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这些卢瑟,我哪个大佬的微信没有?

我是一个互联网老炮儿,我自豪。

我的微信早已四千多好友了,通讯录里躺着互联网行业的各路大佬、CEO。我很骄傲。

我时常在各种发布会上和什么肉饼啊,泼泥之类的互联网大佬谈笑风生。至少从合照中看是这样的。虽然总有人拿我有次为了急着和某刘姓大佬合影,嘴角的西米露没擦说事。我心里很不以为然,人家大佬一秒钟都几个亿上下,我能耽误人时间么?擦什么擦?而且,你们这些成天只会吐槽的卢瑟,面都见不着吧。

为了维持自己始终处于高档的互联网社交圈,通讯录里那些不算大佬级别的,统统都删掉。

我心里有一杆秤,准着呢。

微信公众号刚推出那会,我也注册了个公众号。虽然没多少粉丝,但刚开号不久,便被年轻时候采访过的一个大佬关注了。我一顿开心,专门写了篇文章表示感谢,同时表示矜持,会越写越好,为这个行业做贡献。比较可惜的是,我当时通讯录里还没那个大佬微信,所以不能确认到底是不是本人,大佬本人也没回应这篇文章。哦,阅读数还不太行,刚开半年多的号,后台看 60 个阅读,很不错了。

在这篇文章之后,那个大佬公司的公关找到了我,愿意和我建立联系,我当然答应了,同时心里美滋滋的。没想到这么多年后,能以这种方式和大佬建立了联系。据说大佬公司的公关们总是集体转我的文章,结果大佬真的好奇起来,关注了我的号。

终于在一次发布会上,我见到了大佬。会后,我赶忙拨开慢慢悠悠漫步的人群,这群凡人。我追着保镖簇拥的大佬一阵小跑,顾不得奔跑中凌乱的衣领。终于凑到了大佬身旁,仰着头准备倾听他的教诲,一颗心扑通扑通地狂跳。

“大佬先生,您好,我是之前写过你的XX。”我攥紧了手心的签字笔和提前一天买的看都没看过的大佬传记。

“哦哦,我知道你,经常看同事们在朋友圈转你的文章。”大佬想到了什么,站定不动,“不过我太忙了,都没怎么看过。这样吧,我们俩加个微信以后再聊。”

将传记和签字笔一股脑塞进了包里,我这才急匆匆腾出手来。颤巍巍拿出手机,点开微信找“扫一扫”找了半天,额头有些出汗,手心也在出汗,时间每一秒过得都像一年一样漫长,恨自己无能,骂微信把入口藏这么深。终于点开了!凑到大佬手机上,扫描二维码,好友申请发送成功。我感到幸福的暖流在身体里流动,心里也快乐地像鸟儿一样。当我回过神来,大佬早已走远。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烫烫的。

回去之后,我晚饭没能吃几口,吃不下。大佬一直没通过我的好友申请。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焦躁不安。怎么也睡不着。

叮咚,一声提示音,我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摸到放在床边的手机。一条新提示:“大佬已通过你的好友申请”。

牵扯着肌肉有些酸痛的微笑,在我脸上生成,但又立马绷紧了神经。赶紧找到自己写过的几篇文章,发给大佬看。同时斟酌了十分钟,写了一长串文字,表达自己的看法并求大佬点评。等了好几分钟,大佬终于回复了,“挺不错的,继续加油。”

啪,整个人幸福地瘫倒在了床上,不均匀地喘着气。但立刻又想起什么,爬起来,登陆微信公众号写了篇《对话大佬:XXXXXXXXX》的文章,认真检查了数十遍是否有错别字,将我和大佬的一句话聊天记录截图张贴完毕,发送文章。我又将文章转发到朋友圈,附加写了一长串文字,这才安心睡了。

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抱着手机睡了一整晚。

不知怎么的,自那篇文章以后,关注我公众号的大佬又多了一个,我又炮制写一篇,于是关注我公众号的大佬又多了两个。各个大佬家的市场公关们急了,纷纷登门造访,要和我建立联系。

“老板都在看,我们竟然都没接触过。哪天被骂无能就全完了。”有个公关这么告诉我。

于是我的公众号阅读数和点赞数“莫名其妙”多了起来,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同时,也接了一些广告,绝对不多,那可都是融入了行业分析的!钱嘛,也不多,也就在三环买了两套房而已。真不懂那些看不惯的人在眼红什么劲,你们自己层次不够,接触不到大佬还嫉妒我了?

比如,时常有心里不服气的卢瑟指责我,不自己动手写文章了。但是那是有原因的!我得保持和大佬们不断地沟通联系,哪有时间自己动手写文章,这样才能让我变得更加优秀,什么样的圈子决定了你是什么样的人。你们这些一辈子都没法见到大佬一面,更别说有他们的微信了。我扬起了骄傲的脸。

那以后,我干脆一点都不写了。偶尔比较贵的单子,自己动手随便写写,反正公关会帮我改的,语句不通顺、错别字什么的都无所谓了…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不知道多久,直到前几周,下属反映好像工具不太好用了,阅读量可能没以前那么高了,我登时就火了。你们知不知道多少互联网大佬都在看着呢,阅读量没法保证,他们看和转发的时候得多跌份!

发完脾气,我就让司机开车送我去了机场,登上了公关公司免费送我的迪拜十日游的飞机。

飞机即将起飞,望着窗外,心中突然升腾起一阵激动。

我真是这样优秀的人啊!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