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携《晓说》重回优酷,一切只因政治正确?

不出所料,《晓松奇谈》停播后,高晓松又“跳槽”回到优酷了。停播了将近3年,《晓说》将在4月7日重新开播。

在《晓松奇谈》告别的微博中,高晓松称“阿里娱乐的这个主席也是要干活的,杂书馆也打算再开一家”,还向网友征求意见“下个摊子支在哪里”,但这不过是个说辞而已。仅仅一个半月,盖茨基金会官微就放出了高晓松采访比尔·盖茨的视频,他也在个人微博高调宣布“更多的(内容)会在我未来的新节目里播出”。

youku

他同时还退出了在爱奇艺独播的《奇葩说》第四季,理由是:“由于常驻海外全面负责阿里大文娱的国际事务,无法定期回国参加录制,所以不得不退出。”

高晓松回归优酷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今年1月,知乎上就出现了“如何评价《晓说》在2017年二季度重新回归优酷?”
的提问。身为阿里高管的他回归优酷是政治正确的选择,可放弃总播放量高达7.9亿的《晓松奇谈》也不仅仅因为政治正确。

优酷的“贵人”和爱奇艺的“高薪”

进过监狱的名人,多多少少是遭到媒体嫌弃的。2011年,因酒驾获刑半年的高晓松能有今天的成绩离不开优酷的贵人相助——这个贵人是当时刚刚离开光线传媒加入优酷土豆负责综艺制作的李黎。

这个曾制作国内第一档脱口秀《东方夜谭》的女制片人担任优酷土豆副总裁后,首先想到的依然是用脱口秀证明自己——她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人。

早年拍过电影、还做过选秀节目评委,但名气远不及《同桌的你》以及老狼的高晓松当时还只能在饭桌上侃侃自己独到的见闻。

xiaoshuo

曾经在饭局上听过高晓松侃侃而谈的前优酷总编辑朱向阳成为了他和李黎的牵线人。在李黎看来,市场上需要新一种文化类脱口秀,即完全靠主讲人的个人魅力,个人知识的积累。高晓松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2012年3月,这档由韩寒取名《晓说》的节目正式上线。它仅用一台摄像机在高晓松家里拍摄,成本极低,第一期节目上线24小时,流量就破了百万。

2014年,两季创造超5亿次点击的《晓说》成为视频网站自制综艺的风向标。

那一年,遭受长期亏损之困的优酷土豆开始压缩内容成本,背靠百度的后来者爱奇艺全力向“老大哥”进攻,挖角高晓松成为了重要的一项。

爱奇艺为高晓松开出了更高的价码,时任首席内容官马东也起了关键作用。据《环球企业家》报道,爱奇艺“第二名”的位置打动高晓松:排在第二,紧追的那个是最好的。他觉得老大有点进取心不够,第三四名又太没有希望。什么时候能追到老大?通常排在第二紧追的团队有一股劲,咬紧牙关,无论如何得冲上去。“这股劲儿我觉得挺好。”

那个时候,爱奇艺已经逐渐赶超了步伐有些慢的优酷土豆。

“差不多就收摊了”

2014年4月,爱奇艺带着众多媒体去三亚开了场发布会,宣布成立马东、刘春、高晓松三大工作室。高晓松亮相发布会,正式宣告“跳槽”。2个月之后,连片头语都完美继承《晓说》风格的《晓松奇谈》开播——爱奇艺不仅挖来了高晓松,还挖来了《晓说》的制作团队。

相比于《晓说》,《晓松奇谈》的内容更加系统,包括巴西系列、南明系列、一战系列、台湾系列等等。高晓松的身份也从音乐人扩展至文化领袖。

爱奇艺与高晓松的合同签到2016年底,这两年半的时间中,高晓松又一次见证了资本对视频行业的改写。

2015年10月16日,阿里巴巴宣布全资收购优酷土豆。2016年4月,优酷土豆正式从纽交所退市,成为阿里的全资子公司。2个月后,囊括了阿里影业、阿里音乐、优酷土豆、阿里体育、阿里游戏、阿里文学的阿里大文娱集团正式诞生,2015年以董事长身份加入阿里音乐的高晓松也成为大文娱集团的一员。

同样在2015年,A股市场极度火热,低迷的中概股纷纷寻求私有化回归A股,数量多达40家。一直寻求美国上市的爱奇艺出现在了战略新兴板的示范名单上,但随着战新板暂停,其上市计划受挫——其背后的大树百度也在遭遇转型之困。

2015年10月,曾经极力挖角高晓松的马东离职创业,成立了米未传媒。

2016年2月,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和爱奇艺首席执行官龚宇以28亿美金对爱奇艺发起MBO。163天之后,百度终止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和爱奇艺CEO龚宇发起的爱奇艺MBO计划。

反映在爱奇艺业务层面的变化是,公司开始厉行节约。据36kr报道,龚宇批复出差申请时,会要求每个部门减少一个出差名额,批复采购产品物料的申请,会要求数量减少10%。

高晓松感受到的是,《晓松奇谈》商业植入越来越多,逐渐背离了自己的初衷。

去年8月,《晓松奇谈》还因此遭遇了停播。一期主讲加拿大的节目中涉及了加拿大原住民人权问题的内容,被加拿大旅游局要求删除。加拿大旅游局并不是《晓松奇谈》的直接赞助商,但与《晓松奇谈》的赞助商某在线旅游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

高晓松

节目遭商业因素干涉,高晓松在微博直言不讳表达了不满,称:“讲真话是晓松奇谈的根本,如做不到,宁不瓦全。”

最终这期节目于一周以后上线,高晓松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在微博转发节目视频。在一份回应中,他使用了“我已经打算差不多就收摊了”的措辞,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如今,高晓松带着《晓说》整装待发,优酷也有了新身份:阿里大文娱集团旗下的优酷。而爱奇艺近日完成了一轮总额15.3亿美元的可转债认购,主要认购方为百度、高瓴资本、博裕资本、润良泰基金、IDG资本、光际资本、红杉资本等。

每两年见证一次视频行业变化的高晓松,在接下来两年就会见证什么?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