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YY必须得上市?

 

欢聚时代(原多玩)向SEC提交招股说明书,聘请花旗、摩根士丹利和德意志银行作为IPO承销商准备上市,是这两天最热门的中国互联网新闻。而且据说,纳斯达克很早就为欢聚时代预留了“YY”的代号(YY语音为IPO主体)。

有中国互联网公司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赴美上市,让人们说不清是好事还是坏事。有人透露说,其实YY的管理层并不急于上市,但最后一轮融资的老虎基金着急退出。还有的人说,YY上市的时机不对,因为上市的窗口期还没有到,现在上市的前景不妙。

其实我的观点很清楚:YY已经到了必须上市的时候。这和大环境与窗口期这样的事其实关系都不那么密切。关于窗口这件事,对UCWeb这样还没上市但估值10亿美元以上的公司可能相当重要,但对估值接近的YY就没那么重要——未来的窗口期可能不属于YY,它必须在此时此刻,完成上市。

原因非常简单。

第一,不要相信一家运营了7年、融资了五轮的公司完全不着急或在意上市这样的话,除非它能找得到买家。可现在收购YY比Facebook收购Instagram还贵(它上一轮的估值已经10亿美元了),您是指望着腾讯现在收购它吗?

第二,YY已经是一家运营情况良好,实现了正向现金流回报的公司——从这个角度讲,它比人人网的上市时的资质要好得多,但它并不会获得人人网那样的高估值(40亿美元)。因为YY并不是一个社交概念的公司,也不是一个移动公司。

目前,YY这轮上市的估值还是一个谜。有人传言是15亿美元——这比上一轮的10亿美元估值高不到哪儿去。当然,估值上不去可能正是YY一直以来没上市的原因,但现实可能是,估值可能会一直上不去。因为你从YY招股说明书的公开资料中也读得出来,这是一家用户基数、现金流和利润几乎完全依赖PC设备的公司,移动的用户数和移动基因在过去2年里,对YY来说微乎其微。

此外,YY也不是一家美国概念上的“社交公司”,对美国的投资者和分析师来说,评估YY最重要的参照系就是它的天敌腾讯,这能让YY在很大程度上获得认可,但是,美国投资者和分析师什么时候把腾讯当成过一家社交公司来着?谁还真能奢望老美把“80年代KTV娱乐会所”这种产品当成是“亚洲社交网络”么?(说到这里我又忍不住想吐槽靠概念上位蒙了一大笔钱套现的人人网和陈一舟了)

这两点决定了YY不可能坐等窗口期降临和估值上升,而且迥异于同是雷军做董事长的另一家公司小米科技,YY并不是一家有“市梦率”的公司,它的市盈率已经差不多理性到了一分钱一分货的地步,是靠有点惊人的用户基数和同时在线人数、来自游戏和音乐的现金流和最后的利润率说话的。这就是一家完全在南中国内向生长、与全球最时髦的概念和热词天然隔膜的,纯中国本土逻辑的互联网公司。

只是当必须要到上市这个关口的时候,对互联网理解的天然差异,以及确实有些陈旧的PC时代负累,让YY变成了一家没太多想象力的公司。其实,如果Sean Parker的新创公司Air Time做得不错的话,YY倒大可以公开定义自己是“中国的Air Time,且比Air Time早了6-7年,” 只可惜AirTime现在看上去是废柴,Sean Parker自己回家嚼玻璃去了,这反而不是一个好的信号。

所以YY没什么可等的。一家融资5轮超过1亿美元的全员持股的盈利以PC用户为基础的互联网公司,它可能并不会有机会有下一个窗口期。在它面前的也许有以下几条道路:

第一条,像迅雷,曾经是腾讯的对手,现在也依然算是。有用户有收入有利润,但错过了时机,已经几乎丧失了再上市的可能性,变成一家永远的二流公司。

第二条,像优酷,抢先上市,尽管市值一度大幅缩水,被压低市值甚至做空,却不影响基本面,还有了下一步翻盘的资本和实力(YY财务情况比优酷健康得多)。

第三条,像360,守着一个PC时代的老壳和骇人听闻的用户数和收入,上市,被做空,但并不影响收入和整体走势。对外杯葛做空机构,对内向新领域老巨头发起挑战,令对方寝食难安。

如果你是雷军或李学凌,你选哪条路?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