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是如何变得众叛亲离的?

 

我不知道Twitter在自己官方博客上发出通告,声称自己的用户访问Instagram的图片“出现问题”的时候是怎么想的。Instagram禁止了Twitter Cards的集成服务,使用户不再能直接在Twitter上连接Instagram上的照片。看上去,好像是Instagram站在Facebook的背后搞了Twitter一把,不过可能大家都忘了今年6月底的时候,Twitter对Instagram干了些什么:从那时候起,用户在Instagram上“查找Twitter好友”的功能就已经被Twitter干掉了。

所以,与其说是Facebook收购了Instagram然后一起对抗Twitter(我真没看出其它的迹象证明这点是成立的),倒不如说这就是一次简单而直接的报复。你看Instagram联合创始人Kevin Systrom在巴黎LeWeb大会上的说法:“我们现在已经作出了对自己更加有意义的决定,那就是将用户直接引向Instagram,随着公司的发展,有些东西必然会做出改变”——这话几乎就是Twitter几个月前禁止用户直接在Instagram上添加Twitter好友的时候,官方所发布声明的翻版。

而且,与Instagram同一批被Twitter封杀第三方接口的LinkedIn和Tumblr,仍可以直接在自己的网站上打开Instagram图片共享链接,完全不受影响。显然,这就是针对Twitter的报复。

Instagram跟Twitter翻脸了,它的背后有Facebook。而LinkedIn更是直接对Twitter宣战了:10月初,LinkedIn推出了类似Twitter的“关注”功能——当你需要知道某位“业界人士”说了点什么的时候,你不需要厚着脸皮求对方和你在LinkedIn上建立“职场人脉,”你只需要关注他的帐号,看他每天分享点什么,说了点什么或写了点什么东西就好了。

这会对Twitter是个打击嘛?我认为是会的。因为你极有可能对一个人的蜜月旅行或感恩节假期干了点什么并不感兴趣,而单纯就是想获取与他(以及你)职业相关的动向和信息,那你可能真的就没必要在Twitter上关注这个人了。而更多人当然更乐意将在Facebook上的自己与在LinkedIn上的自己分开扮演——现在,LinkedIn和Twitter也可以供一个人分饰两角了。

而且,我从LinkedIn内部听到的消息是:LinkedIn在10月初推出这项功能的计划原本没那么急迫,但Twitter先下手了——它实在是太爱惜自己的那点流量了,舍不得这些流量被输出到第三方的平台上去,不过倒是堂而皇之地接受其它的第三方工具直接分享到Twitter。结果,这些与Twitter处在同一量级的巨头们转过头来就报复了它。

Instagram已经有1亿多用户了,重要的是,这1亿多用户只用这款与Twitter逻辑很接近的产品来分享图片,而且用户数还在迅速增长——而Twitter只能从图片分享的一开始(包括滤镜功能)做起。LinkedIn的用户1.5亿,市值超过百亿美元,年收入超过9亿美元,单一用户的ARPU值远高于每年只有不到2亿美元收入的Twitter。

这些都是被Twitter“得罪”的玩家们。Twitter越想保护自己的流量,结果被巨头来反手过来分走的就可能越多。

其它曾组建了Twitter生态系统的第三方开发者更是感到很难受。我认识的Twitvid——一款围绕Twitter开发的第三方视频分享工具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Mo Al Adham,去年底和我说:“你可以感觉到Twitter对第三方开发者的政策不是那么清晰,它从来没明确地说过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但从2009年到2010年时你可以感到Twitter并不是那么友好,一些第三方视频工具比如12seconds、Twieedo之类的都关闭了。”

Adham的一个投资人2010年时曾经见过Twitter的CEO 迪克·科斯特洛(Dick Costolo),当时科斯特洛的一个基本态度是:“我不认为第三方开发者应该做这些东西,事实上Twitter自己可以做,而且做得更好”。今年年初,投资人又一次见到科斯特洛,似乎态度有些变化,认为开发者们可以尝试着做。但随后Twitter自己开始发展视频业务,将第三方开发者抛在了身后。现在,Twitvid正式更名为Telly,现在Adham跟我说,他更愿意跟Facebook合作了。

看看吧,尽管这些中小开发者确实曾经靠Twitter的流量和用户壮大起来了,逼走它们也许能换回一点点流量,但却把它们推向了对手Facebook——这事真的有太大的好处么?

现在Twitter真正在意的第三方开发者只有一种,就是我们之前介绍过的那样。它只对那些能针对企业和提供数据分析的应用感兴趣,而这些应用不过是帮助Twitter将流量变成广告现金的工具而已。

Twitter号称2014年会达到10亿美元收入,压力可想而知。它现在不惜众叛亲离所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将流量“回收”,但它可能会因此被“反制”,失去更多的流量。Twitter也是我见过的美国互联网公司中,对开放这件事最抵触的例子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