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回应了“跳槽”,《晓说2017》要从《金瓶梅》开讲

高晓松出现在优酷《晓说2017》“归来”发布会上,手里折扇的文字从“晓松奇谈”变回“晓说”。

他多次强调“变化”:现在的美国和当年《晓说》里所讲美国的变化,《晓松奇谈》停播这三个月里世界的变化,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中国的变化……这些变化让他迫不及待地继续讲下去。

其实最大的变化还是高晓松本人,这五年中从《晓说》到《晓松奇谈》再到《晓说》,在优酷和爱奇艺两个平台“跳槽”,他本人也毫不避讳,把自己形容为“天桥说了,地坛说了,又回天桥”。

这五年,他的身份变了,从音乐人变身互联网高管,演讲中使用了互联网公司常用的PPT。他穿上了牛仔裤,却用唐装上衣代替了互联网高管的标配——T恤。

2

“既然到了47岁,就不是42岁的自己了。”高晓松觉得自己在两方面有了很大改善:知轻重、大而整。一是说年轻的时候练手艺就是不知轻重,大家拼命想把琴弹得特别快,但是弹得快不是一个真正伟大的演奏家;一是说读书一开头是很散的东西,把它用线串起来,变成一个面,才能看到更多有意义的东西。无论是科学还是人文,如果有一天能有大而整的感受,你就成为一个巨匠。

从《金瓶梅》开始,“聊骚”中国传统文学奇书

《晓说》两年讲了115期,《晓松奇谈》讲了136期,高晓松还有多少东西可以讲?

在发布会现场,他特意强调了“知”和“识”的区别。“知识是两个东西。选出来讲的都是我的见识,不管对不对,我对它有自己的角度、有自己的见识。我远没有把肚子里那些知都拿出来,那就没劲了。把那本书给大家念一遍不就完了,但是其实也想不起来哪本书,因为最后都变成自己的识,识会随着你的年纪提高,没法掏空,不像知,如果讲数学我肯定讲不了这么多年。”

歇了三个月,高晓松可谓憋足了劲儿。

过去,高晓松讲述的内容涵盖历史、游记、音乐、电影等,虽然足够广泛,但自己熟悉的内容以及个人经历居多。今年,他将尝试更多“大题材”。将于4月7日上线的《晓说2017》定位于“文学解读综艺脱口秀”,高晓松根据个人理解从中国传统文学奇书中挖掘新的角度,从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中借古论今、关照人生。

1

做《晓说》时,高晓松曾表示:“我说的东西,基本就两类,一类是没地儿写的,青楼、镖局、科举之类。还有一类是大家知道一点,但不去仔细琢磨的。”

《晓说2017》即将要讲起的《金瓶梅》和这两类多少都有些关系。对于这本至今国人谈起来还有些尴尬的奇书,高晓松的感觉是:“我长大了越来越觉得《金瓶梅》写得好,从经济上、历史上、文学上甚至从人的各个角度把一个题材发展到很大。这么多年大家都比较了解我,给我点时间让我尝试一下宏大的题材,看能不能讲出很有意思的东西。”

优酷方面希望这档节目通过卖萌、风趣的表达寓教于乐。为此,《晓说2017》在制作上还加入了虚拟投影、数字变脸等新技术,还加入了网友互动让节目可看性更强。

一起“跳槽”的团队,还有一位老朋友

《晓说2017》延续了《晓说》的片头,和《晓松奇谈》的片头如出一辙——它们都出自一个团队之手。这个团队跟随高晓松从优酷“跳槽”到爱奇艺,有回到优酷。

这档脱口秀有两个主创:主编尹约和高晓松合作多年,不光是这个节目的主编,也是一位女词人,创作了很多影视主题歌,包括《默》《大鱼海棠》《相爱恨早》等;制片人齐浩凯,网上关于他的信息甚少。

高晓松对节目的信心来自这个稳定的团队,“南征北战,从南极到北极从东方到西方,从这个平台到那个平台再回到这个平台,一直都是这支铁打的队伍。”接下来一年中,这支队伍将为网友奉献54期节目,每周五上午7点上线。

原班人马,更大的题材,如果说高晓松回归优酷还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当年的“贵人”李黎已于2015年7月从优酷土豆离职。幸运的是,高晓松又遇到了一位老朋友——2005年超女总导演、现任阿里大文娱集团优酷事业群高级副总裁王平。

3

这位被高晓松称为“好姐妹”的原湖南广电台副台长去年年初加盟优酷土豆,负责综艺娱乐。在她看来,互联网平台做内容想要胜于传统内容方,就要找到合适的人一起,高晓松就是这样的人。

王平将《晓说2017》视为今年优酷超级网综中的爆款,并依托阿里大文娱资源进行多种形式的发行。除了视频内容,《晓说2017》还会涉足大屏幕和音频电台,实现从新媒体到全媒体的覆盖。

曾经在电视端创造了超女神话的王平,在新媒体端还会为高晓松创造神话吗?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