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巴比伦》这个倒霉孩子,在中国到底遭了什么罪?

上周末,由相国强导演、董子健、李梦主演的《少年巴比伦》在全国公映,这是一部关于 70 后工厂子弟的青春残酷物语,观众能够在本片找到许多与《阳光灿烂的日子》相似的触动。

细心的观众可能发现,电影开头冒出的“龙标”电影许可证画面,上面清晰写着“2015(307)”的字样——没错,这部电影早在 2014 年 8 月就已拍摄完毕,并于两年前就通过放映审核。《少年巴比伦》于 2015 年 6 月正式亮相上海国际电影节,另外本片还获得当年亚新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提名, 52 届金马奖最佳新导演提名,东京电影节未来单元最佳影片提名。

但问题是:为什么正式公映却拖到两年以后?

被迫卷入大佬恩怨的“少年”

2015 年是导演相国强的幸运年,其处女作一经面世,收获诸多口碑与奖项。更幸运的是,这部片子在上海电影节放映时引起万达影业某高管的注意,旋即被排上当年万达的发行计划,并顺利拿到“龙标”。

但不幸的是,这名高管的名字叫叶宁。

熟悉叶宁的朋友应该懂了:去年 11 月,冯小刚发公开信指责万达对《我不是潘金莲》排片不公,信中被称为“小墙皮”的男人就是前万达影业掌舵人、现华谊兄弟总经理叶宁。在 2015 万达年会还获得王健林的点名表扬的他,次年 2 月却黯然去职。同年 3 月 1 日,叶宁宣布加入华谊,担任华谊兄弟影业 CEO 。

与《潘金莲》一样,《少年巴比伦》也被叶宁从万达带到了华谊兄弟。时间已经来到 2016 年中,原来的排片计划取消,重新排片又得折腾大半年。最后,我们才得以在 2017 年初的院线看到这位命苦的“少年”。

面对强势的电影公司,即便是冯小刚的《潘金莲》,也无法忤逆其意。更别提像《少年巴比伦》这种一无背景、二无宣发渠道的独立电影,只能像风中之萍,任资本摆布。

p2403795645

独立电影是什么?没爹妈的孩子?

在这之前,我们先谈谈所谓的“非独立电影”,又称厂商电影(Studio Film),也就是从制作、拍摄到发行宣传,都有厂商主导或一手包办的电影。厂商其实就是指大型的电影公司,他们拥有足够的资本、拍摄器材与摄影棚、甚至是自己的院线,典型如好莱坞的六大制片厂、中国的万达、博纳华谊兄弟等。

而独立电影(independent film),指的是区别于厂商电影,在制作与拍摄期间没有得到大公司的投资、纯粹从其他渠道获取资金与拍摄资源的电影作品。

在中国,独立电影的概念更多是跟第六代导演绑在一起,最初是指张元、贾樟柯、王小帅、娄烨等人在制作与审查体制之外创作的作品。但近年,独立电影的称呼逐渐被“文艺片”、“艺术电影”所取代。

《少年巴比伦》就是典型的独立电影。它是相国强的导演处女作,改编自路内的同名小说,主演董子健甚至还是该片的投资人之一。当初因为剧组资金紧张,连打光布灯的预算也不够,剧组只能挑光好的时候拍。等到后期阶段,剧组的钱已经少到找不到什么靠谱的制作公司了。摄影出身的相国强唯有亲自出马,带头一帧帧地做特效,比如片中“牛魔王”被炸上天的镜头。他不忘调侃自己,“那特效看着是不特假特五毛?都是我们自己做的,就我们三四个人完成的。”

独立电影的身份注定了《少年巴比伦》在国内市场的多舛命运。

多数情况下,独立电影靠电影人自己负责发行。当影片杀青后,电影人面临着来自发行的艰巨挑战。一旦你的电影发行计划失败,那就只能放网上依靠点击率回本了。相国强表示,该片在国内发行的成本几乎赶上制片成本,如果没有发行公司愿意做,单凭主创团队的努力,是断无与院线观众见面的可能。

p2408208166

“如果是为了赚钱,谁要做这玩意啊”

从 2015 年开始,人们会发现进入院线的独立电影数量明显在增多。一方面,这跟中国独立电影的发掘与培养机制日趋成熟有关,两大影展(北京电影节、上海电影节)且不说,近年兴起的 FIRST 青年影展以及大学生电影节都挖掘出不少独立电影佳作。

另一方面,截至 2016 年 12 月 20 日,中国电影银幕数量已经达到 40917 块,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与此对应,中国电影工业却暴露只注重数量、难以持续产出优质且有票房号召力作品的问题,只能靠引进片来拉动观影需求,2016 年几近停滞的年度总票房便是例证。

这时就需要更多丰富的片种填补档期,崛起的独立电影适逢其时。

独立电影比较好的出路,是靠海外发行收回成本。以获得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贾樟柯的《三峡好人》为例,这部投资仅 600 万元的电影至少销售到 75 个国家,而这部电影和纪录片《东》一起套拍,两部片子的海外版权销售达 4000 万元。

但中国只有一个贾樟柯,绝大多数的独立电影是断无能力进入院线、与普通观众见面。即便艰难上映了,票房大多惨淡得不忍直视:《少女哪吒》 53.6 万 ,《路边野餐》 646.7 万 ,《长江图》 326.4 万 ,《塔洛》 103.6 万……这种情况与电影的题材有关,也和院线只排商业片的逐利心态也有极大关系。回头来看这部题材多少带有些许魔幻现实风格的《少年巴比伦》,即便是有华谊兄弟做发行方保驾护航,首周末的排片率也只有可怜的 2%。

中国电影正面临着一个无比尴尬的事实:我们拥有超过美欧规模的银幕数量,却没有美欧那样善待独立电影的市场与观众。

但前仆后继、拍摄独立电影的导演仍有许多许多,他们自然不以票房论成败,而是带有诸多不合时宜的使命感。正如一位从事电影放映的朋友对我所说的,“如果是为了赚钱,谁要做这玩意啊,发行费用都收不回来。但是如果平衡中国电影内容的多样性,那还是很有必要的。 ”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