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置之物,你愿借出吗?

共享经济和分享都是与互联网密切相关的事情,貌似万事万物都应该是大家的。且不说是不是有些片面了,但分享确实变得越来越简单了。以前想要借个东西,需要一个朋友一个朋友的问,或者上论坛、BBS、校园里面的小黑板或者公告栏什么的。现在,用享借就可以实现了。

享借是一个提供给用户将自己的闲置物品借出,或者寻找自己需要的东西借来使用的平台。不是以物换物也不是租赁,借用与这二者的区别在于过程中不产生任何的利益付出。用户注册应用之后就可以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主页中提供了场景化的物品分类,比如游戏及其周边,比如旅行常用装备,或者是料理器械以及美容用的紫光灯、蒸汽眼罩。点进去感兴趣物品,就可以与物主联系,会有物品的详细资料、物主身处的位置、以及物品可以借出的时间及需要的押金。享借的创始人李厚辰告诉PingWest,押金的作用主要是存在于应用前期运营阶段,因为刚开始时使用,每个人都没有足够的信用机制,而对于用户来说,将自己的东西借给陌生人,即使是闲置物品也希望得到应有的保障。后期当用户建立了足够的借物过程之后,会通过信用机制来抵换押金,而这部分押金都有享借来承担。

xiangjie-app-demo-1

除了按照主体来发现物品之外,享借另外的核心是基于地理位置的,用户可以发现周围有物品出借的用户,虽然这些物品并没有按照类别分类,但是用户可以慢慢的浏览看看有什么感兴趣的东西。因为是基于地理位置,所以“面交”起来比较方便。这也是享借的另一个核心:基于同一个城市来筛选。李厚辰说,借用物品还是有一定的风险存在当中。同时用户选择出借的物品也会考虑到这一问题,如果没有地理位置的限制会加大风险和物流成本。虽然限制了城市会造成可选择物品的减少,但是由于并不存在通过借出或者借入产生的利益,所以物品可选择的数量显得就不是那么的重要,而且享借希望将整个过程变得更加有“人气”,并不仅仅是物品之间的流动,所以选择了限制地理位置。

xiangjie-app-demo-2

在测试阶段,我就对享借产生了不少的疑问。首先是出借物品这一行为,坦白讲,我审视了半天自己的东西,即使是闲置的、落灰的东西,我也没有任何的想法将它出借给陌生人。或许像我这么自私的人并没有很多,但是也没法保证有多少人乐意将自己的物品分享出来。而李厚辰则说,享借并没有打算将物品的范围扩大到锅碗瓢盆这种日常用品当中,他们认为最适合外借的物品包括户外用品、书籍、聚会用品以及新奇酷的玩意,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并不需要长期使用。一个登山杖可能一年只用得到一次,一本书读完就可能再也不会翻开,新鲜的数码或者科技产品体验过后会希望与更多的人分享。同时这些物品很可能伴随着兴趣在里面,通过同好中的交流来实现社交的目的也是享借的一个玩法。

另外一个疑问来自于如何引入用户,当物品少的时候,可能没有自己喜欢的东西;当物品多了的时候又不知道选些什么。关于这个问题享借的办法倒是和一般的平台没有两样:通过主动的创造内容和引入名人的方式来聚集用户。前期由他们提供更多的物品,然后引入一些有自己“粉丝群”的用户,这些用户出借的东西或许价值并不高,但是加成了名人之后就变得富有更多的意义。比如老罗看的书,或者吴彦祖玩过的手机。通过这样的方式让用户适应、熟悉借出与借入这一过程。

将闲置的物品借给需要的人,以此达到物尽其用的理念确实是一个好的想法,但是就我自己而言仍然没有想法借出自己的东西,无论他是刚跟我有共同爱好、或者离我很近的人。当然,我的想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会把你的东西借出去么?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