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病交加的易到

大家好,我们又来聊乐视和易到了。

文丨明宇小姐

编辑丨一萌


 

易到和乐视的恩怨,大家都知道了,但事情远未结束。

在周航和易到/乐视为“挪用13亿元”争论不休之际,多家媒体跟进曝光了众多易到司机上门讨要欠款的消息。从报道图文来看,易到公司人满为患,甚至临时征用了办公楼地下一层的食堂。不过,即使司机现场交齐证明材料,提现还需要等16天,外地司机要等31天。甚至在19日还传出了易到在6月即将破产的谣言——曾经用户口碑上佳、品牌范儿颇为小清新的易到,何以沦落至此?

PingWest品玩(微信ID:wepingwest)记者经过采访发现,“没钱”只是易到最表象的矛盾,“内耗”才是最可怕的。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贫病交加的“生态易到”。

周航与乐视矛盾爆发,除了利益还是利益

正所谓“无利不起早”,周航在现在的时间节点把易到的问题公开化,绝非意气用事。

fight-yidao

多方消息显示,目前遭遇资金危机的易到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而且有Plan A和Plan B两个不同的方案。

其中Plan A由乐视主导,Plan B是周航在2017年2月与雷军顺为资本合作,以低于原D轮融资的乐视出资价格,借雷军之力,以获取对易到的实际控股权。据《财经》报道,就在周航公然叫板乐视的前一天,4月16日周航和乐视已经在内部经历一轮交锋——周航力主引进的投资者,遭到乐视拒绝。

在接受融创投资之后,乐视就再次对易到管理层进行了调整。2017年2月,周航被易到团队彻底吉祥物化,促使周航对乐视团队产生敌意,随即准备了上述的Plan B方案。按照周航的设计,顺为资本能够在E轮后上新三板,获得退出机制,并且优化曾经停滞中的小米金融体系;而周航能重新夺回易到的控制权。

这样看来,周航选择把矛盾公开化,而且在乐视回应之后,还在朋友圈呼吁乐视解决司机的欠款问题和用户打不到车的问题,颇有借民意打击乐视的意图,与阻击乐视主导Plan A融资计划不无关系。

乐视“充返”的资本陷阱

直到昨天易到问题公开化,其还在疯狂推送充返的信息。一位用户反映,其一天收到三条易到充返的推送,这一次比例是80%。

“充返”是互联网产品提升用户活跃度、增加客单量的惯用手法,但易到这种规模的充返力度,在网络约车行业可能是前所未见。而这正是易到缺钱的最原始因素。

乐视控股易到之后,放了一个迅速提升用户活跃度的大招——100%充返。去年7月,易到方面公布了充返数据:

自2015年11月17日开始“100%充返”活动以来,共有超653万人参与,总充值金额超过60亿元,人均充值额918元,复充率达67.4%。

我们由此算了一笔账:

假设用户充值100元,其实际得到的是200元,其花完这200元之后,易到抽取35%的佣金,即需要向司机支付130元车费。易到收款100元,支出130元,抛去人力、运营等成本,这一重返的亏损率为30%。以总充值金额60亿元计算,乐视控股不到一年,易到的充返补贴达到18亿元。

而据内部人士与PingWest品玩交谈过程中亦估算,易到实际的充值金额在80亿元左右。由此推算,充返的补贴超过20亿元。

8billion

按平均35%的佣金收取比例,PingWest品玩估算,易到充返比的临界值是53.8%,比例超过这个值,易到需要贴钱,低于这个值则不需要补贴。

去年7月1日开始,易到充返比降低到50%,但赠送“乐视超级影视会员+乐视商城现金抵用券”、“乐视超级体育会员+乐视商城现金抵用券”、“乐视超级影视会员+乐视超级体育会员+乐视商城现金抵用券”等不同产品组合。

一位要求匿名的易到工作人员告诉PingWest品玩,易到赠送的乐视硬件或会员产品,均需向乐视付费购买。

真是大坑。

yidao-leshi

乐视-易到体系内资金流动去向(PingWest品玩制图)

这简单勾勒出了乐视“生态化反”的利益链条: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购买上市公司体系下的产品,将利润输送给上市公司。但从整个乐视体系来看,易到为乐视网输送了利润,却为自己制造了更大的窟窿——现在的问题就是,窟窿太大,乐视有些力不从心了。

还有说法称,易到充值的钱被挪用至乐视生态。如果该说法属实,乐视的问题更严重。易到资金危机到如此程度还在大搞充返也就更容易理解——乐视急需要现金。

但易到资金危机爆发后直接导致一个恶性循环:司机提不了现不接单→用户叫不到车不充钱→易到来自用户充值的收入也没了→易到没钱给司机→司机提不了现不接单……

PingWest品玩了解到的数据显示,易到去年10月的日订单为100万,现在,易到的日月活用户(用户+司机)不足10万。

在17日的官方声明中,乐视和易到称,乐视从未挪用过包括用户充值在内的易到任何资金,而且已投入近40亿元资金及大量生态资源。

可是钱到底去哪儿了?谁也说不清。

风雨中摇摆的高管变局

乐视入股以后之后的2016年,是网约车市场急剧变化的一年。滴滴与优步中国合并,网约车的烧钱大战就此结束,市场重回理性;各地的网约车新政陆续出台,平台方需要集中应对。

而周航时代可在App设定车型偏好、播放音乐风格、是否喜欢与司机聊天的高品位易到,也已渐行渐远。当然这些细节还不是最重要的——在这个市场的关键期,易到因乐视的整合陷入无意义的人事消耗中,战略也左右摇摆。

在网约车市场急剧变化的2016年,易到内部也经历了一场乱局——来自乐视、易到、阿里和Uber的高管和中层,在业务理念,具体执行等层面有着诸多差异,导致易到经历了长达一年的内耗:

一是来自乐视系彭钢。他2016年2月25日空降易到用车任总裁一职,负责市场品牌、用户司机运营、客服、风控等工作。2016年3月1日,在易到新春媒体沟通会上,刚刚履新的彭钢对媒体称:“在易到体系中,我们都给周航汇报。周航作为CEO拥有公司的决策权。”事实上,周航需要向乐视CEO贾跃亭汇报,而彭钢深得贾跃亭信任。

penggang

现易到总裁彭钢

2014年6月曾盛传“乐视致新将引进奇虎360资金”,曾有乐视内部传言称,彭钢甚至在办公室与贾跃亭大声争吵。这也侧面印证了《财经天下周刊》的报道,与带有理想主义气息,管理相对民主的周航不同,彭钢是一个热衷集权,敢于批评的高管。

当时周航希望更激进的彭钢给易到带来变化,自己更愿意做一面精神旗帜。但随后,易到越来越乐视化。去年年底,在乐视资金危机的影响下,易到也现资金危机。为了节省成本,彭钢主管的电话客服关停,仅提供邮箱反馈,预约回电和人工智能式回复,产品体验也急剧下滑。

2016年10月开始,彭钢陆续任用了一批来自Uber的运营。“Uber那一群运营,是典型的眼高手低。”易到老团队成员说起来就愤愤不平,“搞了很多费力不讨好的项目,比如‘一口价’,这是生搬硬套Uber的那些东西。”

如今,来自Uber团队的运营人员基本离职殆尽。“从去年11月至今离职的近200名员工里,绝大部分是原Uber的员工。”

一是原阿里农村淘宝中西部大区总经理冯全林。在周航邀请下加盟易到,接替辞职的卢汉担任COO,负责商业化、汽车后市场、自营车、线下城市团队等业务,他同时还带来了一批阿里经理人团队。

fengquanlin

现易到COO冯全林

但冯全林在易到内部也颇遭非议。“他带来不少之前淘宝线下运营的人,担任精力、总监级岗位。”易到员工表示,易到老员工对他们一直没有好感,“说是有战斗力,其实就是到处耍流氓。”

一是易到联合创始人汤鹏,担任CTO,负责技术研发。因为Uber中国与滴滴的合作,易到技术研发部门也接收了很多技术部门的测试人员,替换了原有测试团队——这还不是全部,在2016年11月开始,乐视将规模约为100人的自有技术团队也派进了易到,“说是要帮易到重构整个技术架构”,但灾难正式开始。

tangpeng

易到联合创始人、CTO汤鹏

“这些不懂业务的人风风火火开干,打乱了大家的节奏。今年二月份又走了,然后很多技术模块留了大坑。”一位易到员工气愤地说,“易到以前的系统是用PHP语言写的,结果被他们用Java语言重构了一遍!”

yidaorenshi

易到人事详细图(PingWest品玩制图)

目前,全面负责易到业务的彭钢,未来的命运是可以预见:在乐视选择的Plan A中,投资方已明确要求彭钢下课;而在周航试图夺权的Plan B中,更是没有彭钢的立足之地。

“航叔回来的话,易到内部至少会团结一些。”一位易到员工如是说道。

易到还会好吗?

在网约车上,易到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资本成就了后来者滴滴;两年前抱住乐视,试图以“生态”的力量解决资金困局,结果却是乐视遭遇资金危机,易到变得更糟糕。

危机中的易到将要引入新的投资者,最终乐视和周航,哪一方能够取得对易到的掌控权,将直接决定易到的走向。

可以预计,周航与乐视的谈判不会因为这次矛盾的公开化结束。孙宏斌入股乐视之后,给出的建议是“该关的关,该卖的卖”。还在亏损的易到,可能入不了孙宏斌的法眼,但从现在的信息来看,贾跃亭又希望保持对易到的控股,作为乐视汽车生态重要的一环。

解开这个局,要看不同利益方的谈判能力,也需要时间。

易到面临的另一个困局是网约车的前景——新政出来之后,北京、上海需要本地车牌、本地户籍,这会让合规的车辆急剧减少。

为了缓解打车难问题,滴滴快车将从4月10日开始在北京引入“分时计价”模式和新计费标准,还呼吁短程的订单采用公交、地铁、共享单车等出行方式是更好的选择——又回到了不是人人都打得起车,不是出门就打车的时代,网约车终于回归它的本质。

另一个事实是网约车的老大滴滴正在忙着拓展新业务,包括:代驾、专车、豪华车、企业级业务线以及海外业务、租车等新业务。如果重获融资,易到如何定位网约车,如何修复被毁掉的品牌,是不是要发展新业务都是要重新考量。可以确定,未来易到的路并不好走。

“易到不会轻易死掉,但在尘埃落定之前,会过得很难受。”一位易到员工如是说。

贫病交加的易到正在努力自救。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