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真的能制造爆款?听听优酷的杨伟东怎么说

一个未经考证的故事,是当年 Netflix 从录像带租赁商转型做原创剧,做过一个大数据的调研分析:它知道用户很喜欢大卫·芬奇(社交网络、七宗罪的导演),也知道凯文·史派西演的片子销量都不错,它手上刚好又买到一部不错的剧本(1990 年的英剧《House of Cards》、 IMDb 评分 8.7 )。

Netflix 决定把三者融为一体,于是便有了火遍全球的《纸牌屋》系列美剧。先不论真伪,这是一个让不少娱乐公司眼馋的故事,而在中国,最有可能讲好这则故事、最可能用大数据捧出爆款的,阿里系的优酷土豆无疑能算一个。

大数据只是工具

在 12 月 8 日举行的第一财经数据峰会上,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杨伟东分享了优酷做内容的心得,用户洞察和创意表达。他也强调,数据确实能反哺内容的创作,帮助制作方提前洞察观众的口味变化,做出更清晰的判断。“因为内容是需要制作周期的,不是今天你想怎么做明天就可以出来的,电视剧需要一年,电影可能需要更长时间。”

尽管杨伟东至今还怀疑《纸牌屋》是不是数据的最终结果,他举了《欢乐喜剧人》的例子,因为相信信年轻人对喜剧类型内容的需要会越来越强,一年半之前优酷就开始筹备推广《欢乐喜剧人》,并将喜剧类的综艺、漫画和剧集作为重要的内容布局。如今,很多喜剧节目都会第一想到和优酷合作,这是对年轻用户洞察的前瞻性判断。

通过画像、洞察的判断、播放数据的评估,包括对宣传手段的建议,优酷还能够提高优质、爆款内容的投放频率,“让从业者或大师在做内容判断的时候多一个工具、多一个斧头、多一个剪刀,而不是替代裁缝的手艺。”

youku yangweidong

电视台会消亡吗?

这是杨伟东经常被媒体问到的问题,他的回答是不会。在他看来,未来电视台和网络平台的关系将会进入一个 2.0 的时代。因为电视渠道和网络渠道正在逐渐打通,一部好的网剧或电视剧可以同时登陆各大平台,这在好莱坞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尽管两者还是有不少区别。如电视台只有一种变现方式(免费看卖广告),互联网视频平台有三种变现方式(会员付费看、免费广告和播后衍生品)。另一个不同的地方是用户的消费时间和消费方式,电视台的互动性不强,互联网的互动性强,消费的时间也不一样,电视台和互联网的高峰不一样,受众的年龄有差异有重叠。

相同之处是电视台和网络平台渴望好的内容,都希望播出高收视率、高播放率的内容。而且,未来电视台和互联网对内容的管控会趋同,不要再说电视台不能播的东西互联网能播。这个空间会越来越窄,政策的红利会越来越小。

文娱需求比 GDP 增速还高

经济萧条的时候,人们的收入和对未来的预期都会降低,往往用娱乐来换取抚慰和满足。娱乐行业从经济衰退中获利几乎成为一个规律,据美国影业联合会统计,过去几十年美国曾遭遇七次大规模的经济衰退,其中有五次的年度票房反而大幅上升。如 2008 年的次贷危机,引发全球金融海啸,各行各业都一片萧条,但美国电影的本土票房却达到 93.3 亿美元,同比增加 5.4% ,海外票房总收入 171 亿美元,同比增长近 5% ,两项数字均创下新高。

据德勤的数据显示,中国基于新媒体的文化娱乐市场将会在 2024 年达到 1 万亿元,未来 4 年的复合增长大概是 15% ,明显超越 GDP 的增长速度。中国网民在互联网上的消费时间中,近 44% 用于文化娱乐消费,未来几年还会明显增长。

“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是马云的宏愿,可万一从前的生意变得难做了呢?从历史的经验看,做文娱吧。

订阅更多文章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