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edIn创始人Reid Hoffman: 为什么你的人脉网络比你想象的要大?

编者按:为什么Facebook的用户数和在线时间都远远超过LinkedIn,其股票表现却一直不比后者,为什么Google+必须和搜索业务整合,也未能达到预期的推广效果?硅谷著名投资人,LinkedIn创始人Reid Hoffman通过阐释人脉关系的不同维度和实际作用,从逻辑上解释了LinkedIn创业的初衷。本文由Reid Hoffman于今日发表在LinkedIn博客上。译文如下:

想象一下你生日的时候收到了一个数码相机,只带有一张存储卡。而你就带着这个数码相机开始了为期6个月的非洲之旅,而你没有包括电脑在内的任何其他电子数码设备可以使用,也就是说,你只能将所有的图片存放在一张存储卡内,那么你会如何使用?当你初到非洲的时候,或许你会随心所欲地拍照,没准儿还留一两段视频,但是一个月之后,存储卡快满了,你就不得不更审慎地考虑如何使用这张存储卡。或许你会少拍些照片,或许你会考虑降低像素,或许你还会修建一下视频。但无法避免的是,你仍然会遇到存储卡装满的现实,这个时候,你或许就不得不考虑删除一些旧的照片了。

正如你的数码相机无法存储无限量的照片和视频,你也无法保持无限量的人脉关系。这也就是为什么,哪怕你对社交圈再挑剔,当你达到社交极限的时候,增加新的关系也就意味着不得不牺牲一些老朋友。

那么我们现实中可以维持的关系数到底是多少呢?进化心理学家罗宾·邓巴(Robin Dunbar)就提出了邓巴数据。早在19世纪初,邓巴就根据猴子和猩猩的社交行为来进行该实验。随后他提出了社交圈大小的极限取决于灵长类动物新大脑皮质的尺寸。也就是说你的新大脑皮质越小,社交能力也就越弱,你也就只能交更少的朋友。鉴于人类有特别大的新大脑皮质,所以邓巴推算出人类可以同时维持不超过150人的人脉关系。为了交叉验证该理论,邓巴还通过人类学报告等其他领域,最终提出了150人的邓巴数据。

当然邓巴数据不是说你可以认识多少人,这项研究是基于非人类灵长类的调研,而推算出人类的社交行为。它的数字代表着灵长类在一个族群中可以相互了解依赖并生存下来的数字。相信在当今社会,大多数人的社交圈都远远大于邓巴数据。但无论如何,邓巴数据给了我们一个很好地认识社交圈的观念,那就是你能够维持的人脉关系是有限的。而这个数字的限制,则根据不同的关系而定。就好比数码相机,如果把像素调低,你就能存储更多数量的图片,而高像素的照片也就意味着数量的减少。在人脉关系中,你可以只有几个核心圈的好友天天见面,或者你可以选择更多较为疏远的朋友,每年只需要写上一两封电子邮件。

但是别忘了人脉有一个杠杆作用,哪怕你的核心圈好友(close allies)和边缘好友(weak ties)的数量有限,但他们不是你唯一的人脉关系。事实上你可以有远远超过相机存储卡的关系网,这需要你好好利用现有的人脉资源,并巧妙地将“我”变成“我们”。

你的社交圈扩展包:2度人脉和3度人脉

你的核心圈、边缘好友以及你目前认识的人都是你的1度人脉。根据邓巴的理论,1度人脉的数量是有限的。但是你1度人脉里的好友也有他的1度人脉,那里面就有很多你不认识的人。好友的好友就是2度人脉,好友的好友的好友就是3度人脉。而这些2度人脉和3度人脉,就是你的社交圈扩展包。

社交网络专家通过远近亲疏的程度来划分各个关系。每一张关系网都是由个人的点和人与人之间的线交织而成的。这就像全球机场网店,或者互联网一样,每个人都会在你的职业生涯里与你的职业关系网互动。

 

你的社交关系比你想象的更强大

想一想你在和某人聊天时发现你们共同好友的情景。比如说小区物管有一次和你的表哥一起同旅行团出游,你的女朋友和你的老板在一家美容院做保养,你的高中同学和你的朋友的高中同学结婚了,“这个世界真小!”每每这个时候,我们总是会发出一声这样的感叹,甚至走在小区的街道上,都会有觉得这个人似乎很面熟。

世界真的这么小吗?心理学家斯坦利·米尔格拉姆(Stanley Milgram)和他的学生杰弗里•特拉弗斯(Jeffrey Travers)就曾在1967年做了这样一个著名的实验。他们在美国中西部的内布拉斯加州选择100个实验对象,目标是把一封信寄到麻省的股票经纪人,信件智能通过寄给自己认识并有可能接近这位股票经纪人的人,跟踪实验的结果是平均通过6个人送达到这位经纪人的家中或办公室。而著名的6度人脉理论由此而生。也就是说你只需要6个人就可以认识世界上的任何一个陌生人。

在2001年,社会学家邓肯·瓦特(Duncan Watts)受到米尔格拉姆研究的启发,在全球范围内做了一个类似的实验。他从13国家招募了18个目标人。从爱沙尼亚的档案检察员,到澳大利亚的警察,再到纽约的教授,他选择了尽可能多元化的目标。而后他在全美招募了6万人向这18个目标发送电子邮件,结果令人惊喜,也再次验证了米尔格拉姆的6度人脉理论,因为这些邮件一般都通过5-7个人送达了目标。

 

这个世界的确很小,但终究,这是因为世界是高度联络着的。

米尔格拉姆和瓦特的实验向我们展示了以地球为平台的社交网络,每个都和每个人都可以通过6个朋友的介绍联系上。这也意味着你可以认识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这无论对你的创业还是职业生涯规划的意义都非同凡响。假设你想考医学博士,而你想先和博士导师见见面,探讨一下你们共同感兴趣的方向,好消息是,你无论如何都可以通过你的关系网找到他,而坏消息是,通过朋友向朋友再向朋友的朋友转发邮件,并最终送到导师的邮箱里,现实点说可能是一个费时费力且未必能完成的事情,哪怕邮件真的送达了,一个来自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介绍,多少也欠缺一点说服力。

但是,如果有一张全球通用的超级人脉网会怎样?你可以看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网,并迅速找到两个人之间的最短、最佳途径,也就能最快联系到你要找的导师。不过,现在这张网已经存在了。在全球10亿职业人口中,有1.7亿注册了LinkedIn。现在,你可以清楚的看到你的人脉并通过好友的介绍最快到达你想要找的人。而不再需要猜测地发送一些邮件给可能认识的人,并期待在6度人脉中迅速送达。

现在我们要批判一下6度理论了。理论上说,6度人脉没有错,但是实际操作中,到3度人脉才能开始起作用。3度人脉是一个神奇的数字,因为当你通过朋友的朋友介绍时,无论介绍一方还是被介绍方,都至少认识一个介绍人。举个例子,你—>张三—>李四—>王五,张三和李四作为中间的介绍人,他们两个人不是认识你就是认识王五,这样知根知底,信任度也会大大提高(这多像国内的相亲,至少要熟悉双方)。而一旦在张三李四之间加了一个赵六,这样的赵六既不认识你也不认识王五,这样的介绍就很难确保这个信誉度,既然如此,为何要劳烦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来做介绍呢?

所以,你人脉的扩展包不是那些安排子6度人脉上的几十亿人,而是在在你2度或者3度人脉中的关系,因为通过可信的介绍,你就可以认识他们。而这也已经是一个庞大的关系了,假设你有40个朋友,而每个朋友个子又有35个不同的朋友,而这些人有45个不同的朋友,那么,你的圈子就是40 × 35 × 45,一共5.4万个人在你的关系网中。

现在,你知道LinkedIn早年的广告标语是怎么来的了:你的关系网比你想象的更强大!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