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影业首部电影找来刘德华“拆弹”,但依然前途未卜

传出“要倒闭”的消息的小米影业,请来刘德华为这一波舆论危机“拆弹”。

2 月 10 日,由刘德华监制并主演的警匪片《拆弹专家》宣布定档 4 月 28 日。小米影业表示,从 2016 年 4 月剧组建组开始,《拆弹专家》就被视为 2017 年最被看好的警匪题材大片而备受关注。6 月份才正式宣告成立的小米影业很快将其锁定为首部出品的电影。

不过,小米影业并非《拆弹专家》的宣传或发行公司,选择如此大张旗鼓地为电影做宣传,颇值得玩味。

雷军高调转发,黎万强却谜の沉默

一年之间,小米影业的命运经历了各种戏剧化转折。

2016 年 1 月小米影业组建之初,曾被寄望与同为互联网电影公司的乐视影业对垒;同年 6 月,小米影业有关负责人还在上海电影节上表示,小米影业重点是制作非投资。但在 2017 年 1 月就传出小米影业撤销宣发部门的消息,解散的理由是“小米要把业务中心放在手机上,不准备做真正的电影公司,不会有自己的片子,也就没有宣发需求。”

黎万强随后通过朋友圈证实小米影业正在调整,目前只是一个 10 多人的部门,核心职能是助力小米品牌,主要做投资和植入的工作,不涉及制作。黎万强还表示,“过去半年,我们合作了 10 多部片子,陆续今年上映。”

至此,在小米内外战略收缩调整的大背景中,小米影业的定位,从“互联网电影公司”到制作公司,最终变成一家电影投资公司。

对于上个月传出“倒闭”的小米影业来说,《拆弹专家》的定档无疑是一则冲破质疑的利好消息。《拆弹专家》明显是小米影业去年谈判的结果,其票房的好坏关系到小米影业未来到底是重新加大投入还是继续压缩业务。小米官方表示,他们不仅参与影片的出品,更整合了小米优势的产品和渠道资源为影片在制作和宣传上提供保障。小米公司官方微博甚至还置顶《拆弹专家》的预告片,并写道“小米影业首部投资大片来了”。

这条喜报,雷军转了,小米影业的高层也转了,但去年回归小米、分管市场与影业的黎万强却似乎没什么动静,他最近一条公开微博还是 2016 年 6 月 14 日推荐光线出品的《大鱼海棠》。小米方面称,阿黎微博动态和电影无直接关系。

xiaomi picture

但值得注意的是,《拆弹专家》的主要制作方是博纳影业、寰宇娱乐以及刘德华的公司造梦者娱乐,小米影业只是联合出品方之一。说它是小米影业的出品,这就好比《长城》明明是传奇影业出品,却因为乐视有份跟投,而被包装成乐视影业的出品那般令人尴尬。

小米影业尚不够“专注、极致、口碑和快”

互联网公司跨界传统影视行业,早就不是新鲜事。过去几年,中国电影市场份额一直保持在两位数的高速增长,这让不少互联网公司眼馋,纷纷扎堆影视,开展影视投资、制作与发行等相关业务。2016 年 6 月才正式成立的小米影业可算是最晚来者。

 

films

部分互联网电影公司的成绩单,包含自制剧、综艺节目和电影。PingWest 品玩(微信号:wepingwest)据时光网资料绘制,时间截止2017年2月10日

走在最前面的,是与自身视频业务高度契合的爱奇艺与乐视。效率最高的当属乐视影业,先是并购《甄嬛传》、《芈月传》制作方的花儿影视,更投资制作了《小时代》、《长城》、《爵迹》等多部影片。乐视影业表示,其在 2016 年出品的电影票房“部部过亿”。

另一类公司是腾讯、网易以及游族,其主营业务不是影视,而是与影视息息相关的游戏、动漫、文学业务。通过影视改编的手段,可进一步挖掘已有内容 IP 的衍生价值。例如腾讯影业作为《火影忍者剧场版:博人传》的宣发方,在影片上映的前后,与腾讯互娱旗下的《火影》页游、手游、动漫平台联动,针对火影粉丝做出精准营销,最终帮助《博人传》创造中国进口 2D 动画影片的最高票房纪录。去年底,网易影业也宣布了手游《阴阳师》的电影改编计划,尝试用“影游联动”方式来开发 IP。

有趣的是,去年网易还推出过一部玩票性质的低成本网络电影《人工智能:伏羲觉醒》。除了几位主演是科班出身的演员,其余演员均由网易员工出演,所有场景的拍摄都在杭州网易完成。导演郑小岳是网易游戏的产品总监,同时兼任网易影视工作室的负责人。这部电影的介绍语是“融合高科技、互联网商战、人性等多种元素,真实反映网易等互联网公司从业人员的真实状态。”从豆瓣评分 4.1 看,这类充满自嗨、外宣成分浓厚的作品其实很难具备真正的市场竞争力。

小米的基本盘不在内容,放弃也不可惜

最后一类就是阿里和小米,这些互联网公司的主业或在电商或在硬件,没有内容根基不够深厚,核心用户对此没有太大预期,即便以高薪聘来专业的制作团队也很难把握出品的品质,最后唯有以“买买买”的形式强行进入影视行业。

即便只是“买买买”,也不能以资本的意志干涉创作,《摆渡人》便是一则教训。作为阿里影业主投的首部电影,《摆渡人》找来王家卫监制,梁朝伟金城武主演,经过“三年筹备,118 稿修订,70 万字剧本,十个月拍摄”,于 2016 年 12 月 23 日上映。网友@艳光四射性冷淡 在上映初便指出《摆渡人》的统筹失误与拍摄混乱。

一个剧本要修改 118 遍,这不是认真,这意味着不专业与失控,更意味着一个项目的草率和没有方向。

《摆渡人》的口碑毁誉参半,累计票房 4.8 亿,没有达到导演张嘉佳“票房过十亿才不亏本”的要求。如果按照片方占三分之一的票房推算,制作成本超过 3 亿。对于一部爱情喜剧题材的电影, 这样的投入无疑是严重超支。

小米唯一与内容相关的业务是智能电视。但小米电视负责人王川曾多次向外界强调,“小米不做内容”,小米不与内容方竞争。小米先后投资爱奇艺、优酷土豆、华策影视,创建“百川视频网站大联盟”,目的在于在不参与制作的前提下,获取海量的内容。据 36 氪报道,小米还正在洽谈以 1.4 亿元冠名网络综艺《奇葩说》。总之,小米实在没有必要操劳自制内容。

财大气粗的阿里影业尚且面临如此窘况,后院正起火的小米自然顾不上开拓新业务。据 IDC 统计 ,2016 年第四季度中国智能手机的出货量排名,小米再跌一名,排在 OPPO、华为、Vivo、苹果之后,最终以 4150 万台的出货量名列 2016 年度市场占有率排名的第五,同比下降了 36%。2 月 10 日,在亚布力论坛演讲的雷军提到,当下小米面临的问题是“超高速成长之后的调整”,而小米的最终目标是要做“科技界的无印良品”。在年会上,雷军也强调 2017 年的重点在于手机,没有提及对小米影业的规划。

本质上,小米还是一家科技产品公司,其基本盘并不在内容,不准备在影视上投入太多精力也是可以理解的。把优质内容留给更专业的垂直影视娱乐公司来制作,各取所需才是更明智的选择。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