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编辑室】工作在俄罗斯“真理部”

“是的,我工作的地方就是真理部。一个满嘴谎言的部门,但每个人好像都相信这样的真理,你说的对,就跟奥威尔的小说一样。”

——Marat Burkhard

 

Marat Burkhard是一个信奉西方思想的俄罗斯人,为了研究克里姆林宫如何操纵舆论,他在俄罗斯的“网络水军工厂”——互联网研究中心工作了两个月,然后向自由欧洲电台(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RFE/RL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自由欧洲电台创立于1949年,是一家由美国国会出资建立的广播和通讯电台组织,对苏联及东欧等共产主义国家进行意识形态的宣传。以下内容来自自由欧洲电台,在此指出其倾向性,兼听则明。

 

现在,越来越多的俄罗斯境内甚至境外网站上的帖子和评论,是由专业的水军发布的。许多水军能够通过发布支持俄罗斯政府的内容获得高于平均工资的薪水。

他们在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网站以及俄罗斯境内网站上有上千个虚假帐号,发布的主要内容针对俄罗斯与乌克兰的战争。俄罗斯最著名的水军工厂是互联网研究中心,办公地点位于圣彼得堡的Savushkina大街,他们实行12小时轮班24小时工作制,工资为每月40000卢布(约4300元人民币)以上。

圣彼得堡博客作者Marat Burkhard在互联网研究中心工作了两个月,主要任务是在俄罗斯境内的市政网站上发表支持俄罗斯政府的评论。以下是对他的采访(节选)。

RFE/RL:自由欧洲电台     Marat Burkhard:Burkhard

RFE/RL:Marat,你在博客上说2个月的工作经历让你有了足够的素材来写一本书,是什么驱使你这么做的?为了好玩,还是冒险?

Burkhard:说冒险更准确。因为在我看来,这种工作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别的地方都是没有的。

RFE/RL:得到这份工作困难吗?

Burkhard:挺难的。你需要先试写一些东西,由他们决定你是否合适。

RFE/RL:试写什么样的东西?

Burkhard:首先你要写一些比较中立的东西,比如对素食主义,你是支持还是觉得那是骗局。之后,才会来到关键问题,比如,你怎么看在顿涅茨克(乌克兰城市,2014年4月7日,乌克兰东部与俄罗斯接壤的顿涅茨克州的亲俄武装分子攻占当地的行政大楼后,宣布成立国家)的人道主义护送?

RFE/RL:你会被强迫隐藏自己的真实信念吗?

Burkhard:会,我是信封西方思想的。对他们来说这可不正常。我从来都不写自己的观点,否则他们不可能雇佣我。他们会不停地检查你写的任何关于意识形态的东西。我因为不够负责还被抓到过几次。

RFE/RL:他们是一次性给你45000卢布(约4800人民币)的报酬,还是按照发帖量慢慢付薪酬?

Burkhard:我达到发帖量后一次性发放。这是个真正的工厂,是有生产配额的,达到配额就付给你45000卢布。每个人的配额是12小时发布135条评论。

RFE/RL:你们一定要在办公室工作还是可以回家远程工作?

Burkhard:不能远程工作。

RFE/RL: 所以你要连续工作12个小时不能外出,时间为什么这么长?

Burkhard:我们2天工作,2天休息。所以他们说要工作时间长一点。

RFE/RL: 你所在的部门主要做什么?

Burkhard:主要是在帖子下评论。俄罗斯每个城市和村庄的市政网站都有自己的论坛,有些人会在论坛上发新闻,我们的任务就是在新闻下评论。我们被分为3人一组,一个扮演“坏人”批评政府,来增加真实性。另外两个就和他辩论,“不,你错了,这里的一切都是对的。”一个要为内容配图,另一个负责发一个支持自己观点的链接。看到没?坏人、图片、链接。

RFE/RL:所以是你们3个坐在一起商量来决定谁扮演什么?

Burkhard:是的,就是这么荒谬。我们谈话不多,因为每个人都很忙。每条评论都不能少于200字,你必须要坐在那里不停地打字。我们不用交谈,因为彼此可以看见对方在写什么,但实际上,你甚至不用认真读,因为都是些胡说八道。我不觉得一个正常人会被这些评论干扰。

可以这么说,我们3个每天“环游”全国,在每个论坛前驻足。我们在论坛上制造讨论的假象,自说自话。我们还要注意关键词、标签以便被搜索引擎搜到。比如他们会给几个关键词:绍伊古(Shoigu,俄罗斯国防部长)、国防部长、俄罗斯军队。我们3个就要保证这些关键词出现在每一条评论中,不能有所变通。有时候因为不能用变形词还挺难的。

RFE/RL:你能回忆起你的团队遇到的最奇怪或者最有趣的任务吗?

Burkhard:最有趣的是奥巴马访问印度时嚼口香糖,还吐了出来。“你需要写135字的评论,不要羞于表达自己,只用批评他的这种不敬的行为。”在这个任务里,你必须要得出这样的结论:奥巴马是个黑色的猴子,而且对文化一无所知。你把他带到古老的印度,他却只会嚼口香糖。很有意思的是他们居然对这么小的细节如此关注,不过,这也不好玩,因为太过荒谬而且明显越界了。

RFE/RL:有人因为意识形态错误被解雇吗?

Burkhard:有的。有一个人就在我面前被解雇。

RFE/RL:管理人员是那些人?

Burkhard:那些在互联网研究中心工作了很长时间,而且明显“做得不错”的人。另外,他们的薪水是我的2倍。我无意中看过工资条,彻底被震惊了——他们就凭从我写的垃圾中挑错就能每月领70000-80000卢布(约7500-8500人民币)。

RFE/RL:那么是哪些人在当水军呢?关于“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问题,他们是真的反对奥巴马或者默克尔的吗?

Burkhard:真有人是这样的,这也是最糟糕的事情了:午休期间,这些人宁愿不停地写这些事情,也不愿停下来喝喝咖啡,谈论别的事儿。他们还总是抱怨相同的事情……

但基本来说,这儿大部分都是年轻人,他们都是奔着钱去的。他们是政治文盲,根本不了解普京,奥巴马…他们不知道其中的区别。当然,他们都支持普京,但却绝对是政治文盲。“人们告诉他们写什么,他们就写什么,也不问问题,也不想知道。”

RFE/RL: 好像奥威尔的小说啊。

Burkhard:是的,我工作的地方就是真理部。一个满嘴谎言的部门,但每个人好像都相信这样的真理,你说的对,就跟奥威尔的小说一样。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