墨西哥非法移民——这个本来非常荒谬的举动,却反而吸引了不少华人支持者。再加上川普不止一次在各种集会和总统候选人辩论上表示要赶走非法移民 (bad hombre,一个川普自造的英语+西语词,“坏哥们”的意思)。这一纲领也让不少华人觉得有安全感,觉得川普和自己是站在同一阵线的。

535537136091702662

不少第一代华人移民们,缺乏在科学、民主的政治体制下生活,参政议政的经验。“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这个组织的成员九成为一代移民,事业有成,但大多没有在美国接受长期教育的经历;硅谷的支持者们相反,很多都在美国优秀的高等院校接受教育。但即便如此,这两类人本质上仍是一类人:他们的世界观在来到美国之前就已经养成,而且来到美国后,也没能走出华人的小圈子,融入主流。能更安逸地生活在自己的孤岛里,才是他们想要的。

因此,不少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华人,亦没有政治正确这一观念,对多元文化也没什么兴趣。和低效的平等相比,这些华人更熟悉和崇尚的是高效的强人政治。川普对政治正确的蔑视,对多元文化的鄙夷,正好对上了这些华人的胃口。别忘了,华人既是种族歧视受害者,同时又是一个十分擅长种族歧视,几乎不会感到不适的群体——毕竟,他们来自一个上海歧视安徽、北京天津互相歧视、全国歧视河南的国家。

“人人为己”(Everyone for himself) 这句话,正常美国人可能只在《饥饿游戏》里听到过,他们习惯于在友善包容的环境中与任何人分享和交流,并不知自私为何物。然而对于华人特别是华人移民,“人人为己”却是在这个残酷的现实社会中生存的基本法则。或许这一批在美华人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才能真正融入美国的主流文化,形成一个更包容的,对族群内和族群外的彼此更加友善,更为高尚的群体价值观。

幸运的是,我们已经能在三代和二代华人移民的身上看到希望。他们大多比自己的前辈更容易包容多元文化;他们反感川普,甚至有人会通过支持民主党的方式来阻止川普上台,当然也不乏对“第一位女性美国总统”的未来感兴趣,抑或的确认同希拉里纲领的年轻选民。

坚守自己的利益是没有错的,用脚投票支持能代表自己利益的候选人是值得鼓励的。总的来看,华人参与美国政治的积极性史无前例般高,这是一件好事。

 

综合报道:观察者网、搜狐新闻、美国中文网、《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