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无资源可下”的窘境,利润下滑94.7%的迅雷也没有办法

11 月 26 日,迅雷公布了截止 9 月 30 日的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迅雷第三季度总营收为 4920 万美元,同比增长 1.5%。截止到发稿时,迅雷在纳斯达克的股价跌至 8.59 美元的新低,距离五个月前上市的 15.26 美元跌幅接近五成。

迅雷第三季度总营收为 4920 万美元,比上一季度增长 7.6%,超过了分析师的预期,而且中订阅营收为 2490 万美元,比上一季度下滑 1.7%。迅雷第三季度的运营亏损仍高达 220 万美元,虽然相比第二季度的 230 万美元有小幅的减少,但是归属迅雷的净利润为 30万美元,不但比起上一季度的 930 万美元有了大幅的下降,同比去年也下滑了将近 95%。

虽然详细的利润表还没有释出,但是其中的原因显而易见:由于净网行动以及一系列的影视作品资源管控,迅雷用来将免费用户转化为会员的两把杀手锏 “离线下载” 和 “高速通道” 吸引力已经微乎其微,迅雷会员已经显得毫无意义。虽然在广告收入上增长了 20%,但迅雷 CFO 武韬在之后的电话会议上也表示,第四季度的预期收入中,广告的收入会比第三季度有所减少。而在订阅服务营收上,迅雷有 30 万的用户选择了自动冻结,停止订阅服务,并且预计基于 PC 端的订阅用户还将出现下滑,要知道,营收 2490 万美元的订阅服务在第三季度总收入中占了一半。

面对无资源可下的情况,迅雷在极力弥补,三季度中内容成本为 990 万美元,但任然没有足够的吸引力将用户拉回到迅雷当中。对用户来说,迅雷、尤其是迅雷会员是一个物有所值的工具,当这个工具失去他的价值时,附加价值很难满足原始用户的需求,更难谈什么营收的增长了。

下一步,迅雷该依靠谁?

小米。

但仅仅作为小米生态系统的 “存储” 一环,为小米升级加加速,让用户把迅雷当做云盘使用,仍然不足以维持他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业务标准,而双方合作的 “水晶计划” 更像是一个附加价值-用户通过挂机来赚取微薄的利润,以分享出闲置的贷款。据称,能够获得确实收益的还是拥有资源的公司或者个人,普通用户甚至不足以用获得的收益弥补电费,这对于一个面向用户的产品来说必然不能成为核心业务。

或许在小米向内容上大幅投入之后,迅雷视频播放平台(迅雷看看)能获得一定的增长。同时,利用现有的硬件资源转型成云存储服务商也是存在的道路之一。不过就现在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来看,尤其是近一两个月有着更多的下载网站关闭业务的影响还没有反映在迅雷的财报上,未来前景真的并不乐观。

图片来源于:chnsourcing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