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了5000万的小牛,7月中旬发货

6月17日晚上11点16分,这是小牛电动在京东上发起众筹的第三天,屏幕上显示的数字是5000万,这一数额已经远远超过之前京东的众筹记录。

对于执行几乎严苛

与十几天前开完发布会一样,内部并没有特别的庆祝仪式。因为对他们来说,还有更多的工作等着去完成,工程师团队要在一线盯着量产细节,小牛 N1 是计划在7月中旬发货,时间只剩不到一个月了;市场部门还要制定接下来的推广计划,众筹之后又有一个大项目在等着他们。小牛市场副总裁张一博告诉我,大家现在还都是连轴转,他最近都是凌晨三四点才睡,酒仙桥中路那家如家已经成为他暂时的家了。

小牛 CEO 李一男则是带着数十人的工程师团队去到了工厂一线,而这一去已经快半个月。发布会开完的第一天,李一男就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憋了一整天,陪他的是刚拿回来的 N1 工程车。出来后,立即召集团队开会,列出了他对工程车不满意的地方,整整60几处。“他是非常抠细节的,很多不满意的地方,都是类似一些小缝隙,差个两毫米。但是他说不行,给我重搞”,张一博说,“老何和 Rayman 现在都定在了常州”。而且这些事情都得他亲自去拍板,有的时候,别人说这个地方不行,而有人说差不多就行了,这个事情就很难推下去,但他一决定,“这个事情好,今天必须给我做完,然后他们就要凌晨四五点才下班,把这个事情给搞定”。

对于团队的执行力,在小牛是有着几乎严苛的要求。“我是很感性的人,男哥是很理性的。我们两个能成为合伙人,最契合的一点就是执行力超高,对执行力的要求特别特别高”,小牛联合创始人、主管设计的副总裁Token胡依林谈道,“这东西我安排下去,你告诉我什么时候,就必须在什么时候搞定”。

CEO 李一男本想发布会不上台

6.pic_hd

理性的李一男在产品发布会的前一个月,还在纠结自己到底要不要上台做主题演讲。他本身就害羞,又觉得不擅言辞,很少有过大庭广众演讲的经历。“他说,要不你们来吧”,作为发布会总导演的张一博笑着回忆道,那时直接跟他急眼说,“不行,你要这么说,发布会也不用开了。你是老大,你必须上”。话说到这个份上,对于李一男来说,怎么也得上了,无论他的演讲能力是多么的糟糕。接下来,为了准备6月1日的发布会,就开始了密集的训练。起初,“男哥比较害羞,演讲效果不好”,跟他一块排练的张一博说,“要是这么讲,我不干了”。

而为了消除李一男腼腆的性格,适应公众演讲的氛围。无奈之下,张一博提议说下去买一打啤酒。喝过一瓶之后,让李一男再站到会议室的办公桌上去讲,讲一半,然后把在公司的几十号员工叫进来。就这样,慢慢地,前后大概过了四十次。最后,到了发布会的日期,李一男站到了台前,进行了首秀和压轴演讲。演讲效果、调动气氛的能力虽然一般,但跨出了第一步,宣布了小牛的第一款产品。

为什么卖这么“贵”?

在产品发布后,N1也引来了不少的质疑,“价格不够亲民”、“设计不够出彩”,“看起来不像李一男做出来的”。对于这些负面评论,张一博表示,在产品发布之前,内部就有这样的预期。

互联网从业人员做硬件,大家联想到最多的是小米。“其实我们是特别想把价格做低,但因为供应的成本,整个的成本压力非常大”,有过小米工作经历的张一博表示,“小牛用了行业顶级的方案,配置带BMS的松下锂电组、博世电机”。同时,张一博认为,小米模式需要天大的资源才走得通,手机卖到1999元,是费了很多压低成本的心思——官网直购、微博营销。

而小牛也在重复小米的路径,在京东众筹后,未来将在官网以及京东订购,选择京东作为第三方B2C合作平台,看中的是后者的超大件物流配送体验,小牛将会是整车组装好直接配送到家。

不想卖概念

有部分用户觉得产品不够酷炫,是在小牛的预期范围内。“当大家看到一个在这个位置(高)的产品时,会惊呼,‘哇,这个才是我想要的’;但你会发现,当你想要够着它的时候,可能还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张一博说,“我们其实想要做的事情,不是说画一个大饼,放在那,今天你看着这个东西特别棒,但就是迟迟用不上,最终无非就是一个噱头和新闻,这不是老李的风格”。

张一博强调,精神上的高潮是不够的,要在现实生活中帮你解决一些问题,小牛是要在发布一个月后就发货的。

年轻人在哪,我们就送上门去

相比网络上好坏掺杂的评论,N1团队在线下收到的大多是正向反馈。

1.pic_hd

上周五傍晚时分,八辆外型一致的红、白、黑电动车在鼓楼大街穿行而过。停下来后,便吸引了大量围观者。在后海,几个玩乐队的希望把小牛带到张北草原音乐节,希望在他们上台的时候,能把车推上去,到时把周围的灯光全部关掉,用小牛的大灯,来把主唱照亮。

鼓楼&后海夜跑,是小牛的第四站。张一博告诉我,这个想法是偶然产生的。在开完发布会后,工程车也就留在了北京,公司的同事也想亲自开出去体验一把。于是提议,不如晚上把所有的车都骑出去,所有人都戴上头盔,按照设定好的路线行驶。同时强调,绝对不允许出现闯红灯、逆行的情况发生,因为两轮电动车让人诟病的一点就是,他们往往是交通规则的破坏者。

而当他们骑累了,停在一边,去咖啡馆喝点东西休息会时,发现很多人围了上来,“咦,这不是小牛电动吗”,接着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上哪买”,甚至很多人凑上去合影、拍照发朋友圈。事后,张一博向大家提议,既然反响这么好,那就把这个事情延续下去。“年轻人在哪,我们就送上门去”,并且给起了个“小牛电动刷新城市”的名字,之后去了中关村欧美汇、五道口城铁。

预计9月底完成欧盟认证

在小牛办公室采访Token时,他的手机不断出现消息提示。感性的他说道,“开完发布会之后,满世界都找来了”,现在国外的媒体也在约采访。小牛预计9月底完成欧盟认证,之后进入欧洲市场。在李一男看来,欧洲市场是踏板车一个非常大的市场,对于小牛来说,这个品牌最终到了明年这个时候,产品到底好还是不好,要取决于在欧洲能不能做起来。

也就是说,对于小牛品牌的塑造,欧洲市场非常重要。

 

 

题图来自:Token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